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文史 > 徐闻历史 > 正文

徐闻高州会馆的历史和当地高凉帮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4-04-27 22:09 来源:图读湛江 作者:曾 青 何 强 阅读:
高凉冼夫人雕像

  一、高凉与徐闻

  高凉人指的是来自原广东省高州府属各县的人,包括电白、茂名、化县、信宜、廉江(旧称石城)、吴川(含今湛江的坡头、硇洲)及两阳(阳江、阳春两县)等八属,后粤西罗定县移民又有人加入徐闻的高州会馆,分列上述总九属旅居徐闻的乡亲团体,又被当地人统称为“高州人”、“高凉人”或“高凉帮”。按史细究,高凉和徐闻曾经有很深的渊源,因为高凉古属合浦郡地。据《前汉书•地理志》载:“合浦郡,武帝元鼎六年置,曰桓合浦属交州。户一万五千三百九十八,口七万八千九百八十。县五。”按该志载合浦郡下辖是徐闻、合浦、高凉、临允、朱崖五县。徐闻和高凉当时曾同属一郡所辖。

海安码头用牛车运糖下船的车辙遗痕

  来自高凉地区这九属的商业团体的经济控制力虽没有广府帮、潮州帮和海南帮那么大,但其人数众多,而且深入乡村。据查,高凉人在徐闻城和海安港主要经营食油、烟叶、铁器、编织、船配件、竹器、缸瓦、葵扇、铁锅、小五金等,由其开设的商号则被称为“高州行”。相对高凉其他属的人来说,吴川人则相对独立,他们从事的大多是建筑、糖果买卖和旧货收买行业。高凉人除了商业外,还有甚多在徐闻地利用广阔的土地资源进行农耕等农业生产活动。徐闻有些地方地名的由来就跟高凉人息息相关的。比如说东部重镇曲界,其名称来由就是高州府人有关,据查清雍正十二年(1733年)宁海巡检司迁此后,各地的客商到此买地建街经商。当时集圩住户中,外地人居多,故称为“客界”。后来至清代乾嘉年间锦囊圩一书生要到雷州府城应考,爬山涉水走了一天才赶到客界圩,一打听才知道考期已过,他十分失望,在店铺墙上写道:“曲水曲山,曲曲前途到曲界。”这是出句,尚缺下联。第二天一高州府人到此卖艺,终于信口对上:“高才高德,高高武艺在高州。”此事广传,由此“曲界”代替了“客界”。此外,还有雷州半岛重要渔港外罗埠,其名称的来由也是高州府人有关,传说为外罗埠成埠前,当地荒无人烟,遍地荆棘野麻,高州府吴川县人定居于此,称之为“麻罗”或“麻罗湾”,麻罗是吴川话音,至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广东省和徐闻县的政府刊物仍有“麻罗湾”之称,后来由当地讲雷州话的居民将“麻罗”再讹为“外罗”。

老师傅的猴拳惟妙惟肖

  明清时期的广东设有十大州府。上六府为广州府,惠州府,潮州府,嘉应州府,韶州府,端州(肇庆)府;下四府为高州府,雷州府,廉州府,琼州府。众所周知,在旧广东省的下四府(高、雷、廉、琼)中,由于高州府辖地较大,人数最多,地理位置又处于战略要冲地带,因此便把高州府称为广东下四府之首府。徐闻县古属雷州府,离高州各属尚有数百里之遥,但从明清时期开始,海安港开埠,随后食糖贸易频繁,许多船只在此停泊,经商者纷来沓至,因而出现了店员和码头搬运工人。但为了之道和寻求更美好的生活,高州府人利用山水相连的地理便利条件,成群结对地南下有广东省五大港口之一的商业口岸海安港来谋生,《徐闻县志》的“水上运输”一章中记载,清代县内就有客货轮直通香港、澳门,并有商船来往于广西北海、防城,以及高州石城安铺,越南西贡、海防之间。所以从明清至现在,在徐闻地的外地人籍贯的家庭中,高凉人占了很大的比例,现在很多徐闻当地人在填写涉及籍贯的表格时,才想到自己的祖籍原是旧高州府属的信宜、吴川或石城(廉江)等邑。换句话来说,高凉人对雷州半岛南部的进步和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和影响。

  二、高凉人的职业和性格特点

  在20世纪初以来,旅居徐闻地的外来移民中,以高凉人和海南人为最多。但高凉人到徐闻地(海安港)谋生,相比广府、潮州人来说,高凉人中当老板的人却相对很少。虽相比广府和潮州两帮,高州府和徐闻地仅隔府相依,山水相连,且路程与广、潮两帮相比较近,交通也较广潮两府方便。自清朝乾隆年间开海禁以后,就开始有相当一部份高凉人顺路陆路进入海安港做搬运工(挑夫)、船工匠、木工匠、泥水匠等职业。古时海安港口货物的装卸一般都由高州府人私人承接,分散经营。其时,装卸设备简陋,几乎全靠人力扛、抬、拎、背,很是辛苦!

