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金土,金土

时间:2014-04-18 23:00:55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黄康生
金土村
金土村

金土村
金土村

金土村
金土村

 
  以人生为节日,以快乐为节日!日日有鱼吃,天天有歌唱,所以每一天都很快乐。即使没有金色的戒指,却有金色的年华;没有金色的土地,却有金色的夕阳!
 
  一声渺远的鸡啼打破了夜空的寂静,唤醒了甜睡中的金土村。“早睡早起”是村里人信奉的健康信条,当风轻轻叩响黄铜门环时,全村800多盏灯火骤然闪亮。
 
  劈柴、烧火、煮水、做饭,早起的渔民们用辛劳和热情点燃了渔村的炊烟,开启了村庄忙而有序的生活。饮炊烟,踏露珠,渔民们扛起撸抬起渔网,划着舢板船驶向村头那片海。妇女们荷上锄挑起粪箕,走向村尾那片坡。老人和小孩子则在屋前,洒扫庭院,擦桌拂尘。老人和孩子们浓浓的雷州话给小院注入了无限的亲情与活力。
 
  天刚蒙蒙亮,那湾海滩、那片坡地、那条村巷上早已人影绰绰。朝阳初升,村庄披上了醉人的霞光。
 
  金土村是一条充满奇异色彩的古老渔村。它像一枚小小的贝壳镶嵌在徐闻四百里海岸线上。它三面环海,一面接陆,既被大海滋养,也被大海阻隔。一段时间以来,它都无法甩掉徐闻县最穷渔村的帽子。虽然穷,但村民们想得明白也活得明白,祖辈都在珊瑚砌的房子里过着柴米油盐的寻常生活,都在红砖砌的祠堂里坚守平淡人生,演绎和缔造了村子“百老不老”的传奇。村子不大,人口也不多,全村仅有2060人,但却产生过7位“世纪老人”。90岁以上的寿星高达60位,80岁以上的寿星多达150多位。四世同堂、五世同堂,比比皆是。
 
  黄体壮老人今年已101岁。他可能是村子里起得最早的人。在村庄醒来之前,他已坐在锅灶旁,守着锅灶上那个瓦煲。瓦煲里飘溢出番薯的清香。厨房很窄,但摆放有条。厨房里有干柴,有垒砌的锅灶,和一个大水缸。大水缸里装满井水。虽然村里已拉通了自来水管,但老人家坚持饮用井水。黄体壮说,用井水煮出来的粥不容易变味。据悉,村里共有8口古井,人如果站在古井边,就会产生穿越之感。
 
  黄体壮老人慢慢往锅灶底下添柴,往瓦煲里加水,那些娴熟的动作,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地在岁月中重复着。正当柴火烧得正旺之时,孙辈们给他送来了活蹦乱跳的大腿鱼。老人先把鱼倒进菜盆清洗后,不开肚不刮鳞,就直接丢进瓦煲里煮。鱼汤煮熟后,老人揭开瓦盖,简单地撤点海盐。瓦煲内鱼汤翻滚,鲜香扑鼻,老人笑着说:“鲜鱼血”煮好了。据说,这种只用盐和水煮,不“添油加醋”的烹饪方法在金土村已传承了几百年。“新鲜海鱼身上都是好东西,哪一样都不能扔掉。”村干部庄琴珍介绍说:“不刮鱼鳞,不除鱼骨,不添加其它配料,直接把鱼丢进水里煮。这种返璞归真的烹饪方法最能保持鲜鱼的 ‘鲜’味,也最能煮出原汁原味的‘鲜鱼血’。”庄琴珍说,“龙肝不如 ‘鲜鱼血’在村里人已流传数百年”。
 
  一碗“鲜鱼血”,一碗番薯粥。黄体壮老人的早餐很简单。虽然牙齿已悉数脱落,但老人家就凭上下牙床也硬将番薯粥嗫嚅吞下。老人家的长寿秘诀是不是就在番薯饭和鲜鱼血里?我们不得而知,但庄琴珍介绍说,老人一日三餐的食谱,百年来几乎一成不变。
 
  吃过早餐,黄体壮移步至门前的院子。此时,老伴庄家正坐在小院里整理鱼网。庄家今年也已93岁,两人牵手已几十年,但从未红过脸。黄体壮牙齿虽已脱落,却耳不聋,眼不花。如今还能唱一整本雷歌。
 
