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历史大揭秘:民国时期雷州半岛匪乱始末(下)

时间:2014-04-27 11:30:13  来源:图读湛江  作者:曾 青
徐闻县志办的领导介绍匪乱时的史料

徐闻县的文史工作者深入乡村采访当年匪乱时的情形

迫于无奈,奋起抗匪

  在民国7年至民国23年(1918年—1934年)的贼乱期间,村民们为免受土匪荼毒,就只有奋起自卫了。那时候,常遭匪祸的乡村,村村都备有土铳火炮,在村口山隘设防抵抗,各村自筹资金,购枪置弹,修筑炮楼工事,组织民团,武装抗匪。但因缺乏统一指挥,武器装备较差,效果不大显著,至今在徐闻县各地还留有很多炮楼。

  民国8年(1919年)一天夜里,数百名匪徒突袭下桥王家村,该村村民以数十支土枪奋起抵抗,拉开徐闻人民抗贼的序幕,后因孤立无助,弹尽村陷。

  民国9年(1920年),盗匪占据徐闻锦囊时,锦囊头堂村村民李位伍自告奋勇,带领锦囊下水(今和安墟)、那楚民团退守曲界墟,初时李位伍主动出击小股盗匪获胜而产生麻痹思想,正当他们庆功时,盗匪乘夜攻破曲界墟的闸门。李位伍遇险不乱,带领部分民团退入当铺炮楼固守待援,一直坚持到第二天,杀伤了一些盗匪。当夜,炮楼失陷,李位伍被盗匪剖腹取肝。

  民国9年(1920年)农历5月28日,盗匪攻陷徐闻县城,10多名商团兵占据城外制高点的登云塔,居高临下,射击盗匪。他们在塔上坚守三天三夜,打死盗匪多人,钳制了盗匪的行动,使城外从多店铺和居民免遭劫难。

  民国13年(1924)年末,土匪蔡海青率匪徒数十人到龙塘拦路抢劫,各村村民不堪盘剥,组织联甲围剿匪巢,杀匪十余人。

  民国12年(1923年)3月28日,盗匪进攻龙塘锦山村,遭到该村民团和县兵的顽强抵抗,终因寡不敌众,村庄陷落。同时4月28日,盗匪进攻迈陈新地村,该村民团联合附近7个村民团顽强抗击,血战3个多小时,弹尽无援,村庄陷落。同年6月28日清晨,2000多名盗匪突然围攻城南海珠港村,该村民团在总指挥邹焕章、副指挥陈图书的带领下奋起抵抗。民团成员黄皇常、周立桐、邹祝仁等30多人为掩护村民,将盗匪的火力引向自己,在盗匪的追击下,除黄皇常、周立桐二人脱险外,其余民团队员全部遇难。

  民国20年农历4月15日,大批盗匪从早上5时起围攻城北茅园村,该村抗贼队和村民紧密配合,沉着应战,经过一整天的苦战,打退了盗贼三次进攻,使盗匪伤亡过半,只好败退。此战,该村抗贼队员和村民42人战死。

  上东区边塘村的罗立正、罗绍燕、罗绍谋父子组织的抗贼队,经常主动出击打击盗匪,并闯入贼寨,夺回被掠夺的财物。曲界那朗村组织了强大的抗贼队,多次打击来犯的盗匪,贼乱期间,盗匪始终无法踏入该村。下桥高田村在贼乱初期曾遭杀掠,村民也曾分批逃到海康调风、广州湾等地及吴川祖籍地避祸,但后来觉得终究是寄人蓠下,长久来说也不是办法,于是外逃的村民又重新聚回家乡并自筹资金,建筑了高层的防御工事——炮楼群,买了枪支弹药,加强操练,誓死捍卫家园。使这个靠近匪寨的村庄得以确保安全。在前山甲村,有一支闻名遐迩的由12名队员组成的驳壳枪抗贼队,人人手持两支手枪,出入匪区,机动灵活地打击盗匪,并为剿匪官兵侦察,做向导,屡建奇功。1931年冬,盗贼侵犯前山海南村,该队探明情况后,即引来官兵截击,毙伤盗匪100多人。

昔日匪乱之地,深山密林,今天之菠萝的海,坡地碧绿,一派生机(徐闻曲界)