木工是高凉人的手艺之一

  除了港口上下货的搬运工作,高凉人涉足最重要的行当还有当地的造船业,旧时徐闻原始森林密布,盛产造船用的木材,而高州府各属则有相当多出色的木匠。从清代初年开始,由于粮食紧张,粤闽船商们热衷于去暹罗(中南半岛一带)送米,由于朝廷为了解决粮食短缺,也暗中鼓励他们出南洋去运米,并规定同船所载的其他商品还可以享受关税上的折扣,朝廷的优惠政策激发起更多人出海的热情,据史料记载,对于暹罗贩米贸易,“商民尤为踊跃,每一洋船回,各带回二、三千石不等”。而当时雷州半岛又盛产食糖,此时期整个雷州府三县年输出糖约五十至六十万担,全部由海安港输出,徐闻县多种蔗,产糖亦最多,当时徐闻甚至到了“糖价与米价等”的地步,可见其糖产之盛!这时精明的潮州人和广府人看中这点,纷纷涌来海安港寻觅商机,时常利用去南洋的大船往海外运送糖料,得款后再从南洋购进大米运回来翻滚盈利,出一趟海其利相当地可观。但要出海首先就得有船,当时造船的手续颇为复杂的,居民要向县府报船籍备案、若往外地造船更复杂,造船者首先要呈报原籍州县地方官,由原籍州县地方官向上级汇报,经同意后造船者再向造船地的地方官员提出申请。徐闻属于雷州府所辖,与高州府分属两府,在造船便利上有一定的难度,所以当时很多人就“冒籍”在海安港造船,并在当地定居、娶当地女子为妻,这其中又以高州的石城县安铺埠人为多,至今在海安港若问起当地人的祖居地,不少人都说其祖先是来自“石城县安铺埠”,就是以前那些造船工匠的后裔。而当时在海安港维修船舶的是一些对造船较熟悉的木匠、钉匠、灰油料匠(大船造好后还需要上油和漆)都来自高州府各属。而造船中所需要的油灰、麻缆、钉铁、铁链等物料,也大多由高州府人(尤其是石城县安铺埠人)在经营。所以当时徐闻人又有句话:“大船是高凉人造,买卖是潮广人做”,大概意即做贸易生意的是潮州人和广府人在竟争,但出海所用的船只却是高凉人在制造的缘故吧。

清代的海安港面貌

  明清时期,高凉人就在开始调进烟草到徐闻地加工和销售。据《徐闻县志》等文献上记载,民国初年有高州府石城籍人在徐闻县城开设“茂昌”号烟草加工店。为当时经营较早、规模最大的烟草加工业。尔后,相继有石城籍人先后进入徐闻各城镇的较繁荣的集圩定居,从事烟草加工业,其间县城有“茂昌”、“合昌”、“香龙”,前山圩的“意香龙”,锦囊圩“麻昌”、“昌龙”,麻罗埠“新益香”等烟草加工店。每天每店从业一般为15人以上,一般每天一店能加工制生烟、熟烟丝250公斤左右。原料多数源自高州府的石城县(今廉江)。

现在徐闻高凉人经营的药店

  此外,还有徐闻当地教人习武的武师和跌打医师也大都是高州府人,据《徐闻县武林志》上记载,从清道咸年间开始,来自高州府电白县的绰号“铁猫子”著名武师就在徐闻地授徒;而清末时徐闻最有名气的武师陈贯森也是来自高州府石城县,陈贯森在徐闻地各大武馆都做过主堂师傅,声望一直很高,并兼做专治跌打的医师;其后到了民国时期,从高州府各属前来的武师和跌打医师更是牢牢地占据了徐闻地的主流地位,尤其是解放前夕,石城县安铺埠人张燕石兄弟在全县各地开馆授徒兼售药,其早年得祖传跌打医术,而且为人很好,除药费外概不受谢,贫者或反有以助之,以故执业数十年曾无蓄积,深得当地人的拥护。武师和跌打医师职业解放后被认为是旧时产物,不宜提倡,所以很多武师和跌打医馆又更变为药店,如现在塔头民主街附近的桂林药店,就是高州府石城籍习武人士伍某开设的。而除了武行还有油行,据查阅有关史料,民国时期单在徐闻县民主街尾至打铁街附近的油坊铺号较大型的就有十几间,较为有名气的有运新号、万昌号、嘉达号、一德号、万成号、永泰号、荣利号、开良号、开纯号、开富号等老字号,而在这些老字号油行中,不少就是高凉人开设的,出产的都是原料产自高州的特纯香油,深受当地民众的欢迎。

徐城桥头市场曾是高凉小学所在地

  高凉人的性格很能吃苦耐劳又勤俭、重感情,虽然有语言方面的隔阂,但和当地人来往较为密切。就拿笔者来说,笔者算是地道的本地人,因为小时侯在徐闻县城旧城的署前街一带居住时,当时母亲身体虚弱,又在离县城数十里路的国营农垦场工作,那时交通不发达,从数十公里外的曲界西坡骑单车要一整天才能回到县城,所以母亲一上班起来就没有人带笔者,只好雇用保姆。而小时侯被请来带笔者的保姆就是一位高州信宜的大婶,当时我们都叫她“信宜阿姨”,后来笔者稍大后她就又到别家去带孩子,其后再大一点上学后还偶然发现她在民主街一带帮人做裁缝,每逢上学途中遇上时她常过来抱并经常给小吃给幼年的笔者吃,那时笔者年纪小,再后来笔者出到社会工作时再想寻找这位慈眉善目的“信宜阿姨”时,多方打听却已不知其下落了,屡寻不获,多少年来笔者心里一直很挂念这位高凉籍义母!

