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新闻 > 徐闻民生 > 正文

在挑战极限的路上 探险家吴郁讲述亚洲大陆穿越之旅的故事

时间:2017-05-14 22:04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简陈明 阅读:

  2017年对于雷州籍探险家吴郁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一年,他驾驶一辆特制的极地改装版汽车“普拉多”,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徐闻县出发,一路向北,穿越蒙古和俄罗斯西伯利亚,进入北极圈,最终到达北冰洋,将一瓶取自中国南海的海水倒入北冰洋的冰层之中。
 
 
  吴郁这次“行者无域”亚洲大陆穿越之旅,南北跨越50多个纬度,往返行程大约16000公里,历时60多天。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单独驾驶车辆纵贯远东大陆挺进北极,也是一次没有任何后勤保障的单车探险。
 
 
  这趟亚洲大陆穿越旅程意味着什么?吴郁用三个词来形容:孤独、艰险、未知。对于这趟行程,吴郁用像“西天取经”做比喻,他一路向北,一路惊险,一路波折,一路惊喜,一路收获……
 
 
  5月13日,吴郁在广州举行“行者无域”亚洲大陆穿越之旅凯旋分享会上,讲述了这次艰辛旅途的酸甜苦辣,讲述了他探险路途的一个个惊险的故事……
 

  填错入境表在押送途中偶遇骆驼王子
 
  1月24日,吴郁在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北京)受到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先生接见送行之后,他就踏上了出国的行程,从北京到中国二连浩特出境,一路都特别顺畅。
 
  但是在扎门乌德办理入蒙古手续的时候,他遗漏了一个环节。蒙古的入境表分为边境地区入境表和全国通行入境表,蒙古海关人员给他的是一张边境地区入境表。
 
  边境地区入境表,顾名思义就是车辆只能在蒙古边境省份或地区通行,不能进入内陆和首都乌兰巴托。看不懂蒙文的吴郁稀里糊涂填了表,蒙古海关也稀里糊涂盖了章。
 
  在距离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还有80公里的地方,吴郁被蒙古警察拦下来,一名蒙古警察上了车,押送回到入境口岸重新填写表格。
 
  当时,随同吴郁去拍摄记录的还有两个摄影师,他们三个人原计划到蒙古国的首都乌兰巴托过春节,但这件事让他们内心多少有点沮丧。
 
  吴郁说:“我们因祸得福,让我弥补了之前在蒙古匆匆行程中错过的风景。”
 
  在警察押送下驾车沿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公路原路返回。夕阳西下,草原中一个特别的身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个蒙古族小伙骑着一峰骆驼,悠然地走在草原上,再配上蓝蓝的天空,以及漂亮的晚霞,构成了一幅特别美丽的画卷。
 
  行程中的倦意,让吴郁对骆驼王子多了一丝艳羡。在警察的帮助下,吴郁和骆驼王子亲切交流,并拍下了一幅“与骆驼王子约会”的美丽的画面。
 

  开车骑着冰缝走过贝加尔湖冰面
 
  为了这趟行程,吴郁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在蒙古国的这段行程中,正好赶上中国最隆重的节日春节,都知道春节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而一年中只有这段时间是自驾进入北极圈最可行的时间,为了行程的正常展开,舍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时光。没有陪家人过春节多少还是有点遗憾呢?
 
  为了不耽误时间,吴郁办妥口岸手续之后继续赶路,他没有在乌兰巴托长时间停留,很快出了蒙古进入俄罗斯地界。并进入贝加尔湖,一路上200多公里的路程都是在湖面上行驶。
 
  贝加尔湖就像李健唱的那样,清澈又神秘,贝加尔湖的冰是蓝色的,特别养眼的那种蓝,让人看不够。在贝加尔湖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不少当地人在湖上凿冰洞,钓鱼。
 
  在贝加尔湖,吴郁还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难题。因为冰面下的水压不均,会让冰面出现断裂,进而出现40到60厘米不等宽度的冰裂缝。大多数时候裂缝处的水面会很快结冰,但是冰层厚度很薄,汽车开在贝加尔湖的硕大冰面上危机四伏。
 
