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雷歌 > 正文

徐闻“雷歌班子”感悟猴子戏虎

时间:2017-03-17 07:38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编写:简陈明 阅读:

  编写:简陈明
  图片:来源网络

  3月16日,在微信中传播着这样一个视频:一只猴子攀爬在树枝上,戏弄地面上两只老虎。猴子时而拍打虎头,时而牵拉虎尾,时而用树枝抽打虎眼,时而跳到地上挑逗老虎……
 
 
  这个视频令人捧腹大笑,“雷歌班子”的歌神们看了这个“猴子戏虎”视频后,纷纷唱歌抒发感悟,或赞扬,或批判,褒贬俱来。或喻外强中干之人,或喻狐假虎威之徒,或喻惹是生非之辈,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朱孔 唱)
狗酸拿虎来调戏,
虎尾玩完玩虎鼻;
两虎被弄心力瘁,
气在树丛眼圆圆。
 
(简陈明 唱) 
这个狗酸不识死,
胆大傻蛮拿虎欺,
只放树断跌落地,
骨都无条死有余。
 
狗酸啊
不雄也和虎斗气,
和虎纠缠惹是非。
只放给虎拿倒你,
骨都无条度路棋。
 
(朱孔 唱)
老虎活雄都无用,
狗酸当猫来玩松;
这事一下难判断,
你讲猴雄是虎雄?
 
(简陈明 唱) 
狗酸看是哪日死,
假精逞能拿虎欺。
只放日日偌做玩,
好马失蹄看哪时。
 
傻人假精也是咪,
也似这猴拿虎欺。
识两步咪拿倒呃,
不知今时是何年?

 
(曾权 唱)
胆大妄为狗酸子,
老虎面前不识惊,
戏弄老虎总无奈,
枉做兽王给猴骑。
 
(陈有文 唱)
狗酸无聊将虎戏,
拔罢耳婆又丢鼻,
久子又摸虎屁股,
终有一日失蹄时。
 
有人也和狗酸式,
无事无由拿人欺,
吃饱肚肥弄盘碗,
看你哪日睡路棋?
 
(朱孔 唱)
老虎确实不是咪,
睡在柴丛给猴欺;
狗酸天生好身手,
走壁飞檐好自如。
 
(周小莲 唱)
猴子精灵谁都见,
胆大过头把虎欺;
猴戏老虎脚到耳,
虎威全无气昏迷。
 
狗酸它
爬树逞能偌现世,
兽中之王都敢欺;
假如树枝被折断,
尸体全无悔嫌迟。

 
(曾权 唱)
狗酸有时想娘子,
也似猛男心定定,
老虎揽泊都敢捏,
好咪吃平去行城。
 
(简陈明 唱)
狗酸啊
识咪不使偌现世,
不使逞能拿虎欺。
你会爬树是不错,
虎跃一轮几丈余。
 
逞能欺人不足取,
莫渴依雄拿人欺。
哥娘活粗听枪响,
睡土哗哗悔已迟。
 
(黄琰 唱)
老虎称王在山里
百兽恭维自高居
却被狗酸来戏弄
气暴如雷无奈矣
 
老虎威猛百兽惧
攀树无能给猴欺
大象常被老鼠咬
各有所能不差矣
 
(周小莲 唱)
老虎与猴玩游戏,
猴子称王把虎欺;
胆大伸手摸屁股,
气死虎王眼圆圆。
 
狗酸戏虎弄把戏,
摸完虎头摸虎鼻;
老虎气急把猴赶,
猴子匆忙已逃离。

 
  (周小兰唱)
狗酸摘桃这架式,
千古流传名不虚。
狗酸呐无两步子,
老虎面前敢竖旗?
 
