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神州菠萝第一村——徐闻愚公楼村

时间:2017-04-27 14:40:32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何强
中国菠萝第一村—愚公楼
神州菠萝第一村——徐闻愚公楼村(陈世江 摄)

  一、愚公楼名称的来历

  众所周知,中国人有句话耳熟能详的谚语叫愚公移山。而在徐闻县的曲界镇就有一个以盛产菠萝而闻名于世的村庄叫“愚公楼”村,而且这个愚公楼村所生产的“愚公楼菠萝”大名鼎鼎。但这个“愚公楼”名称的来历和为何“愚公楼菠萝”威名远扬,这就要从清末民初说起,查《徐闻县地名志》上的记载,原来,在清朝咸丰年以前,这里是个集墟,名叫麻寮墟。它除了一般交易之外,主要是大量对外输出菠萝麻(这种菠萝麻并不是现在的菠萝,而是一种以前徐闻当地人称之为“高麻”的制纤维为主的植物,其外形似今之菠萝植株,无果,取其叶片榨麻,为当时纺织品高级原料)。港、澳和东南亚等地的外商曾来这里开行收麻出口。据说,此麻纺纱织布,耐用、美观、销路宽广。由于有了外贸通路,当地成了种植“高麻”纤维之乡,不少农户、商户依靠“高麻”致富。麻寮墟也因之日见繁荣,比附近的“深井墟”、“加墩墟”(蛤母市)热闹得多,成为全县有名的对外贸易中心。据张荣声先生在1984年《徐闻史志》第一期中撰文“愚公楼琐记”一文中的考证,麻寮墟之所以演变为今天的名称“愚公楼”这个名称,就是是一百多年前麻寮墟因高麻而富庶繁荣的事。话说麻寮墟而高麻兴盛,其产品远销海内外,可这繁荣局面不维持多久,随之而来的就是清末前所未有的徐闻大匪乱,在众匪作乱过程中,由于麻寮墟的富庶,引起众贼的垂涎,不久便遭到号称“万三三”的大班贼浩劫,麻寮墟变成了废墟。而据张荣声先生在1984年《徐闻史志》第一期“愚公楼琐记”中的考证:据说,由于从麻察墟逃难的外商告状诉苦,国民党当局派来陈济棠系属的军队,协助徐闻官兵,对付盗贼。这支军队下来不久,便建起一座76个门、数千个枪眼的三层炮楼,标名为“愚公楼”。这大概是由于有人把来这里吃苦、冒险的官兵,讥为“愚者”,而这些人又甘愿当“愚公”的缘故吧!当时,该楼确实起到戡乱之营垒和群众的保护伞作用,致使民心日渐安定,各行各业重新焕发生机。麻寮墟因楼得名,改名“愚公楼”。后来,在日寇侵华时期,徐闻县国民政府县长陈桐以害怕日后日军夺取此坚固的堡垒为据点为由,下令拆毁愚公楼。从此,这里便无“愚公楼”了。但是,在今愚公楼笫四生产队谷场傍边还存有“愚公”当年的用水井。据张荣声先生的考证,在上世纪80年代,据古稀健在者说,当年“愚公楼”就建在这里。


满山遍野的菠萝(陈北跑 摄)
满山遍野的菠萝(陈北跑 摄)

  二、“菠萝王”倪国良与闻名于世的愚公楼菠萝

  而提到“愚公楼”菠萝,就要从倪国良这个人说起。据我们查访北平村倪后人所反映:倪国良1897年出生于徐闻县龙塘乡北平村。1921年春天,一次土匪来村中劫掠,一位和倪国良自小一起成长、辈份为倪国良侄子的村民,由于惊惧转身躲进屋内不肯出来,匪徒竟放火烧屋。倪国良的这位堂侄在匪徒的哈哈大笑中被放火活活烧死!倪国良在怒火中烧、忍无可忍之情况下,躲在荆棘丛林中,用自制的火药打猎枪向山匪袭击,散弹砂石射伤其中一名匪首。土匪事后得知扬言要杀死倪国良。当时国家无治,政府腐败,对村民没有丝毫的保护作用,村民是弱者,面对惨淡的境况和毫无希望的未来,倪国良不得不决定背井离乡,跟其他乡人一起闯荡南洋。


正在送入车间深加工的菠萝果(愚公楼村,何强供图)
正在送入车间深加工的菠萝果(愚公楼村,何强供图)

  倪国良刚到新加坡时,生活十分艰苦,在一间徐闻籍华侨开设的种植园里做杂工。早上起床开始在种植园区工作,晚上七八点后才能吃饭。于是在同乡老板的指导下,他懂得种植菲律宾“番麻”(菠萝)的方法,也学会了一些知识。历经数年的种植经验,已成为“番麻”行家的他,种植的菠萝没有毛眼,清甜似蜜,故被新马当地人尊称为“菠萝王”。这段经历,虽然工作辛苦,报酬低微,但倪国良却认真工作,毫不言累,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经过数年披星戴月的苦捱,倪国良终于有了少许积蓄。1926年初,倪国良听从家乡来的水客说,原先他开枪射伤的那个匪首已在内讧中被仇家杀死,省府也已派出军队围剿匪徒,徐闻家乡的局势已有好转。又因思母心切,于是倪国良决然谢绝众多种植园主的极力挽留,带着200多株“番麻”的种苗,从新加坡启程,坐红头船经海南清澜港返回徐闻家乡。

菠萝罐头深加工厂内的流水作业线(愚公楼村,何强提供)
菠萝罐头深加工厂内的流水作业线(愚公楼村,何强提供)

