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米行老巷和徐闻旧时的粮食贸易

时间:2017-02-06 23:12:19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何强 图:曾青
旧时广府米商怡合号所住的骑楼
旧时广府米商怡合号所住的骑楼

  我们知道,民以食为天,粮食是人体热量的主要来源,也是人类生存最起码的物质条件,而大米是我们南方人的主食,于是老式的米行和米店就是南方人饮食文化中最基本的记忆元素。本县粮油集市贸易,巳有悠久的历史。从徐闻建置开始即有粮油集市贸易。清朝光绪元年(1875年)后,在徐闻经营粮油的,多是从海南、高州、廉州、新会、顺德、广州等地来的商人。其时最大的粮油商号是海南“文邑会馆”开办的源兴、源成和“广府会馆”的悦合米铺,既酿酒、榨油又经营粮油和豆类,生意十分兴隆。民国时期,全县有20多个集市点,常有粮油贸易的,除县城外,东边有龙塘、前山、曲界、锦和,西边有迈陈,北边有下桥、英利,东北边有石板。这些集市点,不仅有专营或兼营的米铺、粮摊及来往贩运粮食走商(当地人称雷州客),而且每逢圩期(县城三天一圩、区乡圩镇二天一圩)还有不少农民担稻谷、花生及其它粮油产品上市销售。较为热闹的有前山圩,每逢圩日,上市的粮油來自龙塘、曲界、锦和、下洋四个地区,原老圩“油公园街”,从街头到街尾几乎挤满了粮油摊贩,多时有200多担,少时100多担。民国末期至建国初期,粮油贸易更为昌盛,全县专营或兼营的米商发展到72家。其中县城16家、曲界12家、前山3家、迈陈8家、龙塘4家、下桥6家、锦和9家、下洋3家、和安6家、外罗3家、西连2家,资本最大的是曲界圩的怡合米铺,资金额达8千元光洋,其次是县城的泰和米铺,资金有5000元光洋。私营油坊全县统计有34家。
 
旧时米行的内仓
旧时米行的内仓

旧行米商的铺号
旧行米商的铺号

 
  徐闻的米行街就是现在的龙尾武东街,这是徐闻古街巷中保存得比较完好的旧址,而且在当地,古米行巷的知名度是颇高的。顾名思义,米行当然就是专门卖米的地方之意。而米行巷作为以一个行当的名称来命名的街区至少有几百年了,由于对它的历史不清楚,所以我们又考证了一番:徐城初始建于元代,兴盛于明清时期,古时以龙尾街和民主街为主,登云塔为中心,大街小巷,纵横交错,加上大户人家(曾宅、杨宅、刘宅等等),以及明清时期广府会馆、高凉会馆、潮州会馆、海南会馆、钦廉会所等等,商号林立、行头齐全,店栈星罗棋布。每逢墟日(逢三、六、九),各地商贾、城内及邻近百姓皆赶来趁墟和做买卖,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据旧志载:清朝时的徐城有米行、牛墟、羊行、鸡行、糖寮行、槟榔行、蕃薯坡、猪仔行、油行、蔗尾行、屠宰行、鱼行、竹子行、打铁街、典当行等等。——而在这些古行当中,由于岁月的变迁,大多数行铺已是荡然无存!
 
庭院深深深几许——徐闻米行古巷的真实写照
庭院深深深几许——徐闻米行古巷的真实写照

米行街后巷的大榕至今仍然茂盛
米行街后巷的大榕
 
  而据有关史料所记载:徐城古称宾朴村。元朝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徐闻县署从西南沿海的麻鞋村迁于此,虽贵为县府的所在地,但其地仍称为宾朴村。据考证,徐城自元朝至元年间成为县署后即开始建立粮食仓库和有米行了,明代中末期开始即有广府商人千里迢迢来此地开设米行和米店了,不过当时的米店和粮仓都建在西门村临近城门外一带的,因为当时西门村这里的运输极为方便,但是在倭匪连年侵扰的年代它又无屏障阻挡敌军,所以往往又成为敌军抢掠的目标。明朝天顺六年(公元1462年)当时徐闻县城被来犯的倭寇集结进攻,由于当时西门外的粮仓和米行率先被匪军攻占,库藏的粮食被洗劫一空,所有的米店也被匪军控制并洗劫抢掠,米行和米店老板和员工也都或被杀或逃跑四散,导致城内军民无粮可供,最后城门被攻破,县治也在无奈之下被迫迁往海安千户防御所城暂时安置,因为那时朝廷在那里长年驻有重兵把守!数十年后朝廷出兵、军民经过浴血奋战后彻底荡平海寇,县城才又重新从海安所城迁回宾朴村。痛定思痛,当时的徐闻县知县平纲带领县民重新筑起城墙,经过数十年的不断增修加固后逐渐形成规模。到了明朝嘉靖四十五年(1561年),新到任的徐闻县知县方逢尧在县民和商户的支持下,又增加了护城河和月城,因建有古城垣,又历为徐闻县县署驻地,因宾朴村只是一个村庄的名称,故方逢尧知县在广泛征询居民的意见后遂把宾朴村改称为徐城,并一直沿用至今。虽经县民和商户的不懈努力,故城已重建完成,且当务之急就是重建粮仓和粮行来保证居民必须的粮食供应,为了吸取教训,米行巷和粮仓也从西门外迁到了临近东关城内的现址,且为防敌军来袭击并派兵把守和专人放哨,于是米行巷逐渐形成一条街,并以“米行”来命名为街名。据了解,在清末和民国时期,今米行巷一带大约还有米店2、30家之多,都是私人开办的米行或米店。除米行外,还有粮油和其他日用品的商行集中在附近一带,也都是由广府籍人在经营。米行巷不仅是粮米油的集散地,旺盛的人气使得这里也成为当地的主要商业区之一,酒楼茶馆和旅店在附近街道也有很多,规模较大。米行巷一带兴盛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上世纪初,由于清末民初时空前绝后的徐闻匪乱的发生,当地人四处逃难,人员锐减。这场匪乱前后持续了近二十年时间,也使全县人口从28万多减至不到4万人,随着这场浩劫使人口数量的急剧下降,也直接导致了米市日衰,随着时代的变迁,米行巷老街昔日的昌盛早已谢幕。如今,走遍整条米行巷,一家米店的踪影也寻不见了,只剩下一间间矮小破旧的老房和一些新建的楼房参差不齐地并排着,很不协调,比较难看。而且整条街由于太窄太逼,也很少有人走过,很难想象当年客商云集、人流熙熙攘攘的景象!
 
