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徐闻县白沙埠年例大型社戏

时间:2017-02-24 14:13:55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何 强 图:叶奕锐

  徐闻白哉戏又名海南戏或琼剧,是海南和徐闻特有的地方剧种。这种戏剧在全县各乡镇皆时常有演出,它出自明代的海南琼山县,由于海南人及其后裔在徐闻众多,而且徐闻人一般都通晓海南话,所以白哉戏又是徐闻人民最为喜爱的戏种之一。而年例的戏曲汇演中又以白沙埠的最为盛大,四乡八邻前来观者甚众。白沙埠位于徐闻南部沿海,宋代建村,明朝万历年间便是雷州著名的渔埠和商埠,其地为白沙滩,故名。白沙埠的建设主要开始于明代,历经明清两代的建设扩展,到了清代晚期,白沙埠已颇具规模。据清《徐闻县志》记载:白沙古埠因地处海口镇对岸,海面宽阔,红坎湾附近水势平缓,舟蚁汇聚,商贾云集,通过白沙埠和海安港大量输出徐闻的沉香木、土糖寮、南药高良姜和槟榔、红白藤等土特产,从广州、合浦、西营、海南等地换回煤油和大米、布匹、陶瓷等物品。明代天启五年(1625年)白沙埠上宫人韩继善、韩祖廉和韩祖询三叔侄见旧的码头太狭窄,且又已崩塌,于是出资五千两白银,又从雷州府城和海南海口府城雇请来了几十个手艺高强的石工匠,在白沙埠下市最繁华的地带修建了一座码头,那时,各种大货船拥挤于此,占了半边海面,小木船和机帆船停靠在红坎湾至朋僚湾长达几华里的海边,甚是壮观!而大码头上白天人流不断,夜晚人们打着灯笼火把装卸货物,通宵达旦。这堪称雷州古商埠的历史丰碑!后来,由于海安港的日益崛起,并利用港阔水深占领了强势地位。白沙埠的通商地位逐渐被十几公里外的海安港取代,逐渐冷落沉寂。
 


 
  当时,由于地缘关系,白沙埠又以琼人居多,成为渡雷琼人的主要聚居区之一。时至如今,白沙埠当地农村每逢农历佳节,就会表演白哉戏(海南戏、琼剧)、排头灯、八音合奏等传统节目,这些在白沙埠及其附近一带广泛流传的地方戏曲、音乐及其他民间艺术,都仍保持着浓郁的海南文化特色!
 


 
  白沙埠的历史悠久,在白沙埠附近的红坎村曾发现和出土过庞大的汉墓群。到了宋朝,宋代名臣韩琦的第四代孙韩约率家眷从河南商丘迁徙到白沙埠定居。到七代孙白沙埠人、朝廷武冀大夫韩显甫,留下韩公诗碑。到了明朝,海安千户所城就设在白沙埠西南方,与白沙埠隔海相望,而且在白沙设置了白沙炮台和白沙社。白沙埠的先民们,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常常苦于无力把握自己的命运,于是只好将其寄托于冥冥神灵。由于古商埠的发展,白沙埠的庙宇也随之香火兴盛。先民所信奉的,不一定是儒、佛、道那主流宗教,而是泛神主义,祠庙里所供奉的神灵多种多样。白沙埠如今较为有名的古祠庙有妈祖庙、白马庙、关帝庙、忠邬王庙、雷王庙等等。
 

 
 
  白哉戏(琼剧)是在明代海南流行的杂剧(源于弋阳腔)的基础上,吸收闽南戏、徽调、昆腔、潮州正音戏、白字戏(潮剧)、广东梆黄、和海南民歌、歌舞八音、傀儡戏、道坛乐曲等逐渐形成的一个弋阳腔支系的地方剧种。而在徐闻县的白沙埠的传统,每年正月廿七、廿八、廿九都会汇演白哉戏,场面热闹非凡,四乡八邻皆赶到白沙埠欣赏这场“文化盛宴”。白哉戏的文戏(唱曲戏)源于弋阳腔,杂以四平、青阳二腔,属曲牌体制,滚唱发达,带帮腔。
 


 
  白哉戏曲调可分两个部分:前期是带帮腔的曲牌体。后期演化成板腔体。白哉戏的乐器,有丝弦类、弹拨类、管吹类、打击乐类等三十多种。其中竹胡、二胡、二弦、大小唢呐、大喉管、短管均可当主乐器用。大小唢呐有别于其他剧种的乐器,很有特点,它能衬托欢乐、悲怨的戏剧气氛,作用很大。
 


 
  其实,至于这种白哉戏(琼剧)在徐闻的兴盛早已有之。徐闻位于广东雷州半岛南部,与海南岛一衣带水。琼州海峡造成了距离,但却无法隔断彼此之间的联系。由于人口来源的相近性,使雷州半岛南部徐闻的语言与海南地方方言十分接近。两地民间敬仰同一个伏波将军,拜祭同一个冼太夫人,供奉着同一个妈祖。就连历代的被贬官员,也是先到雷州半岛再到海南的,宋代被贬儋州的苏东坡以及现今海口五公祠所纪念的李纲、胡铨、赵鼎、李光,都能在雷州半岛找到他们当年吟诗作赋的踪迹。从语言、饮食、习俗,到气候、资源、物产,海南与海北的相近性可以顺手拈来。
 


 
  徐闻县在明清时期就有业余琼剧团,从明清起至今,常有海南本土的专业戏班和业余琼剧团到徐闻演出。民国年间,角尾、龙塘、迈陈、城南、白沙埠、海安一带的群众也曾组织过业余琼剧团,经常在当地演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