徐闻高凉人的刘宅大院

  高凉人所说的方言包括高凉口音的广府话和客家话两种,早期旅居徐闻的高凉人绝大多数是讲高凉口音的广府白话的,但这种高凉口音的白话却跟正宗的广府话有明显的区别,旧时在徐闻城,当地人都说:“宁可与广州人吵架,也不愿同高凉人讲话”。原因很简单,当地人都认为正宗的广州话很软很柔和很好听;而高凉口音的白话却比较难听,夹杂着浓郁地方口音的拖声且语速又快,咭哩呱啦地就像在开枪一样。说是如此,但其实高凉人在徐闻当地人的心目中的形象却都是很干脆爽气,谦逊务实,节约俭朴的一群人。在徐闻地,特别高凉人的节约俭朴是一向闻名的。徐闻人常笑侃说高凉佬平时吃的小菜一般只有腌乌橄榄、炒冬瓜、豆腐乳、梅菜梗等几样。因为旧时这几味菜旅徐的高州府人常拿来送饭的,而且这些小菜价钱都很低廉,又可以很快速地下几碗稀饭,不影响到工作时间。尤其是那些在海安港码头做搬运、还有在县城做木工匠、泥水匠的高凉人,汗涔涔地撑着油亮亮的脊背,手拿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稀粥、一边抹汗一边和着从家乡带来的腌乌橄榄就是一餐饭。从徐闻人常说的这个小故事中可见高凉人的节俭也是出了名的。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后来,不少高州府人在当地节俭创业也获得了成功。

徐闻高凉人的潘宅大夫第

  以前在徐闻县城东门,有一座很大的牌坊叫做“青云坊”,不过这座牌坊在文革中“破四旧”中被拆掉了,除了青云坊外,东门还有一个很大的的大宅院叫做城东庄。这个青云坊和城东庄都是徐城高州府籍名门望族曾氏家族所兴建的,曾家如何有财力能建这么大的宅院呢?这要从曾氏的祖先曾精占说起,曾精占原本是高州府吴川县院村(现吴川塘尾曾屋村)人,自小父母双亡,家中又一贫如洗,不得不寄食在亲戚家中。后亲戚一家迁往海安千户所城谋生,明朝末年的海安港是广东的五大港口之一,雷州半岛和海南岛又是我国主要的蔗糖产地,当时几乎全国的大部分食用蔗糖都从这里打包装船运出的。所以曾精占也跟随着亲戚来到海安,为了谋生,13、4岁的他干不了挑夫的工作于是就在码头边帮亲戚做小买卖。就这样,苦捱了三十多年的曾精占也日渐成熟,在每天提篮小卖的日晒雨淋中小有积蓄并在当地娶妻生子、在海安港买下一小宅院定居,有了稳定的生活。但真正让曾氏脱贫致富的,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曾氏族谱的记载中说,清初的一年食糖丰收,糖贱伤农,糖价很低,曾精占却在一次与码头做搬运的众多高州府籍同乡们的打赌中夸下海口并后来真的倾其所有买入了一大批糖。阴差阳错的是,次年就马上赶上天灾,糖价飞涨十多倍,曾精占从此暴富。发家后的曾精占举家迁往县城东门外定居,他开始广购田产,并在徐闻县城东门外的繁华地带筑室置房。关于这段轶事,徐闻县的地方史志史料中亦有记载:曾精占此后开设杂货店,精打细算,苦心经营,从经营米、糖以及零星杂货,进一步兼营打造铁器、经营丝绸等行业。由于待人接物好,又善管理,生意日见兴隆。虽然曾精占暴富,但其为人却是相当低调,且乐善好施,在徐闻设药膳堂、开设义学、赈济灾民等等。这样,从高州府吴川县过来的小民曾氏家族从此富甲一方,子孙兴旺,最多时人丁数百人,曾氏家族也因此广结权贵,其家规很严,规定家族成员不准虐仆、不准嫖妓、不准赌博等。所以家族子弟,时至今日曾氏家族一直延续着良好的家风,大都受到中等以上的教育,在当地做医生、公务员、教师等职业者甚众。而当年城东庄曾家因为扶危济困,赢得乡亲的赞誉,为表彰曾精占,当时知县和县民在东门头一带建起了这座“青云坊”来纪念曾精占,并尊称他为“秉德公”(所以曾精占又被称为曾秉德),这就是徐闻县城东门外青云坊的来历。 

徐闻高凉人的曾家小院

  三、“高州会馆”的来历和现状

  笔者有一位在徐闻县人大常委会工作的李姓朋友,他说他原籍高州府石城县(今廉江),他的祖父辈和父辈都是徐闻城内原高州会馆的理事,他向笔者打听这个“高州会馆”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细究起来,原来旧高州府人来到海安港后多从事小本经营,或码头船务、搬运等苦力贱役,有实力在大商家在初期并不多。高州会馆的前身高州府各属同乡会,成立于清朝嘉庆年间,当时高州府六属再加两阳(阳春、阳江)籍商人在徐闻县城观音山一带筹建高州府同乡会,是高州旅徐人士的同乡组织,但鲜为人知的是其发展历程十分曲折的。而据现旅居徐闻城内的高州乡亲搜集的资料和回忆,开始可能是因为经济不足没房办公。最初时房子是租用的,具体地点在观音山一带附近;后来又搬到首坊的一家吴川籍乡亲家的庭院里去聚会,同乡节日的聚集也是在此举行的,由于没有大型的固定会所的,一直未引起人的注意。到了清道光年间,同乡会的首领又组织同乡人募捐到一些钱买下一小幅地,建起同乡的办公场所,地址在今东门桥头附近。而到咸丰元年(1851年),随着以后高凉籍人来海安港的人数激增,便由徐闻县城“义隆号”和“兴隆号”的老板吴川人曾元生(即城东庄创始人曾精占的后裔)和海安埠“兴安号”的东主高州人刘仲和共同牵头成立了高州会馆,其后罗定人也申请加入,不过城东庄曾氏家族又捐资购进了紧邻会馆一幅土地,会馆面积较以前稍为拓宽了。会馆建立的宗旨既为高州旅雷人士集合联谊提供一个场所,亦是维护和解决高凉帮经济利益的社会团体。但可惜的是,该会馆大部分建筑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已被拆除,现只剩下小部分附属建筑,现址在徐闻县城东门桥头市场附近。旧高州会馆除了同乡联谊作用外,最主要的还是从实质上整合、统领海安港和徐闻城的高州六属及两阳属的商行(俗称高州行),当时“高州行”多经营食油、烟叶、船配件、铁器、编织、竹器、缸瓦、葵扇、铁锅、小五金等,经济势力较广府、潮州、海南帮的要弱得多,但由于高凉人数众多,又略比钦廉帮要强一些。而鲜为人知的是高州人还曾在县城建有冼夫人太庙一座(后来被毁)。另外除了县城,县北的英利墟也有一所高州会馆,这所会馆也是成立于清末,当时由于徐城的高凉士绅一起倡议捐助,在英利墟老街购置房产设立,但英利的高凉籍商人的子弟一般也送到徐闻县城的广高小学受乡土教育。由于徐闻匪乱英利这间高州会馆也在民国期间就已衰落了!