众志成城,剿灭土匪

  贼乱初期,地方军阀和政府不予重视,使贼羽翼渐丰。民国9年(1920年)贼势炽盛,万民呼救,遂引政府的注意。当时广东军阀陈炯明为巩固后方,首次派蔡炳环团到徐闻剿匪,当蔡团开到下篱时,遭陈振彪匪股的袭击,蔡团仓促应战,被歼一营,后仓惶退去。不久盘踞雷州的邓本殷部一度派兵直捣匪寨,但因军纪败坏,官军在此过程中奸淫掳掠,无异于匪。后来,邓部竟与盗匪互相勾结,借盗匪势力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兵匪一家,贼势更盛。

  民国10年(1921年),粤军第八路军司令黄明堂为扩充实力,变清剿为招安,委任贼首杨陈仔为第二统领。令其随同攻打广西桂军。杨陈仔兵败后回徐闻复为盗匪。同年11月,陈炯明调派第七路军司令黄强坐镇雷州剿匪,黄周密部署,实行分工负责,同时清剿两阳、高州、钦廉、雷州的盗匪。负责雷州剿匪的陈济棠,由于清剿得力,大挫匪势,但匪残部全龟缩到徐闻的深山密林中。

  民国11年至12年(1922—1923年),陈炯明背叛国民政府,军阀混战,促使贼势死灰复燃。盗匪利用徐闻森林之天然屏障,更加横行无忌。占据雷州之八属联军首领邓本殷迫于社会舆论之压力,出兵清剿,胜少败多。民国12年,蔡海青匪股攻曲界墟,邓培兰团前往救援,交战中团长叶培兰阵亡,伤亡惨重,失利而还。民国13年驻防徐闻县英利墟的雷州善后处长陈焕派兵围攻英利墟盗匪,几乎全军覆没。民国14年邓本殷变清剿为招抚,盗匪不从,愈加肆虐横行。

昔日匪患严重的村庄,如今村容村貌(徐闻县愚公楼村)

  民国14年(1925年)冬,国民革命军先后派遣张发奎的十二师和陈济棠的十一师进剿徐闻山匪。两师官兵不畏艰险,开山修路。由十一师直捣匪巢,十二师截其退路,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仅两个月,捣毁盗匪老宿地、迈老埚老巢,擒获并处决匪首蔡海青、陈振彪、陈永富等人,大挫贼势。正在盗匪根绝指日可待之际,剿匪部队奉命北伐,致使功败垂成,匪势得以复炽。

  民国15年(1926年)夏,中国共产党南路办事处想民众之患难,急民众之生存,召开党务会议,通过了《除暴安良决议案》第十四项,请求国民革命政府派兵剿匪,解民于倒悬。

  民国17年(1928年),国民政府接连派黄质胜师、张君嵩团来徐闻剿匪。民国21年春,陈济棠派中将参事陈章甫为广东南区绥靖委员,设总部于雷城。同时派直属第二独立团钟继业、第三独立团张文韬部、第四独立团刘起时部集中于海康、徐闻两邑,设绥靖公署行营于徐闻县英利青桐洋村。并调派第一独立团(第三独立师教导团)梁国武部会同进剿。剿匪部队开山辟路,封锁匪区,主动出击。民国21年3月21日,梁国武团在前山海南村击毙盗匪100多人,翌日,又在龙塘乡深井(今龙塘黄定)附近设伏,毙伤盗匪100多人,缴获枪支100多支,解救了一批被抓村民。之后梁国武团又在水尾桥和愚公楼一线布防截击了从深井山林向西山沟尾逃窜的盗匪,打死50多名,俘虏了一部分,缴枪40多支。由于战线太长,一部分盗匪窜入西山。同时8月14日,是山匪的忌辰,梁国武团利用山匪每年这天都要集中祭祀的时机,将蔡阿兰匪股包围于沟尾寨,经过激战,击毙匪首蔡阿兰,毙伤、俘虏盗匪200余人,缴获枪枝200余支,粮食390多担,耕牛48头及猪、羊、三鸟、衣物一批。