令人嘴馋的菠萝果(何强供图)
令人嘴馋的菠萝果(何强供图)

 

  回到家乡后,倪国良用从南洋带回的“番麻”种子在家乡试种,当时他从新马带回来的菠萝品种是“巴厘”,一开始他在愚公楼水尾桥以南的一片空地中试种,种后倪国良发现这些“巴厘”品种的生长速度还比较快,种出来的菠萝株高达70—80公分,叶片较宽,叶片中央有红色彩带,叶面呈黄绿色,叶边缘有刺,果实呈筒形或微圆锥形,果重达0.75至1.5公斤,也有少数果重达2至3公斤,基本接近在新马地区的种植水平。于是倪国良又在现龙塘大小埚村、深井村及曲界愚公楼、顶岭等地推广试种。由于菠萝适宜鲜食,一般菠萝成熟期正值6月中旬,倪氏种出来的菠萝果肉色深黄、软硬适中稍嫩,肉量较密,果汁特多,香味浓、清甜可口,这在当时天气炎热的徐闻地,深受群众喜爱,很快就被群众传播开来,种植范围也很快从愚公楼开始,传到全县乃至雷州半岛、海南、北海等地广为种植。而在1930年前后,在倪国良的带动下,外出谋生的愚公楼人魏于平又从菲律宾引入“千里化”(无刺卡因)这个菠萝品种在徐闻县愚公楼村附近种植,这个品种株直立高大,一般株高达80—90公分,叶缘无刺,田间管理又比较方便。它的果型比“巴厘”大,一般单果重达1.5至2公斤,个别个果重可达4至6公斤,较“巴厘”迟熟。1929年广东省政府见此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在此设立广东省开山事务所办军垦农场,愚公楼村所产的菠萝以体大质优肉脆清甜,香味浓郁而闻名于世,愚公楼所产的巴厘菠萝果曾获中国国际农业博览会名牌产品称号。 于是便有了“中国愚公楼菠萝”之美称。

愚公楼村(郑林 摄)
愚公楼村(郑林 摄)

  三、愚公楼村情概况

  愚公楼村位于徐闻县曲界镇西南约10公里处。1截至2016年底,愚公楼村有758户3979人,耕地面积7479亩。在进行生态文明村建设时,该村发扬“愚公精神”,利用现有优势和资源改造村庄,村里群众根据规划自筹资金近500万元修建硬底化环村道和排污设施;现在村民100%用上自来水,80%已改厕,100%改造电网,改灶271户,改房129座。村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村民人均收入5500元。现愚公楼村100亩以上菠萝种植面积的种植户有30多户。村里办起农副产品推销公司,先后有15家营销公司营业,专门从事菠萝流通的村民有60多人,年流通量达7万吨。2013年愚公楼全村种植菠萝收入五千多万元,集体经济从原来的“空壳社”猛增到年纯收入六十多万元,村民人均年纯收入达六千多元。据悉,愚公楼村有一半以上人家年收入超过20万元。


愚公楼村菠萝文化(曾青 摄)
愚公楼村菠萝文化(曾青 摄)

  由于愚公楼菠萝为驰名中外的品牌,1985年天坛牌菠萝罐头被授予国家优秀商标,2005年“愚公楼菠萝”被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为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近年来,当地党委政府认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积极引导群众科学种植菠萝,提高菠萝产量和质量,以市场为载体做大做强菠萝产业,着重打响“愚公楼菠萝”品牌,发展壮大镇域经济。近年来,在该村所在的曲界镇上不断出现较为大型的菠萝罐头加工企业等,这也不断拉长了菠萝产业链。愚公楼村农民依靠科技兴农,争取国家技术质量监督局的支持,建立了愚公楼国家级菠萝种植示范基地,将标准化菠萝种植推广到家家户户。现全村种有菠萝将近5600亩,是全国优质菠萝基地,所出产的菠萝于2001年被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授予“绿色食品”称号。这里已成为现代农业旅游观光点。村民“钱袋子”涨起来了,他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欲望更加强烈。愚公楼村于2000年11月份开展以创建生态文明村为载体的生态文明村建设活动,广泛发动群众按高起点、高标准、高要求的规划创建。共修通村巷13条约共3950米,现已完成硬底化水泥路面共12条约3850米,整条村基本实现了水泥路的覆盖。铺设了村巷排污管道1000米,排污明沟1800米,现已搞好村巷绿化带约80%以上,建成2个绿化花圃及一条3000多米长的公路绿化带,村容村貌达到“绿化、美化、亮化、净化”。

愚公楼村的菠萝楼(何强供图)
愚公楼村的菠萝楼(何强供图)

  愚公楼村人乘创建生态文明村的东风,不断创造条件,也开始逐步实施了“富”脑子工程。2001年,该村投资75万元,先后兴建起1幢高3层520平方米的文化大楼、1座占地面积5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和1所210平方米的文化活动中心,为群众开展文娱活动提供了良好的设施;同时,村里的文化、电视、电讯、道路基础设施和绿化、美化、亮化等工程也在不断展开。2003年,又投资数万元,建起1座3500平方米能容纳1500名群众的露天影剧场;为该村开展群众性的文化活动提供了良好条件,创造了一个安定团结的治安环境,基本实现“四通五改六进村”。愚公楼村也在2002年被评为广东省生态示范村、2003年被评为为广东省卫生村、省文明村、市文明村,2004年被评为市生态文明村等称号,2006年被评湛江市“最美丽村庄”等称号,在生态文明村建设工作出了贡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