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跟着月亮回家》——陈帮德

时间:2016-12-14 17:10:19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陈帮德 图:陈俏玲

  母亲说,当你劳累的时候,你就跟着月亮回家。母亲又说,家是离心最近的地方。说前一句话时,母亲一脸的爱怜,总是系上围裙,不为别的,只是想方设法给我们做点好吃的,舔犊之情溢于言表。说第二句话时,母亲一脸的包容,总是用围裙擦擦椅子,再把已煮熟好吃的东西搬到我们面前,看着我们笑。母亲的平和温情一如皎洁的月亮。
 
  20世纪80年代初,家里刚分了责任田,我和父母亲、姐姐起早贪黑地劳作着。乡间的“双抢”(抢收、抢种)时节,日长夜短,太阳下山很久,田间才慢慢消退了酷热,特别是晚上,月亮从东方浮出头来为我摘去草帽,高高地悬在天上柔和的光弥漫着,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田间回家。母亲总不忘叮嘱我们:“别太累了,孩子快吃饭吧!”她边说着边把饭菜端上来。
 
 
  每天把一身疲惫丢在田间,带着对收成的渴望,我跟着月亮回家。月亮周而复始地悬在我的上空,也点缀着我的梦想。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回响:“走出田园吧,好男儿志向四方。”母亲说,找准了坐标就踏踏实实地向前走,孩子,你就能拥有未来的幸福。
 
  在外求学的几年里,我常常想着家里田间的事。那时挥动镰刀就像邂逅一种精神的锋芒,拢过穗头就能捆扎一种殷实的生活。如今离家远了,离书本近了,可母亲离思念近了,离月亮更远了。母亲、姐姐劳作的身影以及她们擦汗的细节,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家是我永恒的牵挂,跟着月亮回家,无言的月亮,在深邃的天庭,静静地发光。发光,却不是为了诱惑,只为了让那皎洁的光照亮田间,也照亮我,照亮一道纯净的小溪,照亮一条清澈的小河。总有一股向上的力量。
 
 
  在阳光照耀里,在月光疼爱里,乡村不就是城市的母亲么?
 
  在城市工作,大梦谁觉?在城市生活,大道多宽?我心照我行,我手写我心。心灵受伤的时候,我情不自禁搬来椅子,邀来明月抚慰创伤,然后复归平静。李白在《古朗月行》中写道:“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而如今,每当心灵劳累的时候,跟着月亮回家至少能寻觅到归宿的方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母亲提醒,劳累不仅是身体的,更是心灵的。从阳台洒进的月光与田间的月光不同,她有香喷喷的农家饭菜。思虑和思念随月亮远去了,但眼前和心里却亮堂了——只要手扶春风般的信念,在奋斗的航程上就不会失方向。
 
 
  我一直喜欢月亮,喜欢它的轮回,尽管有阴晴圆缺,但明月总是有的,轮回总是不变的规律。月亮溢满窗台,柔和地泻落到书桌上,我和我的笔就沉醉在这和谐的时空里。还是杜甫的《月夜忆舍弟》说得好,“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我也爱母亲,却和母亲爱我不一样,我的爱是溪流,母亲的爱是海洋。芨芨草上的露珠,又圆又亮,那是月亮给予的光芒,八月的日子,半是烂漫,半是辉煌!那是秋风走过的地方。我的欢乐,是母亲脸上的微笑,我的痛苦,是母亲眼里深深的忧伤,我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却总也走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是的,跟着月亮回家吧,记得故乡,记着劳作。
 
  如今,不管我在哪里,都忘不了母亲那句语重心长的话:当你劳累的时候,就跟着月亮回家。

 
 
作者简介

陈帮德,徐闻县文联干部、徐闻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