(陈俊姐 唱)
惊叹狗酸有胆量,
敢拿兽王来戏弄;
这猴确有真本事,
才拿虎王不当王。
 
两个老虎在林里,
遭遇猴来偌做欺;
拍打虎头挽虎尾,
无可奈何气眼圆。
 
(简陈明 唱)
传说老虎请师傅,
拜师猿猴学功夫。
学几日说咪都始,
猿悔当时收错徒。
 
这老虎
未学几步就自负,
气坏猿猴这老师。
猿师傅
爬树这步不肯教,
虎呐至
功夫今日学半途。
 
不识爬树遭猴戏,
老虎技穷受猴欺,
当初爬树呐学倒,
不至今日气昏迷。
 
(周年 唱)
狗酸生倒包天胆,
敢摸虎头虎缆泊,
人都惧怕几分虎,
看来它不讨路行。

 
(朱孔唱)
不管幼虎或老虎,
都要技强有志步;
身无功夫人欺负,
打仗必然输灵猴。
 
这猴就是有步亩,
敢吃敢摸烫山芋;
老虎身上敢捻風,
敢在虎头乱倒摸。
 
(简陈明 唱)
不受人欺要识咪,
识咪别人不敢欺,
识咪自己底气足,
打它也同捻娇蜞。
 
(周小莲 唱)
老虎称王威震世,
今落平阳被猴欺;
拔虎毛鬃抓虎尾,
戏弄兽王在今时。
 
(吴丽梅 唱)
虎王何时运偌背?
遇倒今日这狗酸;
爪俐牙长难施展,
虎落猴林遭猴蹂。
 
猛虎啊
你那活雄都是假,
碰倒灵猴气你病;
揪你耳婆摆你尾,
你眼活圆当生盲。
 
老虎啊
百兽之王生偌式,
活能不平狗酸牠;
瞪眼献牙谁惊你?
摘你头颅剥你皮。

 
(周小兰 唱)
猴子聪明是本性,
给它安名狗酸精。
人类前身他称祖,
敏捷思维并机灵。
 
(陈俊姐 唱)
狗酸穿梭树枝里,
来回自如把虎欺;
老虎山中它称霸,
上树无门步难移。
 
这两个虎枉做虎,
披番虎皮无套路;
不识功夫怎怎打,
给猴玩晕只炉炉。
 
(杨大江 唱)
百兽之王名要改,
老虎今日头放低。
它给猕猴弄公子,
无脸见人快扔鞋。
 
(黄琰唱)
老虎好比今美帝,
倚霸倚强高高居,
中国就是孙猴子,
弄它头眩眼圆圆。
 
狗酸摘桃这招式,
弼马当年经常施,
王母蟠桃都敢摘,
老虎美贼摘有余。
 
(蒙婉冰 唱)
狗酸弄虎气死死,
世事无常想变天。
韩国这个狗酸子,
虎头拔毛死有余。

 
(陈俊姐 唱)
美帝也似这老虎,
外强内弱拾倒喊;
中国不怕美称霸,
出招制擒有智谋。
 
(简陈明 唱)
老虎也似这美帝,
看似庞然都惊它,
奈何拉登萨达姆,
炸它大楼烧美旗。
 
雅有韩国这契弟,
披番虎皮头欹欹,
狐假虎威建萨德,
大祸临头苦嫌迟。
 
(周小莲 唱)
韩国这轮替人死,
引萨入韩胆包天;
美国把它当棋子,
首相下台变死棋。
 
(曾权 唱)
这虎识活像美帝,
欺小依強诡计施,
谁料遇着狗酸子,
山中兽王威扫除。
 
原来这虎披外衣,
举手高高想遮天,
一旦伪装被剝去,
不敢称王举白旗。
 
(陈俊姐 唱)
这虎识活像美帝,
到处称王想占天;
无奈猴子有本事,
摸鼻摸头乱它棋。
 
老虎历来是强势,
百兽之王谁都欺?
无奈狗酸偌戏弄,
猴欺虎王真是奇。

 
(陈光明  唱)
你说生死不生死,
虎在森林被猴欺。
有势有力莫傲慢,
英雄要防落衰时。
 
自古称王靠权势,
没有实力遭人欺。
如今凶猛难称霸,
科技高明呐胜矣。
 
(朱孔唱)
这个老虎不是咪,
无学无术脚俐俐;
恰似山中空肚竹,
净肚白肠孔圆圆。
 
这种老虎多得是,
内心恶毒挖心机;
日日伸手卡拿要,
巧设名目捞大钱。
 
这样老虎早该死,
剥它虎皮割它尸;
拿它去扔外罗港,
臭尸漂流千万年。
 
(简陈明 唱)
这虎贪婪讨打血,
吃肥圆圆像傻瓜,
无德无能脑壳弄,
依势吓人这番皮。
 
有些干部是这货,
不学无术瓶中花,
当官欺负老百姓,
执法敛财只横横。
 
(陈俊姐 唱)
有一些人像这虎,
表面威严大老粗;
无实功夫肚弄弄,
金砖原来里是土。

  互动媒体:
  《雷人雷歌》杂志
  《雷人雷歌》公众号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