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旅游 > 徐闻印象 > 正文

年来了,你还是那个爱放鞭炮的徐闻侬吗?

时间:2017-01-06 11:13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陈帮德 阅读:
过年放鞭炮
过年放鞭炮(maimai 摄)

  原题《过年放鞭炮

  孩提时,我总盼着新年快点到来,在新的一年中长大长高,也是作为父母亲的心愿。按照雷州半岛的年例习俗,新年来了,家庭再穷的,父母都要想方设法给自已的小孩买新衫新裤新鞋穿,让孩子有个过年的好心情。但是,对过年穿戴光鲜,有漂亮的衣服,漂亮的鞋子,我并不在乎,而在乎的是父亲能给我买几串一百响的鞭炮,在过年时放个过瘾,我就心满意足了。
 
炸虾饼(叶奕锐 摄)
炸虾饼(叶奕锐 摄)
 
  我记得,当时一串百响的鞭炮一盒是六角钱。平时,父亲给我一分二分的钱,让我买嗜吃的炸虾饼,我总舍不得买,而是一分一角地积攒起来,藏在隐秘的地方,新年来了,就拿出来买鞭炮。后来,父亲发现后,他对我说:“侬,你还是买个炸虾饼吃吧,过年我会给你买几串又长又响的鞭炮。”我虽然不相信父亲的话会是真的,但心存感激。
 
  那年,新年即将到来,除夕前的几天里,村里的大人忙忙碌碌的,做叶搭糯米饼的,生火起炉蒸大年糕的,每家每户的伙房里,炊烟袅袅,热气腾腾。我家也同样的热热闹闹。尽管父母再忙,也容不上我插手,因为我帮不了他们的忙。到了晚上,我独自上床睡觉,钻进被窝里,老是翻来覆去,耳边当响起父亲要给我买几串又长又响的鞭炮的话来时,一个人乐滋滋地笑,不久便飘飘然然地进入了梦乡……
 
做叶搭糯米饼(maimai 摄)
做叶搭糯米饼(maimai 摄)
 
  父亲果然没有食言,过年给我买了几串又大又长的鞭炮,我一时欢呼雀跃。因过过年有了这几串鞭炮,村里的小伙伴们就众星捧月般跟着我,脸上就显得光彩,豪气十足,他们就会听我使唤。诸如到晒谷场、屋前屋后放鞭炮,他们就会小心翼翼地帮我拆开纸包,拉着长长的一串串的炮竹,还让他们帮我点着香条,我就把点燃的香条,对着灰色的炮引线点着。然后一串串的引燃的鞭炮就“啪啪叭叭”地响了起来,看着地上一片一片的炮纸,大家乐得都抿不上嘴巴。有的直往炮纸堆里去抢哑炮,能捡到一枚哑炮的小伙伴便乐绵绵地走开了。
 
  最有趣的还是在大片的空地上放炮。在空地上,大家围成一个人圈,谁都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炮子,吹吹燃着火苗的香条,左手叉腰,右臂伸直,脸撇向一边,把炮引燃抛到圈里,“叭”地的响声一个接一个,连续不断。有的小伙伴喜欢搞恶作剧,佯装着把炮点燃,直往人堆里扔去,胆小的小伙伴抱头鼠窜,捂着耳朵走开。后来听不到响声,才知道上当受骗,大家都骂佯装放炮的人吓人,罪该万死。
 
贴春联(maimai 摄)
贴春联(maimai 摄)
 
  如果到了野外玩耍时,发现有鸡群正在四处觅食,小伙伴们就把鞭炮悄悄点燃往鸡群里掷去,“叭”的一声,鸡飞毛落,“咯咯”地叫个不停。小伙伴当为取乐,一路小跑嘻嘻哈哈地笑着离开了。要是在路上,坡头坡尾发现有大洞小孔,小伙伴们将鞭炮放进洞里,插进孔门,然后点燃,火苗嗤嗤地直冒,一声闷响,残土炸飞,留下大大的窟窿,火药味直往外飘了出来。
 
  有时候,小伙伴把他们到各家各户或祠堂庙宇里捡到的哑炮都集中起来,大家动手剥开纸皮,掏出灰色的火药,装在长长的竹筒里,安上引爆的引线,拿到偏僻的地方,在黑夜里点燃,顷刻间一股青烟袅袅升空,喷出的火焰像烟花一样映红了每个小伙伴单纯无瑕的粉脸……
 
鞭炮(maimai 摄)
鞭炮(maimai 摄)
 
  随着年龄增长,我对过年放鞭炮渐渐地失去了兴趣,但当时那种童趣乐趣,我没有淡忘,依然记忆犹新。一次,在整理橱柜旧物时,我发现儿时珍藏的一盒鞭炮,表面包的红纸虽然淡了,但我还是爱不择手,好像那浓浓的火药味,还很香很香的,不时地诱引着我……
 
  现在人们环境意识增强了,过年放鞭炮也就讲究了。一般要指定地点指定范围才能放鞭炮。并且意义也有所不同。特别是目下公司开业典礼,酒楼开张,婚宴等场所,燃放的鞭炮是千响万响的,炸得昏天暗地,碎纸铺地,红红的一大片,那是图个吉利,喜气进财。儿时过年放的鞭炮,那是一种心灵的寄托,是一年盼一年的精神向往,获得有一个好的兆头。两者的意趣是迥然不同的。
 
  再见了,儿时过年放鞭炮的时光。
 
 
作者简介

陈帮德,徐闻县文联干部、徐闻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