  通过裂缝的办法是找到裂缝的最窄处,以80到1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开车直接冲过去,或者将汽车上的脱困板铺在冰缝上搭成“桥”。如果运气不好,裂缝太宽,车轮就会直接卡在裂缝处,这个时候很难有救援力量到场。吴郁说:“我是捏着胆走过贝加尔湖这段有裂缝的冰面的。”
 
 
  被不法分子盯上三天三夜走完“无人区”
 
  在穿越贝加尔湖之后,还碰见了一件比较离奇的事情。我之前收集了很多信息,了解到马尔科沃是附近人口比较多的一个地方,于是,一路欣喜的奔向马尔科沃做补给。
 
  但是,到了马尔科沃之后,发现那么大的地方竟然没有加油站,实在是匪夷所思。吴郁打算在这里休息一晚,结果,当地还没有旅店。
 
  于是吴郁想在车内将就过一夜。然而更意外的是,他被警察告知他进入这个地方的那一刻,就被当地不法分子盯上了。警察说,如果他在这里过夜,警察将不能保证他的安全。吴郁不顾旅途劳累,不得不连夜赶往达乌斯季库特。
 
  从乌斯季库特补给后,进入一段1150公里的“无人区”行程。这段“无人区”真的是除了冰雪森林就是冰雪森林,一眼望去白茫茫,在路上几天已经视觉疲劳了。
 
  远东地区地广人稀,很多地方有“路”但是没有人养护,并且很长距离都没有城镇村庄,这段1150公里的道路就是中途完全没有没有加油站、补给点、没有旅店、没有便利店,什么都没有。但是会有过路的大货车,只有大货车。
 
  这段路被积雪深深覆盖,再加上大卡车来回走碾压,把路压得沟沟坎坎。加上路上全是冰和雪,路非常滑,稍不留神,车轮就会偏离行驶轨迹。
 
  这样的冰路,汽车通过难度可想而知。一路上因为冰沟太滑,吴郁的极地汽车发生过好几次甩尾。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开着。吴郁说,他用了三天三夜才走完“无人区”。
 
 
  跨越钻石矿坑将南海海水倒进北冰洋
 
  穿过“无人区”,吴郁达到的城市叫米尔内。
 
  说起米尔内,这个地方曾经让无数淘金者为之疯狂。这里盛产钻石。米尔内钻石矿坑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矿坑,它的直径达到1200米,纵深500多米,是地球上最大的人工坑。
 
  因为钻石矿坑太深,已经使地球内部磁场与地表上空的空气形成强大气流,质量过轻的小型飞机飞过其上空,都能被这股气流吸进洞穴撞碎,其上空现在是禁飞区。
 
  米尔内在苏联时期曾经是一个谜,他被前苏联政府完全保护起来,那时在地图上都找不到这个地方的存在。因为它在最鼎盛的时候钻石年产量超过2吨,前苏联政府开支和军费开支大部分依赖于这里的钻石。吴郁风趣地说:“如果早到这个地方几十年,没准摇身一变我就成了一个大富翁了。”
 
  从米尔内出来经过公路的尽头乌达奇内,吴郁迎来了旅程中最危险的一段行程。这一段路是要沿着700公里的阿纳巴尔河冰面上行走,冰面也比较滑,特别危险。
 
  吴郁在快到北极小村日林达的时候,当时因为急切赶路,车开得快了,再加上拐弯,吴郁的车就侧翻了。庆幸的是,他和摄影师三人都没有受伤。
 
  在经过这个小小的磨难之后,让吴郁欣喜的是,在日林达他们见到了极光。吴郁说:“这里的极光真的非常震撼。今年是极光大年,很幸运在往后走的行程基本每天都能看见极光。”在北极圈,吴郁还看见了北极狐和很多动物在雪地上留下形状不同的脚印。
 
  吴郁沿结冰的河面艰难前行700公里后到达目的地尤留恩格-哈亚。这是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农村,这里是阿纳巴尔河流入北冰洋的入海口。吴郁非常兴奋,他当把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南海里带来的水,汇入北冰洋。次时他站在北冰洋的入海口,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好像完成了一项非常伟大的任务。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