走进一户旧时米商的后院
走进一户旧时米商的后院

徐闻从明代保存至今的米行东街石巷
徐闻从明代保存至今的米行东街石巷
 
  解放后,所有私营粮油商家皆被公私合营,原大粮商产业被没收打倒。1951年国营粮食贸易比重随之由原来的14%增至90%。1953年12月20日,中央政务院《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命令》的精神,徐闻县颁布了《粮食市场管理暂行办法》,取缔粮食投机,至此粮食购销已全面国有化。
 


 
  在不断变迁的历史长河中,古米行巷作为一个事物的变化虽静悄然无声,却直达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对于米行巷的描述只能用一种怅然的历史感来形容,而古“米行”也是即将消失的传统生活的一个真实而虚幻的缩影。





民国末期徐闻县内部分私营粮商一览表

铺   号 地   址
东兴号 徐闻县城
怡合号(广府人黄瑞元所开设) 徐闻县城民主路
民天记(青云坊曾宅人所开设) 徐闻县城民主路
源兴号(海南人邢氏开设) 徐闻县城民主路
源盛号(海南人开设) 徐闻县城民主路
遂记 徐闻县城
华记 徐闻县城
天德号 徐闻县城
天仁号 徐闻县城
荣利号 徐闻县城
关盛号 徐闻县城
冯丰盛号 徐闻县城
德兴记 徐闻县城
泰和号 徐闻县城
南昌 徐闻县城
兴泰 曲界旧圩
和源 曲界旧圩
茂合 曲界旧圩
万成 曲界旧圩
源和 曲界旧圩
锦香 曲界旧圩
仕兴 曲界旧圩
怡合 曲界旧圩
世勋 曲界旧圩
万合 曲界旧圩
源昌 曲界旧圩
合发 曲界旧圩
罗木贞 迈陈旧圩
唐世兰 迈陈旧圩
龙才记 迈陈旧圩
黄有烈 迈陈旧圩
林赞有 迈陈旧圩
陈均昌 迈陈旧圩
吴兴汉 迈陈旧圩
振兴 迈陈旧圩
德记 迈陈旧圩
成丰 锦囊旧圩
日乔庄 锦囊旧圩
南利 锦囊旧圩
四昌 锦囊旧圩
永昌 锦囊旧圩
祥合 锦囊旧圩
宜顺 锦囊旧圩
联昌 锦囊旧圩
横昌 锦囊旧圩
同安泰 锦囊旧圩
裕兴 濂宾旧圩(下桥圩)
兴廉 濂宾旧圩(下桥圩)
太生 石板圩
学广 石板圩
文瑞 石板圩
同仁 石板圩
生昌 前山旧圩
盈昌 前山旧圩
联吉 前山旧圩
妃生 下洋旧圩
王妃代 下洋旧圩
张受 下洋旧圩
邓有曲 下洋旧圩
永兴号 龙塘旧圩
许发记 龙塘旧圩
有利 龙塘旧圩
邓贵 龙塘旧圩
陈妃德 麻罗圩(外罗圩)
胡妃堂 麻罗圩(外罗圩)
德利 麻罗圩(外罗圩)
发昌 锦囊上水圩(和安圩)
中兴 锦囊上水圩(和安圩)
陈昌鸣 锦囊上水圩(和安圩)
陈其仁 锦囊上水圩(和安圩)
叶兆芳 锦囊上水圩(和安圩)
陈安诗 锦囊上水圩(和安圩)
豆仔兴 西连圩
惠新 西连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