  黄家的庭院左有珊瑚围墙,右有绿树护围。庭院里,栽有木菠萝树、芒果树,果树之间绑着渔网状的吊床。院子里人畜共同活动,鸡鸭犬其乐融融。院子后方筑有猪圈,两头湛江荷兰猪一边咀嚼残羹,一边发出“赫赫”的嚎叫。庄家给猪送去“猪潲”后,便折返,坐到吊床上,听“老伴”唱雷歌。她说,自己是小姑娘的时候就喜欢听他唱,一听就是几十年。庄家说,自己一直没听懂他在唱什么,但几十年来就是傻傻地听,傻傻地伴着他走。庄家戴着老花眼镜,手不停地在削番薯:“傻是因为决定了,认定了。”
 
  雷歌唱罢,两老“十字相扣”走向村巷。据说,他们每天都会出去走一走,两人手牵手的样子,成了村子的一道风景线。
 
  村道依然是条泥路。村道两旁种有木棉树、古榕树、刺桐树、凤凰树等。村道边仍耸立着很多古老的珊瑚房子。那些经过开凿打磨的珊瑚石,一块一块码在低矮的墙体上,具有强烈的质感和拙朴之美。珊瑚房子都没有窗户。但黄体壮老人说,珊瑚房子会呼吸,冬暖夏凉。
 
  在村巷里穿行,我们还见到了一棵棵大“呆树”。“呆树”长得很高,成排分布,呈“U”字形环抱着整条村子。庄琴珍称,“呆树”都是自然生长的,老的已有300多年树龄。“呆树”一年四季都苍翠欲滴,且都能散发出大量的负离子。村民们说,如站在“呆树”下就可听到“呆树”的呼吸。
 
  在村头一块开阔的空地上,六棵大“呆树”相抱成林。树与树之间悬挂着20多个网床,构成了村子一道奇特的风景。“呆树”下,网床边,聚拢着大批村民。他们有的在聊天,有的在下棋,有的在“斗地主”。 村民们的衣着都很朴素,音调也很低沉,侃的话题几乎都是新闻、天气、海水、捕捞、种植、牛羊和村庄。他们并不怎么在乎名车、名包、名表、名衣、名鞋,并不怎么在乎名誉地位、流言蜚语、异样眼神。他们有说有笑,浓浓的乡情似乎就隐藏在里面。
 
  黄体壮夫妇来到“呆树”下时,村民一起起哄,喊他来一段雷歌。黄体壮不推托,张口就唱起来。村民们说,在“呆树”下唱歌不需要太专业,只要用心唱就会有掌声。听到黄体壮唱雷歌后,黄保江老人一边鼓掌,一边拉其“斗地主”。黄保江今年已89岁,他天生神力,如今每天仍到附近的盐场当搬运工,一天最多仍可搬运千包盐。搬运盐后,总会跑到“呆树”下“斗地主”。村民称其为“大地主”。
 
  黄体壮说不会斗。黄保江只好另找三位村民“开档”。 黄保江说,“斗地主”实质上就是“三打一”加“跑的快”。“斗地主”有一种市场规则,四人上场,桩家时时新,朋友时时换,没有不变的对手,没有不变的朋友。虽然是牌坛老手,但黄保江今天运气不佳,几乎盘盘皆输。虽满盘皆输,但黄保江依然抬头笑春风。他说,人生就像“斗地主”。“斗地主”的过程就是追求快乐,所以输赢不得计较,不必计较,何必计较。
 
  “以快乐为节日。” 黄保江老人的“金句”,让我们想起了丹纳《艺术哲学》中的一段话:“希腊是一个美丽的乡土,使居民心情愉快,以人生为节日。”以人生为节日,道出了希腊民族的精神气质和超越寻常的价值追求。“以快乐为节日。”也让我们看到金土人的精神世界和人生态度。
 
  “以人生为节日,以快乐为节日!”黄保江告诉我们:“现日日有鱼吃,天天有歌唱,所以每一刻都很快乐,每天都很快乐,每一年都很快乐。”
 
  海风从远处吹来,吹绿了“呆树”。在“呆树”下,我们见到了快乐的村民,读懂了快乐的金土。
 
  夕阳西下,落日熔金。金土村铺满了灿烂的晚霞。黄体壮夫妇披着金色的夕阳踏上归途,脚步虽然沉重,但没有丝毫慌乱。望着老人家远去的背影,我们更加觉得夕阳无限好!没有金色戒指,却有金色的年华;没有金色的土地,却有金色的夕阳!啊,金土,金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