  人总有生老病死,按中国人的传统和习俗,死者必须入土为安,有能力者更须叶落归根,将死者的灵枢运回家乡祖坟下葬。相比旅居徐闻地的广府人和潮州人、海南人,由于当时来雷谋生的高凉人从事都是一些如木工匠、码头苦力等行业,大都经济都不宽裕,加之高凉离徐闻路途又比较遥远,运送灵枢返乡的事十分困难。而且从事实上来说,最大的困难莫过于高州葬俗和徐闻当地的葬俗完全不同:高州人行土葬,与徐闻地不同的是高州人是用一种有“拣骨重葬”的习俗,即人死葬若干年后将遗骨拣出,放入瓦瓮内密封再葬。在棺葬三年后,重择墓地以陶缸(称“金缸”或“金罂”)盛骨骸迁葬。这些葬完又再葬的葬俗在徐闻当地人看来很麻烦,但高凉人却严格恪守这种风俗习惯。清同治年间,高州会馆就曾发起捐钱活动,动员在徐的乡亲人人购地建本籍人寄缸场和义冢。据现在旅居徐闻城的高凉乡亲回忆,解放前在县城南的“山猪坎”(现徐闻海关对面一带),高凉人就曾购置了近20余亩的土地专门用来给旅居当地的本籍乡亲亡故后放置先人遗骨陶缸的“寄缸场”。为了解决陶缸(称“金缸”或“金罂”)盛骨骸迁葬问题,又在山猪坎南面4里处的“山鸡落”附近购买了一块地做义冢,但由于旅徐的高凉人都热衷于把装有先人骨骼的陶缸运回原籍老家重葬,所以那块购入的义冢墓地少有乡亲问津,后来迫于现实,会馆只得承办代运缸回高州祖籍地迁葬的业务,只要去会馆登记和交纳一点费用就可把先人的陶缸托运回原籍家乡迁葬,业务开办后非常受旅徐高凉乡亲的欢迎。

徐闻广府会馆侧面宅第曾是广高小学所在

  除了高州会馆和高州人的“寄缸场”、义冢坟山外,其实还有一所高凉子弟学校,笔者小时侯就曾入读过这家学校,不过那时这所高凉子弟学校在笔者入读时就已被改为徐闻县财贸口小学,当时这所位于县城东门桥头的徐闻财贸小学规模较小,只有1—3年级,笔者在那读到2年级班就转学到了徐城一小就读了,这所学校就在笔者所住的老署前街一带,后来读到初中还一次偶然去财贸小学时,还发现那时尚遗留有一通“高凉子弟学校”的木匾牌,用毛笔书写在白木板上的,不过已经丢在一间空教室的地上,上面已经布满灰尘。这个高凉子弟学校是怎么回事呢?!据查,原因是高凉人很注重子弟的教育,由于徐闻地讲是闽南语系的雷州语,与高凉口音广府话有较大的差异。高凉人所讲的这种广府系的方言话近代有学者又称其为高凉话,所以粤西讲这种广府白话的人也被称为高凉民系,虽然高凉话和高凉民系是尚待官方正式承认但事实已经可观存在的语言和民系,高凉广府白话具有不同于珠三角广府白话的深厚古俚语底蕴,粤西讲这种白话历史正音以古高州音为其历史标准正音体系,由于高凉人也并不认为自己是广府正宗文化的组成部分,而认为自己的文化体系是独立的,不同于珠三角广府话以广州-香港音为其历史正音体系,所以在异乡高凉人的自立感和区别感较强。基于此,高凉人从清代开始就在徐闻城内已设立了高凉小学,由旅居徐闻县城的高州商人在进口烟叶、纸张时每包交30文钱以支持办学。清末时一高州府信宜县籍同乡在民主街头终于购置了一所房产作为会馆的日常办公场所,但又因种种原因,买来的这处房产处于纠纷当中,由于高凉也是讲广府系方言的,所以高凉同乡一部分人也经常去广府会馆去聚集和看粤剧。清末由于徐闻出现空前的大匪乱,一些广府籍和高凉籍旅徐人士都纷纷把子女送回祖籍上学,导致这两籍同乡学校的生源短缺,为解决这个问题,不得不由高凉籍大佬出面和广府人协商,把高凉小学也一度并入广府小学,并称为广高小学,设于广府会馆旁。

  民国时期,徐闻城内一位高凉阳春籍的高凉士绅谭彦权捐出其在城内桥头的一处房舍及庭院作为高凉小学的办学地点。这样,一个完整的高凉小学又从广高小学剥离出来重新成立自己的同乡学校,城内高凉籍子弟也得以聚在一起上课。据说以前在高凉子弟学校的操场边,还建有一座小戏台,逢时过节戏楼张灯结彩,在徐闻的高凉人在这里欢聚一堂,一派喜庆景象。再后来解放后,高凉会馆败落,分给无地的农民作为住宅,高凉子弟学校又被政府接收,并变更成为徐闻县财贸口小学,再后来1986年徐闻县财贸小学被撤消,于是其地便成为现在的徐闻县城东门桥头署前街的桥头市场及民舍。由于辟为简陋的菜市场和居民区后管理不善,现遗址已破败不堪。

