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徐闻援非医生故事

时间:2017-05-20 06:01:58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李青

  七月中非,气候炎热。赤道几内亚政府在马拉博国家卫生部会议厅举行一个隆重的授勋仪式,该国卫生部部长代表奥比昂总统授予徐闻人民医院援非医生、共产党员陈进烈、陈志伟等中国医疗队员国家最高荣誉——“赤道几内亚独立勋章”,会场掌声雷动,气氛热烈。授勋词这样写道:这些都是远渡重洋到非洲大陆医疗援助的中国医生,他们以非凡勇气和科学精神铸就铜墙铁壁,我们以这枚勋章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谈埃色变 选择坚守

  2014年3月,埃博拉疫情突然在西非爆发,这是一种人类束手无策的病毒,感染性强,死亡率极高。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等三个国家成为重灾区,而且正在蔓延,威胁着赤道几内亚等周边国家的安全。
 
  一时间,世界各国谈埃色变。
 
  2014年6月24日,陈进烈,陈志伟随着广东省第二十七批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飞抵巴塔。第二天,我国驻赤道几内亚赵大使到医疗队驻地召开紧急会议,通报了当前埃博拉疫情的具体情况,还做了周密的工作安排,表扬了医疗队的工作表现。最后还特别强调:“祖国是你们坚强的后盾,如果有队员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国家会第一时间接送你们回国医治。”解决了医疗队的后顾之忧,国家也在最短的时间把埃博拉病毒的防控物资空运到赤道几内亚。
 
  陈进烈、陈志伟等中国医生选择了坚守,他们借鉴我国抗击非典的经验,制定出一套疫情应急方案,并向赤道几内亚人民和当地华人华侨广泛宣传,普及防控知识。一场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大接力开始了。
 
  一天晚上,接到大使馆通报,赤道几内亚巴塔地区发现一例埃博拉疑似病例,正在医院住院隔离治疗,增派军队严防把守,政府也相继发布紧急预案工作,如临大敌。这一严峻的考验,全体医疗队员毫不退缩、甘于奉献、坚守战斗在抗击埃博拉病毒的最前线,树立起中国医疗队的良好形象。
 
  陈进烈刚到赤道几内亚时,在大内科参加临床工作,那时正值“埃博拉出血热病”在非洲流行,有几个国家如尼日利亚、利比里亚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埃博拉”病人死亡,临床工作不得不加以万分的小心。有一天,内科病房来了一个血腥腥湿漉漉的发热少妇,护士小姐带陈进烈去检查那个发热少妇,当时病人所有的症状、体征都与“埃博拉出血热病”相符合,他心中大震,不过他很快就对自己说,先检查完再算,反正已经接触到病人了,只求病人是妇科病而不是“埃博拉”,经过详细检查初步判断病人为流产后出血合并感染。后来找来翻译荆磊同志,确认病人没有到过疫区,病人所在地新近几天也没有发热病人,“埃博拉”死神最终没有降临到这位赤道几内亚妇女身上。这样,陈进烈才放心地将病人转到妇产科进一步治疗。
 
  此时,陈进烈作为援非医务工作者、中共党员,他非常清楚疫情的严重和肩负着救死扶伤的国际主义神圣使命。
 
  是的,广东医疗队的队员们在家人的担忧中继续坚守岗位,用中国医生的专业知识和中国精神,和受援国人民一起科学、冷静地防控埃博拉病毒。
 
  当中国医疗队在非洲抗击埃博拉病毒中取得零感染零死亡的可嘉成绩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发来贺电,表达了祖国人民的亲切问候和致敬。


  上层保健  不辱使命

  2014年6月,广东省徐闻县人民医院内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的陈进烈被选派到中国援赤道几内亚医疗27队。初到赤几,他被安排到首都马拉博医院工作,这里没有CT,没有彩超,连基本的临床辅助检查都无法开展,还比不上国内的县级人民医院,病房病人很多,一张病床住两三个病人,缺医少药,当地许多老百姓患病后得不到及时救治而失去生命。他感慨地说:“想想我们国家的人民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我觉得作为中国人真是太幸福了”。
 
  在首都医院工作期间,由于陈进烈爱学习,善钻研,凭借过硬的医术获得众多患者的认可,随后被调到总统保健组工作。
 
  总统保健组有4名中国医生,经常随总统府的各级官员早出晚归,有时半夜才能回到援外医疗队的驻地,吃上几口冷饭。他们默默地保障着受援国总统府人员的健康,博得高层人士一致称赞。
 
  陈进烈的主要任务是为副总统、第二副总统、总理及各部部长、总统家人、总统府礼宾司长、总统府警卫队长、以及这些人员的家人乃至佣人做保健工作。人数多、层次高,承载的压力大,任务艰巨。保健,本应以预防医学为主,但是他的保健工作是给赤道几内亚的这些领导人诊病治病。这里疾病预防医学是块空白,这与该国具体国情有关。这些高层人员所患疾病病种不多,以伤寒、疟疾最常见,其次为高血压病,冠心病、眩晕症,因为缺乏相应的检查,诊病基本上还是靠望、闻、听、切和血压计、体温计、听诊器等老三件。
 