  民国22年(1933年)1月,第一教导师步兵第二团在团长梁公福的率领下参加剿匪。1月10日,梁公福团攻克桃园匪寨,毙伤盗匪13名,生擒4名,缴枪8支。由于梁公福团对徐闻的地势不熟,大部分盗匪借机从后山逃脱。1月16日,梁公福、梁国武两团协同围剿竹林匪寨,击毙盗匪4名,伤7名,俘1名。2月19日梁公福发起对仙桥、四方山匪寨的攻击,击毙盗匪40余名,生擒13名,其中生擒匪首陈妃二。2月25日夜里,梁公福团又捣毁西水匪寨,毙匪12名,之后梁公福又搜捕了通匪土豪劣绅郭哲卿、朱金保、蒋德芳、黄子孝等人,挖掉盗匪的“耳目”,并招抚投匪叛兵。2月27日,与投降的叛兵里应外合,生擒匪首陈亚凹及其儿子陈妃玉。

  民国22年3月1日至14日,梁公福兵分三路,向藏匿于北插山、白沙山、桃园、仙桥、东溪、西溪、下桥、四方山、愚公楼、西水、王家、大林、老宿地、迈老埚、竹林、草家、行坑、沟尾、深井仔一带的残匪发起总攻,烧毁匪寨数十座,击毙盗匪50多名,生擒45名,缴获枪65支及大批物资。之后梁公福团又派出便衣队,在海康、遂溪县及广州湾法租界搜捕,击毙了杜惨仔、郭泰、陈妃汝、唐陈氏等从徐闻深山潜逃的一批著名匪首。

  之后梁公福团继续采用地毯式的清剿,民国22年(1933年)3月23日,走投无路的盗匪派人到梁公福团乞降,得到允许;从24日起到31日止,先后有匪首骆妃三、洪德华、吴元海、黄启利、福仔、抬轿、牛三及匪徒共300余人投降,交枪200余支。4月3日上午,梁公福于雷城召开大会,将吴元海、黄启利等210多名凶悍盗匪进行枪决,匪妇、匪童由亲属领回,至此,祸害长达18年的贼乱被平息。

七十多年前的炮楼与现代的楼房紧紧相依,坚固依旧(徐闻县北潭村)

地方县志中有关匪乱的介绍

半岛匪患,磬竹难书

  可以说在民国初期,匪患肆虐雷州半岛数十年。风高放火,月黑杀人,多少村落成为废墟,多少人家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在事隔几十年之后,匪乱中幸存的老人们向徐闻县地方史志办公室工作人员叙说当年这场不堪回首的经历时,依然是那样悲愤填膺,极度恐惧,老泪纵横!贼乱期间,徐闻全境田园荒芜,路绝行人,村落萧条,衰鸿遍野。据时广东省府的《剿办徐闻山匪之经过》一书这样写道:“丑类麋集,何处蔑有,而凶残暴戾,无如徐闻之甚!”1934年匪乱平息后,徐城“崇善堂”李乔芬等人发动捐款,雇人收拾徐闻境内(含英利)被匪害者骸骨就多达100多牛车,这些匪乱被害者的遗骨后合葬于大水桥南面,命名:“冤冢”!

虽然已时过境迁,匪乱早已消灭,一些村庄的炮楼依旧高耸,也给后人留下深沉的思考

徐闻博物馆陈列的当年匪乱的相关资料

  雷州半岛的土匪人数之多,活动范围之广,作乱时间之长,为害之惨烈,在广东、甚至中国的历史上是空前罕见的。匪患期间,徐闻全县1000多条村庄中有800多条村庄惨遭烧掠,其中上百条村庄被完全毁灭,上千户人家被杀绝,匪乱后由于徐闻县全县人口只剩4万余人,比起匪患前的28万人减少了七分之六,大部分的历史文献、档案甚至很多村庄的族谱都被毁或散佚,全县政治经济、文化全面崩溃!鉴于此,广东省府只好发布公告,并用修路、发放耕牛、修建房屋、指导帮助耕作、发放耕作物资等方法,要求外逃的徐闻难民返回原籍重建家园。计当时广东南路绥靖公署办事处的统计,匪乱之后,全县共招回难民3663户,共8956人。而这些难民重回家园后也只看到一片焦土、满目疮痍,心中无限悲戚!!!此后直至解放后几十年间,为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和发展生产,广东省府和南路公署办事处一直号召高凉、琼州、钦廉等属的富余劳动力大批量地移民徐闻。

    本文发表于2007年10月30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