徐闻为纪念冼夫人而举行'上军坡'游行

  四、“两巷一园”和高凉移民村庄纪事 

  徐闻民间有“两巷一园”的说法,指的是明清时期在徐闻城有刘宅巷、潘宅园、曾宅巷等几大家族宅第。这几个家族都不是徐闻当地土著,而是全部来自广东高州府的移民。在“两巷一园”中又以南门塘的潘宅园和东门头的刘宅巷为著名。

  潘宅园位于徐闻县城南门塘畔,明清时期徐城望族潘次海家族起造,潘宅园共分大夫第、塘南庄和县尹第三部分组成。据《高州三贤潘氏族谱》上记载:明朝正德年间潘次海由高州府城迁居徐闻南门塘畔,后经商致富,赫然发家。潘次海有三个儿子,其中次子潘钟琨通过科举入仕,曾出任封川教谕,崖州学正,甘肃省巩昌府通渭县知县等职,封中大夫衔。据考证,潘氏豪宅建有三门楼:一为塘南庄,据地理位置而名;二为县尹第,意为县太爷府第;三为大夫第。大夫为清时朝廷给官吏诰赠之衔,诸如朝议大夫、奉直大夫、资政大夫等,是个虚衔,无实职,亦无俸禄,古时望族为显示其地位权势,故以“大夫第”命名住宅。1955年“县尹第”、“塘南庄”被拆除,现仅存“大夫第”局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26年春夏间,在中共党员程赓的领导下设立的徐闻手工业者协会和博爱村民协会就在潘氏大宅里开展革命活动。

  而“刘宅巷”和“中和第”分别位于徐闻县城东门头和东方一巷北(即旧新华书店后侧),都是清代风格的大宅院,为清末刘万龄家族的宅院。刘家原本祖籍为广东高州府城人氏,刘万龄的祖父辈因行伍出仕而迁居徐闻县东门,并附籍当地。据清宣统《徐闻县志》记载:“刘万龄,清代光绪年间广东省高州府城人,附籍徐闻县城东门头,任广东海安营千总、广东碣石营千总、海口镇防守尉,御赐蓝顶花翎,诰封武骑都尉,正四品武官。”刘万龄在海安和海口任职期间组织指挥了著名的围剿东南海寇之役建立战功,被御赐蓝顶花翎,并升防守尉要职,发迹后荣归故里营造豪华大宅院。刘万龄共有兄弟五人,其中四弟刘万昌也从事军伍,历经海安营千总、晋级为崖州参将、琼南副将等职,职衔上正三品,刘家也因此荣升为当地一大名望之族。时至今日,除了旧新华书店后侧旁的“中和第”局部尚存外,其他的庭院皆因改建而无原有的风貌了,但“刘宅巷”的旧称仍沿用了下来!

  除了县城这几大家族外,其他县内很多大姓也是来自高州府的,而且历史也已比较久远,人数众多。例如迈陈镇青桐村的詹姓家族,其始祖从广东省高州府吴川县龙头村(今湛江市坡头区龙头镇木侯村)迁来。明朝隆庆年间(1570年)龙头村人詹团登仕岁贡,任琼州府教授。任后回乡时路过徐闻见青桐村依山傍海,风景秀丽,遂率家属赴此开基定居。青桐村詹氏从明代祖先詹团始居延续至今,已历时四百四十余年,派生18代,繁衍子孙上万人。现在,来自吴川的詹氏家族在徐闻县中早已是个大姓之一。徐闻县赤岭村、五里村的翁氏家族的先祖明代从自高州府电白县迁任徐闻海安营任千总武职官员,退休后遂在此建村定居,注重办学培育人才。自清代始,翁姓曾出功名者达60多人,成当地一大名门望族!徐闻县三塘村林氏,祖籍也是高州府吴川县塘榄,其先祖1370年从吴川迁至海安所城戍边,1500年又转居迈陈、三塘、西港等村,其后裔遍布徐闻各乡镇。迈陈镇打银村梁氏清代初年由高州府化县打银坡迁来定居,为纪念家乡而把居住地命名为打银村,现已是当地一大家族。其实除了一些大姓,徐闻当地还有很多氏族都是明清时期从高州府各属迁来的,笔者查了一下《徐闻县地名志》上的记载:明清时期从高凉移民迁来的村庄共有102条,而到这些村庄定居下来后又另迁出县内其他地方建村的有43条,共计是145条,占徐闻县村庄总数的11.5%。而且这个时期的高凉人迁往徐闻的一般以石城、吴川两县为多,迁徙的原因也比较复杂,有自然迁徙的,也有开放海禁后奉旨移民戍边的。

徐闻县06年曾举行国际武术交流大会

  因为在明末清代初年,遇上朝廷迁海政策,前后持续多年,在相当程度上阻碍了徐闻当地经济的发展。禁海的政策影响在《雷志》上有所记载:清朝康熙元年迁海滨居民,令迁内地五十里。再迁东迁,自遂溪县石门迄于徐闻县海安所止。当时全部沿海居民皆要内迁,造成沿海城池一夜之间全部冷落,变成孤灯瞎火的空城。但这一时期是特殊的和暂时的,朝廷重新开放海禁后,军防和商贸皆日益兴盛起来了,为了增加沿海地区的人口和垦荒,朝廷又下旨将内地的居民移往沿海。这种情形的移民高凉移往徐闻的很多,如海安镇文部村和城北乡祝宅寮村的祝氏都来自高州府吴川县樟铺实业岭村,清代初年因朝廷开放海禁而奉旨移民到徐闻戍边。还有龙塘镇西洋村是清初年,王姓由广东高州府石城县迁此建村居住。竹山村杨姓自广东省高州府电白县迁此定居。龙塘镇昌发村王姓,据《徐闻县地名志》和村中的《王氏宗谱》记载,清朝乾隆年间,昌发村王姓从广东高州府化县(今化州市良光镇中垌村)奉旨迁来此定居,为求昌盛发达而取村名为昌发。海安文部一带的王姓清代从高州府的化县奉旨迁此定居的。

