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镇长夫人》——李来春

时间:2016-05-22 15:58:11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李来春


《镇长夫人》

李来春
 
  吴飞雁小姐的五短身材虽然不敢让人恭维,但她总自比有章子怡的下巴、有范冰冰的身段、有赵薇的眼睛、有周迅的灵气。富豪父亲为刚念完技校的她在烟草公司谋个职,收入颇丰。
 
  吴飞雁嫁给外表俊朗的寒门公务员张力生。当她看到别人对某位官太太恭维献媚之时,她就下决心要当官太太,且要当得威风气派。
 
  父亲的经济实力、哥哥的人脉关系及丈夫的勤智,终于圆了吴小姐当镇长夫人的梦。
 
  在描眉涂脸着装修发摸牌方面,夫人潇洒抛掷,毫不吝啬。靠哥姐们的资助读完大学的镇长,偶尔周济困难的哥姐,夫人的脸拉得如驴子的脸那么长。镇长的侄子考上大学,大哥来向婶子借两千块凑够报名费,夫人备好纸和笔让大哥写一张欠条。
 
  为了庆祝她当上镇长夫人的第一个生日,她在本地最豪华的涛景酒家定了五桌宴请各色朋友,夫人在一片赞美夸奖谄媚声中风光无限。肚饱酒酣之余,夫人逸兴横生,又去卡拉OK一回。夫人整晚摆阔弄贵风头出尽,不知老板为夫人的生日抛掷了一万块是何感想?
 
  她常凌驾在丈夫头上。自丈夫高升后,才学兼优的丈夫,便在夫人的眼里产生了威胁。丈夫应酬增多使她疑神疑鬼,查看丈夫的通话记录是她必修课程,丈夫每接一个电话,她必侧耳倾听。
 
  镇长的大学同学在母校举行毕业十周年集会,夫人明知配偶不在受邀之列却硬要随丈夫同行。镇长只好表面敷衍,趁夫人去发廊让发型师揉捏全新的发型之时,与一帮同学一溜烟跑回母校。当夫人扬着秀发回家发现丈夫蒙自己之时,夫人怒气冲天,把茶几上的东西横扫一地。当镇长结束了与旧日同窗开心的重逢回到家时,夫人便发出一阵竭斯底里的怒吼,硬是把镇长挡在门外,任凭镇长在门外怎样恳求,门依然不见一丝松动。最后在岳父的周旋下,镇长才得以进入家门,但受折腾远没结束。
 
  夫人相信男人有了第一次的公然反抗,必定会有背叛。有一次市里要对县的计生工作大检查,镇长忙得连周末都没空回家。夫人觉得丈夫有鬼,不管天已黑即刻从县城开车到四十公里以外的镇政府去侦查。看到丈夫与同事在办公室忙着查对资料,她才舒了一口气。镇长看到突然而降的妻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奈地皱了眉头且“唉”的一声叹。
 
  夫人经过对丈夫一系列的追踪纠缠,觉得丈夫又变得像以前那样对她唯唯诺诺、惟命是从。夫人软在沙发上看着情意绵绵的韩剧,这时镇长的手机信息铃响了,夫人抓起手机一看:“生,我已帮你拿到资料了,啥时给你?媚!”多亲密的称呼,多妩媚的自称,夫人的怒气窜到头顶,想不到丈夫还会与某个女性这么亲密。她即刻给叫做媚的女人回了电:“媚,你这狐狸精,别自作多情!不要白日做梦……”夫人用尽不堪入耳的言语来羞辱那女人。镇长头湿漉漉地从洗澡间出来,夫人蹦到丈夫的面前把手机塞到他手里,对他鼓着双眼:“你不老实交代,我决不罢休”!镇长一看完,惶急解释一通说媚是研究生班的同学。镇长对她又哄又献媚又是一大堆的许诺,并使出各种花招才把她拉出去散步,以拍拖时的风花雪月之温情来消灭这烟火。
 
  一个人无论多优秀,总会遭到嫉妒的,更不要说诡异的官场了。你身居要职,肯定有人觊觎你的位置,有人巴不得你从那个要位上跌倒下来,好让他们有机会去填充。哪怕你没有什么把柄让他们抓到,他们也会搜肠刮肚地设置圈套让你往里钻,把你弄得狼狈不堪身败名裂。夫人这种德行恰好中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下怀,给自己和丈夫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农历七·七,中国的情人节,本来说好那天晚上他们要去听涛公园罗曼蒂克一次,可是下午五时,丈夫来电话说要陪领导吃饭,夫人的心似一片片知秋的枯叶无奈地飘落。她内心的暗流撞击着礁石,烦躁、凄楚、愤恨,涌进她的脑袋。她无法冷静无法深思,想着丈夫一定在外面只知新人笑不晓旧人哭。好像上苍知道她的心思似的,这时一个信息来到她的手机上:你丈夫与他的情人在涛景的龙井房庆祝情人节。好啊!张力生!你这个伪君子!夫人连一秒钟的推断思索过滤都没有,即刻邀几个牌友风风火火赶到那个地方捕捉丈夫出轨的证据。她气急败坏地推开门,丈夫恰与一妙龄姑娘碰杯干酒。夫人看到的只是那姑娘的秋波暗递和丈夫的腼腆温情,她全然不视桌旁还有人。她猛地冲到丈夫身旁,抓起一杯茶泼向那姑娘。骚娘、贱货、妖女、狐狸精,所有能够损毁一个女人的名声的词都从夫人的嘴里蹦出来堆到那姑娘的身上。那姑娘听不懂夫人的方言,突如而来的尴尬使她僵在那里。镇长两只眼睛充满着血,象一只暴怒的狮子,一手抓住夫人的头发,猛力向墙上撞去。幸好有人把夫人挡住,把镇长抱住。“你误会了,这是县长的夫人。她与张镇长是大学同学。”大家的解释使惊魂未定的镇长夫人尴尬了,她定下神来看看,脸上挂着茶水的确实不是妙龄姑娘,但高雅的气质中不缺佳人的风韵。再看饭桌上,县长镇定的表情中掺杂着些许不快。镇长把自己狠狠地摔在椅子上,苦痛与愤恨已坚定他的决心——再不会去委曲求全,他要活得自在舒爽、活出男人的尊严!
 
  张力生倏地站起来,声音高亢且严肃:“吴飞雁,要么去民政局好合好散,要么法庭上见!”他把一串钥匙丢向吴小姐,再一次向县长和县长的夫人道歉,便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写于2013年8月
 
 
作者简介

李来春,教师,平时喜欢读读写写,偶尔在地方刊物、报纸和网络上发表文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