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旅游 > 徐闻印象 > 正文

徐闻古港抒怀

时间:2017-04-05 08:41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陈帮德 图:陈世江 阅读:

  万里无云的天空仿佛被清水洗过似的,那般纯净,湛蓝;风万般轻柔,摆弄着撩人的空气,这里便是徐闻古港所处的海边。它沉默在千年的历史里。不知是故人的呢喃,还是海浪的坚持,而成了渔夫出海归来做了个长长的古老的梦,使那些被埋藏的故事一个一个地述说开了。虽然历经沧桑风霜,它还是留下了八卦航标灯基座、枯井口、烽火台等古迹。
 
△大汉三墩
 
  在人们的眼里,古港老了,风雨侵蚀它的身骨,让它饱含风霜,皮肤干瘪,不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甚至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它被人们遗忘了。潮起潮落,时光变迁,新的旧了,旧的湮灭了。一场长长的古老的梦在某个清晨被拂去了灰尘,赤裸地站立在一双双陌生且惊奇的眼里,在历史文化的长河里你被发掘了,先后发掘了出土大量的海外舶来的琥珀珠,玛瑙珠、水晶珠等饰物。早在两千多年前,汉武帝派船队携带黄金、丝织品等,从徐闻出发,沿北部湾直至越南海岸一路南行,绕过马六甲海峡,到达印度南部,再转斯里兰卡,然后将沿岸交换的物品载回中国。东汉史学家班固的《汉书·地理志》中有明确的记载:“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卢没国……”汉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是它现在的名字。
 
 
  我站在古港的石坝上,远眺一望无际的大海,那汹涌澎湃的浪涛声仿佛千军万马般浩浩荡荡飞驰而过,迷离里似乎看到了一艘艘远洋的船乘着浪花,满载而归,他们把向往,把繁华带回来了。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记:“汉置左右侯官在徐闻南七里,积货物于此,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故谚曰:“欲拔贫,诣徐闻”。停泊船只的港口现在停靠着许多的渔船,每艘鱼船都挂着汉旗,在日光里就像是人生的航标灯。也许是风大了些,汉旗在风里发出响亮的啪啪声,仿佛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前行中的脚步声,它们是如此的铿锵有力。我穿过长长的石坝,看见几位渔夫在抽着水烟,淡淡的烟雾包裹着他们黝黑的皮肤,炯炯有神的双眼直视着大海,似乎在思量着什么是那么的入神,也许是被这些面容感染,我也随着渔夫的视线看了过去,宽阔的大海,向更远处绵延,在看不到尽头的一方寄存着人们的念想,或许是渔夫的信念,又或许是执念,这饱含浓郁的感情不是我能探窥的。质朴的渔民们,他们几辈人都以捕鱼为生,在浩瀚神秘的大海里破浪前行,风雨兼程,造就了勇敢与坚定,是他们守候归来的力量。我听渔夫说:现在是休海时期,禁止大船出海捕鱼,所以大伙儿聚在海麻树下纳凉来了。确实,夏季还没来,南方以南的徐闻已经有夏天的温度了。
 
 
  不远处的岸滩上长着大片大片的红树林,海鸟的家就在这里。每年一到冬季,成千上万只从北方迁徙到南方过冬的鸟儿会在这里筑巢,构筑第它们的家,这些鸟儿的到来让寂静的晚风开始躁动起来,橘红的晚霞染红了这一片天,跳动的,热情的,是那般妖娆明媚。裸露的沙面爬着许多惹人怜爱的小动物,它们有螃蟹、海螺,长在石头上的海蚌,各种各样,色彩明丽的海贝;在有水地方总能看见几条小鱼优雅地摆动着尾巴,在水里怡然自得,当然还有许许多多我叫不出名的鱼儿。长长的石坝是由一块块石头堆砌的,千百年来依旧坚如磐石,并且保护了当地老百姓免受海水侵蚀,受它恩泽的老百姓们扎根于此,繁衍了一代又一代,人们和古港互相依靠,互相依存。
 
  这个港口承载着人们对生活的期盼,它的厚重只有大海知道,它的质朴只有土地知道。正因为是古老的存在,才担当得起追逐者最初的梦。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