  而除了奉旨南迁的以外,自然迁徙的情况较为普遍,通常是举族南下的,又以东部的乡镇居多,其他乡镇也分散有分布,在我们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连最偏远的新寮岛港头仔村的凌、陈两姓都是从高州府吴川县迁过来的。还有如龙塘镇连址村陈姓清代来自高州府吴川县乾塘;龙塘镇墟陈宅村的陈姓是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陈姓的一支宗支从高州府吴川县迁入龙塘镇附近凤齐村,清雍正十一年(1730年),迁入土墩沟现址定居,村名陈宅。前山镇冯村陈姓清康熙年间,始祖陈琏率众从高州府石城县樟村迁徐闻县龙塘镇湖仔村,后再迁前山冯村现址定居。城北乡潭家村吴姓始祖吴贵隆清康熙年间从高州府吴川县水课村迁到徐闻县谭家村现址定居。龙塘镇月灵村吴姓,清康熙年间从高州府吴川县上郭村迁现址定居。徐城、南山那屯村、曲界愚公楼的魏姓、彭姓的先祖清代皆来自高州府化县。前山镇南边田村邓姓及李姓的祖先在清代乾隆年间均由高州府石城县迁此定居。徐闻县前山镇孙田村符氏来自高州府石城县龙湾镇多奥甲村尾村。前山白水徐、蒋两姓明弘治年间自高州府化县迁此定居。徐闻有些姓氏都是来自高州府的,比如宁姓是清初从高州府化县和吴川县迁入徐闻县鲤鱼潭一带和龙塘下海定居;比如倪姓是清初从高州府电白县迁到龙塘北平、海安广安等村始居的。徐闻县窦姓清初来自高州府吴川县,始祖清代初年从吴川硇洲岛迁到徐闻县龙塘赤坎一带始居,后才散居全县各乡镇的。徐闻庞姓宗支于清同治年间从高州府化县迁到徐闻县南山镇龙眼山及海安北关一带定居。徐闻凌姓居新寮、外罗及大黄,皆于清初由高州府吴川县迁入定居。

  民国建立以后到现在,又有许多高凉移民迁徙到徐闻县,因为徐闻地清末民初的大匪乱,致使县境人口从清末的人锐减,为了解决人口短缺问题,从民初起国民政府大力鼓励附近其他州府居民移民徐闻,所以当时高凉人蜂拥而来,在徐闻建立起很多新的村庄,有不少村庄和姓氏都是源自民国后的移民,如徐闻现在的卢姓,1946年高州府信宜县卢姓迁居龙塘黄定、老卢角、芳头坡、下桥信桥、黎宅、八斗、牛郎场定居。徐闻任姓居龙塘农庄村(1936年自高州府信宜县迁来)。徐闻熊姓居下桥后塘、迈文(1944年自高州府信宜县排村迁此),还有龙塘那法桥(1945年自高州府信宜县迁来),下冯村(1946年自高州府石城县吉水迁此始居)。徐闻县宣姓居龙塘镇山峡村,1941从高凉阳春县迁此定居。徐闻池姓居下桥迈支、石山桥(皆于1944年由高州府信宜县迁入定居)。徐闻阮姓居下桥竹头及徐城(1949年自高州府信宜县迁此),徐闻闵姓居龙塘埚仔(1950年自高州府信宜县迁来)。徐闻涂姓居城北乡铜铁村、火炉桥村,1968年从高州府石城(廉江)迁入,徐闻仲姓居龙塘迈胜,1941年由高州府信宜县迁入。徐闻甘姓居下桥石山桥、龙塘那寮、徐城,皆是1944年自高州府信宜县迁入的移民。笔者仔细查阅了一下《徐闻县地名志》,民国建立以后迁来徐闻定居的高凉移民村庄有121条,其中城北乡7条:全部分布在北水村委会;下桥镇40条:分布在桥北村委会3条、高田村委会1条、迈埚村委会10条、信桥村委会21条、石板村委会4条、北插村委会1条;龙塘镇28条:分布在迈胜农场6条、福田村委会3条、黄定村委会17条、西洋村委会2条;曲界镇41条:分布在曲界村委会1条、愚公楼村委会3条、高坡村委会1条、石灵溪村委会8条、南胜村委会9条、凤山村委会5条、田洋村委会1条、三河村委会1条、高西村委会12条;前山镇1条:分布在黄竹农场;锦和镇4条:红星、高岭、那郁、那爱。其分布占了全县村庄总数的10%。

  需要指出的是,民国成立以后才迁往徐闻的这类高凉移民村庄跟明清时期的高凉移民村庄有相当大的区别的。主要呈现以下特点:一是明清时期的移民村庄因年代久远全部都在风俗、生活习惯方面被同化,改讲当地的闽南语系的雷州话,生活习俗、方言各方面跟当地人无异;而民国后的新移民村庄同聚族而居,还完全保持着高凉原居住地的方言和风俗;二是民国后从高凉移民来的新建村庄大部分超过90%皆来自信宜县,而且是成群结队举村而下(据《信宜县志》“大事记”上记载:单在1955年12月下旬,信宜全县就有1998名青年报名自愿移居到徐闻县垦荒);而明清时期时的高凉移民则大多来源自吴川和石城两县,信宜县的几乎没有;三是民国后从高凉移民来的新建村庄大部分都分布在东部、北部和中部的一些自然环境条件较好的地区,如龙塘、曲界、城北、锦囊、下桥等乡镇,而不象明清时期迁来的老移民村庄分布在全县的各地皆有;四是经济结构不同,明清时期南来的移民有从事商业的,而民国后从高凉移民来的新建村庄几乎全是开垦土地从事农耕业的;五是方言方面的差异,民国后从高凉移民来的新建村庄很多都是讲客家方言的;而明清时期南来定居的高凉民系大多是讲高凉音广府白话方言语系的移民。

