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龙腋村,美丽生态之乡》——黄默语

时间:2015-12-28 15:02:18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默语

    你知道徐闻有个龙腋村吗?她是一个远离徐闻县城二十七公里的偏僻乡村。她很美丽,很生态。她象一个被瓜蒂系着的,漂浮在大海中的绿葫芦。
 
    她周边有三个海湾,分别是后海湾、北垒湾和东角湾。每个海湾各具特色,各有自己的故事。
 
    村的南面那个海湾,叫后海湾。湾滩上撒落着千姿百态的奇形怪石,大小各异,油亮油亮的,据说是当年龙王派驻的虾兵蟹将。海滩上面的水田里,还有一个泉目,常年喷着温泉,到了冬天,整个海湾蒸发着云雾,象仙境似的。
 
 
    村的北面那条海湾,叫北垒湾。不管是潮涨潮落,都很不容易看到海水,只见一遍绿油油的红树林。树林高低参差。刮大风时,渔人总是把渔船锚在这里。每当下潮后,总会有人到那里挖沙虫,熟练的一天能挖到十多斤。
 
    村的东面那条海湾,叫东角湾,相对小了点,没有石头也没有红树林,是一个洁白的沙滩。这里的水很蓝,映衬着沙滩,象是散落的珍珠,更象是龙王遗失的那条玉带。小孩子们常常在这里戏水弄潮,甚是快活。
 
    东角湾的岸壁,壁崖有六七米高。沿岸依靠着壁崖下,有四五十间茅屋,那就是村民养殖珍珠的工作的场所。每年的清明节后到当年六七月份,每间茅屋都有十左右个青男靓女在插珠。到了来年正二月,这里就是收获珍珠的最热闹的地方,购买珍珠的老板都是扛着一布袋一布袋的钱,有卖有买,不亦乐乎。
 
    如果你站在东角湾的壁崖上,远眺对岸,对面的海岸酷似一只展飞的天鹅,好像追逐而来,实在栩栩如生,甚是壮观。
 
    曾有一个古老的故事,传说对面鹅头墩是块风水宝地,叫天鹅地;龙腋村也是一块风水宝地,叫蛟龙地。不过,天鹅地在古时候已给风水先生找到,且让一个骆姓的祖先埋在龙穴。后来其子孙官至将军,但因他欺凌乡里,最后有个叫宗彪的人,为了报仇而故意破坏了他的龙脉,于此这个天鹅宝地就被稳住了。而龙腋村这个蛟龙宝地,曾经也有很多堪舆家来过此地寻找龙穴,但至今都无人寻得。
 
    村的西面象瓜蒂,壤接北海村。瓜蒂就是本村唯一的出口,是一条硬底化水泥路,向外连到北京天安门;向内分支着很多水泥小路,象人体血管图,连着村里每户人家,还有阡陌交错,通往地里田间,甚是漂亮。
 
    昨天,在县城有几个朋友要求我带他们到龙腋村来看看,因为我是本村人。我们没有开车,是搭车回来的。我们是在村口下车。
 
    刚下车你就可以看到有小超市,有饭店,有药店,有蔬菜收购站,还有几间农资店。远处那几棵大麻树下,聚集有十多个人在喝茶聊天。我的朋友对我说:“你们的村里的人真悠闲”。我们一边走着路,一边说着话,我对他们说:“我们村有几个集中点,每个集中点常聊的话题都是不同的,这个地方是黄常兄处,在坐的人大多都是在聊聊养殖鱼的话题;林方兄处是聊种植蔬菜的话题;柯晋兄处是聊养殖珍珠的话题;黄公平兄处是谈私彩;文化楼处就是老年人活动场所和看书、唱雷歌的地方。”
 
    要到村里去,得走半公里的路。公路两旁都是蔬菜种植地。两排绿色高矮参差的灌木,把路画得很长很直,每坵耕地之间,也被这长着齐腰高的灌木园垠格得一井一井的,甚是好看。
 
    路上过往的人很多,但大多数是开车拉着蔬菜去卖的。地里种作的人也不少,大多都是夫妻俩。那边地里还有一个一边种作一边唱着雷歌:“自古农人做百姓,夫耕妇随最恰样。不问官场和商贾,只求三餐酒够厢……”,我们听着,都小笑了一下。
 
    我们村里到处都是长满灌木,古树也特别多,大多数都是岸树和榕树,树龄最少也得数百年了。曾经听风水先生说过,村庄里如果岸树居多,女人相对长寿;如果榕树居多,一般是男人长寿多数,而我们的村里两种树都相对平多。我们村里的屋舍也很别致,栋栋两层洋楼,俨然地建筑在树里丛间,象是画里似的,甚是美丽。
我和朋友在家里稍息片刻,又到东角湾去看海了。
 
    要想下到海边,得从那边走十多米的陡坡路。我们准备下坡时,一个朋友指着不远处的地方问我,他说:“那座古筑是什么?”我回答说:“我们村里人都叫那个地方是“东宫”,据说是清朝时代的军事炮楼遗址。我小时候放牛时上去过一次,后来听说那里常闹鬼,就不上去了。”
 
    海边的人很多,有捕鱼的,有卖鱼的,有清理珍珠贝的,有喝酒的,有喝茶聊天的,有一边听音乐一边挑选珠核的,也有挑选珍珠的,但很遗憾,没有看到插珠和杀贝收珠的,因为已过插珠季节,而收珠的季节也还未到。
 
    前面的海里,有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小孩,划着船,时不时地从海里拉起网笼,,往船上倒了一下又往海里放,朋友问我:“那个小孩是在干嘛?”我说:“小孩是在捕鱼。网笼的口是向上的,笼里面放有鱼饵,把鱼诱进来就出不去了”。不一会小孩划着船回来,果然捕有七八斤鱼。
 
    村里的兄弟给我们煮了一锅梭蟹和一锅鱼。我们都吃饱喝够了,也正到傍昏时候,我们就不打算去后海湾和北垒湾玩了,起身和村里兄弟作别,回城了。
回城的路上,我还把龙腋村概况给朋友做了简单的介绍,我说:“龙腋村方圆3公里,土地平旷,有耕地2600亩。有348户人家,人口2000余人,90岁以上老人52人,80岁以上老人107人。驻有村民委员会;完全小学一所,村民文化大楼一座,基督教堂一座,工厂一家。主产珍珠、对虾、鱼、北运瓜菜等”,另外也把后海湾和北垒湾给他们做了简单的描述。
 
    他们听完我的概述后,翘起大拇指对我说:“龙腋村,可谓美丽的生态之乡!”
 
作者:黄国强    
2015年12月28日于龙腋村

 
作者简介

黄国强,笔名黄国强,现海南蓝之宇珍珠科技有限公司和徐闻陆之南农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业余作者。读初中时在<潮声>刊物发表小小说<赶海男孩>,诗歌<十月一>和散文<笔>等。曾被誉名文学神童。深圳报业集团社长黄扬略导师和原徐闻县文联主席陈堪进曾给过好评与肯定。读初中时因家穷辍学,也搁笔至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