  在赤几,医学检验仅仅可以做伤寒和疟疾的相应检查,而且常常要对检查结果的准确度进行反复推敲,对于伤寒的多项抗原抗体检查中,往往仅有1~2项呈阳性,由于试剂敏感度高导致假阳性也存在,故临床上参考意义不大。对疟疾的检查,患者明显存在疟疾症状体征,而检查结果却呈阴性的情况,这种情况比例约占20%,明显影响治疗效果和预后的判断,更难预测疾病的转归情况。
 
  陈进烈说:“在上层保健工作中,对每个病人都要回答‘什么时候能治好’的问题,这是难点,不容易回答,对每个病人病情判断要准,治疗要有效,才能回答得准确。”如果诊断不准确,治疗就不会有效果,即使诊断准确,若治疗效果差,或者没有效果,那么我们回答“什么时候能治好”的时间就没有意义,这样肯定会影响到我们中国医疗队的声誉!因此,总统保健组必须十分谨慎,全面分析患者的情况,只有诊断治疗准确,才能回答“什么时候能治好”的问题。两年间,陈进烈在为上层官员保健的工作中,没有出过误差,收到了很好的疗效,准确地回答了患者“什么时候能治好?”的问题,为中国医疗队在赤道几内亚争取更高的声望,又为中非友谊谱写了新的篇章。
 
  赤几副总统特别简朴,更加和蔼可亲。饭食、衣着都格外节俭,饭食永远都是一样的面包、黄油、奶酪、煎鸡蛋、加上三四种火腿,蔬菜则是国内生产什么、副总统吃什么。所以,与副总统打交道,陈进烈感觉很轻松。
 
  2016年7月初,陈进烈马上就结束援外工作回国,在结束那次诊病后,他向副总统道别,副总统夫妇知意后真诚地说:“陈大夫,你真是太好了。我们都非常感谢你的照顾,全家真是舍不得你离开,你还能再多呆一段时间吗?”随后,副总统夫妇、女儿女婿依依不舍送他出门。援外期间的朝夕相处,让他与副总统及家人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握住副总统的手,陈进烈忍不住潸然泪下。
 
  援非的日子里,陈进烈的儿子在家里出了些状况,家庭承受了较大压力,成为陈进烈愧疚一生的痛。
 
  回顾在赤道几内亚那两年,他认为人要活得有意义,不靠地位,不靠出身,不靠钱财,即使你一时运气受挫,只要你有艰苦奋斗和救死扶伤的自求思国际主义医疗精神,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潜心一志,完成自己所做的事,永不遗憾。


  经受考验 为国争光

  飞行10多个小时,经过几次转机,陈志伟和他的医疗队终于在赤道几内亚巴塔地区落地。
 
  第一次踏上非洲大地,陈志伟心中悸动不已。当天,他给远隔万里的徐闻好友电话中说:“非洲这块神圣的土地,我好奇过,也顾虑过。在家人的支持和鼓励下,我终于毅然地踏上了非洲这块神圣的土地。我能够为国家的援外事业做出贡献,这也是人生价值的具体体现。”
 
  陈志伟所在的巴塔医院生活和工作条件比想象中更加艰难,天气炎热,基础设施差,经常缺水缺电,给生活与工作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平时用水要到三十多公里外的地方去拉。为了克服困难,他必须不断调整心态,学会陶冶性情以苦作乐。生活中缺少新鲜蔬菜,陈志伟和援非人员充分利用闲余时间,学会种植一些蔬菜,实行自供自给。
 
  巴塔地区医疗环境较差,国民卫生意识薄弱,艾滋病、梅毒、伤寒、血丝虫、疟疾等传染病肆虐整个地区。刚到这里一个多月,医疗队27名队员中已大多感染过疟疾,有些队员高热、寒颤交替,日常生活中还得提防果虫侵袭,以免患上化浓性皮肤炎。
 
  赤几第二首都巴塔总医院检验科开展的检验项目不多,连血液生化检验都做不了,但是生化检验标本比较多。2015年的一天,生化分析仪突然出现了故障,不能正常工作。当地医生和古巴医生维修了半天,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时,其中一位当地医生过来对陈志伟说:“分析仪出现故障,不能正常工作了,中国医生,你能帮助解决吗?”陈志伟说:“让我试试看吧!”然后,他听取了故障情况的汇报,认真地检查了仪器。终于查到了出现故障的根本原因:血液结块,堵塞了吸管,汽泵压力不够,造成通路受阻。加上仪器编程设置不妥,仪器便不能正常工作。陈志伟找出故障的原因后,采取一系列排障修复措施,使仪器恢复正常运转。当地医生见陈志伟在短时间内能帮助他们排除了故障,让仪器正常运作,伸出大拇指来夸他:“中国医生了不起!”
 
  陈志伟在工作中不断发挥自己的特长和优点,向赤几医生传授临床医学检验的基础知识和技能,把自己融合到这个工作团队中去。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帮助医院解决了许多实际问题,博得了当地医生和领导的认可,同时也获得第三方支援国家古巴医生的尊重,被巴塔总医院任命为检验科主任,成为第一个担任此职的外国医生,为伟大祖国争了光。

  作者系徐闻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