  明清时期从高凉各属迁来的村庄是145条,民国建立后从高凉各属迁来的村庄是121条,共计是266条,就占了全县村庄总数的21. 5%,超过了五分之一强,可见徐闻地祖籍是高凉各属的移民比例是很大的。

原属徐闻管辖的英利镇冼夫人庙

  五、当地的冼夫人崇拜和高凉移民对当地的贡献

  以前,雷州半岛的冼夫人崇拜已成为民间社会的重要活动,冼夫人庙宇建设在徐闻县城和英利墟皆有之,冼夫人崇拜成为一种地方传统文化现象。不过现在县城冼夫人庙宇已废,只有英利墟冼夫人庙宇仍存。庙宇虽毁,但为纪念冼夫人而举行的民间奉祀活动仍是徐闻重要的民俗活动之一。冼夫人(513—603),是公元6世纪我国南方百越民族中杰出的女政治家和军事家,是历史上第一位深得民心的英雄。她积极为群众办实事,引进种植技术,发展生产。相传南方当时境内不安,民不聊生,冼夫人出军治乱,使各地群众过上了太平日子。为纪念冼夫人,每逢她这次出征的纪念日(农历二月初九至十九,徐闻地根据冼夫人当年的实际到达时间而定纪念日)举行纪念活动。各村组织秧歌队、舞狮队,摹仿冼夫人当年出军仪式,两军对垒,起舞欢歌。这就是“军坡节”——俗称“发军节”。明清以来,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徐闻的上军坡就会举行上军坡活动,这一活动吸引了周围数十里的人前来参与,场面十分热闹。据徐闻县地方的有关史料记载,每逢上军坡盛会,徐闻旧时候的“上军坡”,是县太爷打着大罗伞,坐在迎龙亭上,抚胡捋须,一边饮茶,一边欣赏狮龙翻舞,武术和飘色表演。全县十坊八境狮龙并上,恭喜恭贺,歌舞升平,太平盛世,县太爷与民同乐,乐不可支。现在的“上军坡”是徐闻人的元宵年例习俗,也是徐闻人闹元宵的最高潮。正月十五日这天清早,徐城十二个境坊的雄狮队、长龙队、八音锣鼓、飘色彩车等,一齐赶往集中地,然后按先后顺序在县城大街小巷游行。所经之处,住宅和铺头均燃放鞭炮,祈求富贵平安。围观群众,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巡游后,所有队伍直奔西门村(徐闻一中学校后面)的大军坡,大团圆。先到的雄狮与后到的雄狮致礼互拜,后各就各位,宫轿一字排开,“公祖”请出聚集在台上,供奉烧猪、香、宝、烛,并请师傅登场,诵经背文,祈求上天,保佑徐闻县地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人丁兴旺,福寿双全。接着台前舞狮,演武术,对打拳术等。此时,锣鼓声、吆喝声混在一起,成为“上军坡”的交响乐,把“上军坡”推到高潮。最后,全场鸣放鞭炮,锣鼓喧天,八音齐奏,各队伍准备退场再沿街游行,所经之处放炮迎接,经久不断,震耳欲聋。每支队伍经过登云塔前,都要三拜,方可回归。此时,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即将降下帷幕。由于上军坡活动是围绕在墟市中心展开的,因参与人数太多,以致墟市显得非常拥挤。当地人们对冼夫人不断神化,使其成为地方百姓的万能保护神灵,而神灵是需要通过庙会的祭祀仪式来象征表达的。

  民国时期至建国后的一段时间高凉和徐闻两地的经济文化方面的交流往来也是比较密切的,如在民国20年(1931年),徐闻县简易师范学校校长就是由高州吴川县人麦思敬来担任,麦校长当时思想开明,经常率领师生宣传抗日,抵制日货,因而得罪县长,任职未满被解职,但学生当时为声援麦校长也以罢课与县府抗争,因而徐闻简师也被县府视为眼中钉,简师也于民国25年(1936年)被解散停办。如1945年高州府电白县有一个“天上月”银班剧团就在徐闻演出并最终落户徐闻,在解放前后都深受徐闻地群众的欢迎。而到了解放后的1956年3月,徐闻县府曾经协商后专门派人从高凉的吴川县运回首批木麻黄分床苗3万株,在东部前山沿海一带沙滩上成片种植,成带状分布,长3公里,成活率达65%,营造了全县第一条沿海木麻黄林带。

  从明清时期直至现代,大批的高凉人移居徐闻,并为当地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产生了不少对当地有影响的人。比如说海安港清代的船大王的故事:清代时海安港的糖业专运是非常活跃的,有些专业船队的规模较大,其中有一个较大型的船队就是高州府人在经营的。据《徐闻县志》上记载:清光绪年间,海安港就有号称“船大王”的高州府人,此人名叫朱八,原籍石城县安铺埠人,父母是船工匠,迁居海安港,因此朱八在海安港出生长大。朱八从小在码头从事航运业,其为人诚恳,人缘甚好,经过多年经营,他拥有了100吨位以上的大机帆船多达10多艘专运糖货到天津、上海、牛庄、烟台各埠,为当时最大的船东之一。但时由于糖利非常可观,糖料套现又极容易,于是海上有海盗专在海上劫运糖船只。朱八作为海安港的大船东之一,他组织海安各船队发起成立“义安堂”,并返回高州府高薪聘请拳师和海安营退役兵勇在船上护航,还组织沿海船只边捕海贼边运货,从此朱八爷这个威名远扬!所以从清光绪年间到民国时期甚至解放初期的一段时间里,在海安街和徐闻县城如提起见义勇为的“朱八爷”,几乎是无人不晓!

  而在徐闻,比较有名的一大行头就是当地的武术文化,徐闻武术源远流长,而鲜为人知的是在近代推动徐闻武术走出徐闻走向世界的是一位高凉人张学清。张学清原籍石城县安铺埠人,幼年时就跟随兄长张燕石从家乡安铺埠移民到徐闻县城定居,少年时期其兄长张燕子和张燕石为张学清的启蒙老师,他们教张学清学习岭南洪拳,使得他在良好的武术氛围里成长。1952年张学清考入武汉体育学院武术运动系,受业于著名武术家温敬铭教授,既是专业运动员,又是大学生。大学毕业后,留在武汉大学当武术老师,开始了传统武术与现代科学嫁接的研究。1976年,他申请调回徐闻县体委担任专职武术教练。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张学清在徐闻主抓基层体育,培养新苗的工作上卓有成效。据不完全统计,这期间单在全国运动会、省运会的比赛中,徐闻就有60多位武术运动员获第一名163个,第二名92个,第三名43个,四至六名108个。值得一提的是,1978年徐闻囊括了湛江地区运动会武术比赛的全部项目的第一名,勇夺团体冠军。接着1983、1988又连续两次蝉联团体冠军,荣获三连冠。早在1982年,张建国就获得全国散打比赛60公斤级冠军。张建东获1991年全国拳击锦标赛67公斤级冠军,谢妃妹获1990全国武术锦标赛拳术冠军,陈林军获1992年全国武术锦标赛散打65公斤级冠军、并获“中国武英级运动员”称号、同年8月获世界武术锦标赛冠军,陈材年获1993年亚洲武术锦标赛65公斤散打冠军,杨鸿义获1985年全国工人运动员武术比赛优胜奖、1988年全国武术观摩比赛优胜奖,姚月姝获1990年“省、港”国际武术邀请赛南拳亚军,廖堪纪1984被国家体委授予“全国千名优秀武术辅导员”称号。近年向高等院校输送学员15名、市运动学校3名、省体校2名、省专业队4名。学生张建国获1982年全国散打比赛65公斤级冠军;张建东获1991年全国青年拳击锦标赛67公斤级冠军;陈林军获1992年成都“通工杯”武术锦标赛65公斤级散手冠军,并获得国家武英级运动员称号。

  为了挖掘整理本地区的洪拳系列运动技术,张学清不分日夜、不辞劳苦地奔走于县城、乡镇之间,将洪拳的蛇鹤拳、龙虎会拳、龙虎豹争威拳、单枝长棍、双刀、盾牌刀、梅花双刀、九环大刀等套路逐一做了整理。为此,1984年国家体委授予他“武术挖掘整理工作先进个人”荣誉,并赠与龙泉宝剑一把以资奖励。在张学清几十年的武术教育生涯中,教过多少学生恐怕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有一点成就的,除了几位大名鼎鼎的,还有在1985年全国工人武术赛上获优班奖的杨鸿义、在省武术队当过运动员,后来接他的班在体育局当武术教练的麦茂等人。可以说张学清对徐闻地区武术的复兴和走进鼎盛时期,做出了杰出贡献。也正是张学清的不懈努力,使得徐闻武术运动不断涌现出新人,令徐闻的体育发展史上的一段光辉岁月。也使得今天的徐闻武术成为湛江地区乃至广东省体育的一个基层底蕴深厚的优势项目。 

  而提到旅徐高凉人的新一代,就不得不提徐闻青年的新典范——有当地“农业神医”之称的卢仕达。卢仕达1977年出生于龙塘镇一个高凉籍移民村庄的普通农家,祖籍高州府信宜县。1995年他考取了暨南大学的生物工程专业,大学毕业后,卢仕达来到深圳生物制药公司当了一名月薪3000元的技术管理员,处在优裕生活中的小卢内心却不踏实,他脑海中常常浮现徐闻家乡老农为农作物欠收而茫然的脸庞。1999年,在得知龙塘镇掀起种植香蕉的热潮时,卢仕达再也坐不住了,虽然遇到资金方面的问题和来自家庭的重重压力,但他还是决定回到家乡建起了香蕉试管苗基地帮助家乡脱离贫困,并将自己在校所学知识都运用到种植上,50多万棵香蕉就这样健壮翠绿地生长在芳头坡村上。但11月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潮把30多万棵苗冻死了,小卢损失惨重,举步维艰时,他仍然坚持帮家乡脱贫的理想。又经过一番摸爬滚打,现在他的蕉苗基地已成为年产1000多万棵苗的粤西最大的试管苗基地之一,产品销往海南、广西、云南、福建等地,现在他最大的理想是打造出“公司加基地”的现代化发展模式,让千千万万的农户入股,带动大家致富。

  明清时期在徐闻县城和英利墟设立的高州会馆已全被废,但现在在徐闻地仍有高凉人的同乡会机构组织,这就是位于国营农垦的高凉暨广西同乡会,由此可知,高凉人在建国后知青仍有大批来到徐闻落户的,因为据《徐闻县志》•劳动工资一章中记载:当年的下乡知青中有茂名县393人、信宜县知青398人、吴川县知青365人、高州县315人到徐闻落户。不过这个同乡会只是农垦近几十年新到来的职工和民工的同乡联谊机构,和以前徐闻的高州会馆是不一样的,主要对象是县内六大国营农垦场、国营林场和盐场的乡情联谊会,服务性质也跟以前的会馆不同。

    本文发表于2011年4月24日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