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徐闻大水溪、大水桥与大水桥水库

时间:2017-05-28 10:39:34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何强
大水桥(表哥 摄)
大水桥(表哥 摄)

  大水桥,古时曾为徐闻名胜之一,位于徐闻县城东约3公里处。原为大水溪,由石板溪、后塘溪、那永溪、信桥溪、北水溪、大水桥、流梅溪、响水潭等溪段连接而成,解放后建成大型水库大水桥水库。作为每一位在徐闻生活过的人,都不可能不知道大水桥水库,因为“大水桥”这个名词在徐闻的知名度实在是太高了。但这个“大水桥”名称的由来又是从何而来,其为何又能成为当地名胜的呢?其来龙去脉和关于大水桥的种种典故是值得我们去探讨的。
 
大水桥新桥开通
大水桥新桥开通
 
  一、大水桥今昔
 
  据明万历《雷州府志》关于大水桥的记载:“大水上桥:东十里,元大德(公元1297年)主簿吴均顺造,长十五丈,阔二丈,路达锦囊。大水下桥:二十里,元大德造,正德乙亥生员董朝纲捐资重造,今坏。”
 
  另据《徐闻地方史料拾零》一书的记载,在距今三百多年前大水溪建有小桥,桥下有天然的大石盘平铺溪底,水小时,行人可从大石盘上走过,水大时,才走木搭的桥,这桥原叫“韩公桥”。又相传明末年间,导堑村村民欧子强的儿子与县城刘家之女成婚,迎亲那天,当花轿将回到桥头时,下起倾盆大雨,顷刻间滚滚的溪水淹没了木桥,因婚期不能延误,轿夫只好冒险而过。当轿夫抬着花轿正走在木桥上时,木桥被大水冲断,轿子栽入了溪中,眼看就要冲向东流,幸好被石头架住,新娘才得安然无恙。从此之后,群众便流传此桥为“大水流人桥”,故名大水桥。
 
大水桥(表哥 摄)
大水桥(表哥 摄)
 
  清末宣统年间,知县王辅之出巡路过大水桥。当他走在木桥上时,只见桥下流水潺湣,四周林木葱笼,天空白云悠悠,桥板忽颤忽颤的,他即景赋诗:“游者自滔滔,桥危柱不挠,岭乎云断过,地陷水填高。”不久,王辅之拨款修桥。桥长30米,宽3米许,5个桥孔,桥墩呈椭圆形,石砌而成。桥面用荔枝木板铺平,行人车马可安全走过。桥的北边初时住着欧、杨、吕三户人家,后又迁来五户。桥北的右边处竖着一块木牌写着这样的禁令:“干柴任拾,青竹三支”。到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政府县长陈桐下令破坏公路,拆毁桥梁,大水桥也毫不例外被拆除了桥面。曰本投降后,群众才又砍木重新铺桥。到了1957年兴建大水桥水库,这座木桥正在水库中间而被淹没了。大水桥水库建成后,在水库的排洪闸陡坡端建起木石混合桥,以衔接徐曲公路。1973年排洪闸第三次改建时拆除原木石桥改为单跨29.2米宽的纲筋混凝土双曲拱桥,也是我县跨度最大的桥。
 
  解放前,大水桥周围林密山深,荆刺丛生,是个虎穴之地。老虎不仅于夜间四出伤害人畜,日间伤人也时有所闻。大水桥附近的潭坡园村住着15户人家,就有7户遭到虎患。落前村一户人家的小孩日间在自己屋后屙屎,跟着小孩吃屎的一只狗被老虎叨走,若不是狗被叨走,这个小孩便成了老虎的腹中之物。那时候,每逢云低天阴时,乌鸦成群结队,飞翔于林间溪畔,哇哇嚎叫,气氛阴森,叫人胆寒。居住在这里的农民,白天下地劳动提心吊胆,惶恐不安。即使在农忙季节,也要迟出早归,因为一到夕阳西下,老虎便出山觅食了。到了30年代初,徐闻匪患平定之后,民众组织了打虎队,到处捕杀老虎。(注:此段引用肖成杰先生撰于《徐闻政协文史》第二期中的“大水桥与大水桥水库”一文)

大水桥水库
大水桥水库
 
  二、大水桥水库
 
  原大水桥溪段古代称为大水溪,古时的徐闻地植被茂盛,山林密布,到处都是飞泉走瀑,大水溪由县北的龙床岭直泻至海安港入海,水流一年四季皆湍急无比,水势相当宏大,大水溪时因汛水特大而得名。1957年徐闻县当地政府围壩截堵大水溪蓄水建成县内最大的水库(大二型),大水桥水库初建的库容面积9300万立方米。其后水库仍在扩容和加固,现库容已超过1.48亿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积23万亩,主副堤长8860米,最高坎为31.7米,溢洪道净宽45米,最大排水量892立方米/秒,主干渠长48.5公里,设计通过最大流量16立方米/秒。这个大水桥水库不单止是徐闻最大的水利工程,同时也是湛江地区仅次于鹤地水库和长青水库之外的第三大水利枢纽工程。
 
大水桥水库(表哥 摄)
大水桥水库(表哥 摄)
 
  大水桥水库整个库区俨如一个大平湖。其西南面为巍峨的大堤,东北面为起伏的山坡。登临堤顶,举目远眺,山坡上青翠的草坪、香蕉林迎风摇摆,湖面上碧波荡漾,水鸟翔集,宛如一幅动人的山水画。尤其是明月当空的秋夜,湖面上闪动着银色的光环,静静的月影好象沉下的一环玉璧,在徐闻县城万家灯火的映衬下,景致显得更加迷人。
 
后人在木水溪畔重刻的东坡诗石
后人在木水溪畔重刻的东坡诗石
 
  三、大水桥、流梅溪与苏东坡
 
  大水溪被建成大水桥水库后,原大水溪截流成两段,其中水库以下的原大水溪的下半段就位于就被大水桥水库下面。由于风景优美,其后被县人称为流梅溪。鲜为人知的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临此地,并留下诗句:“岂曰寻幽赏,微名远绊身,归心流水急,宦兴白云深”。
 
大水溪支流--二沟
大水溪支流——二沟 
 
  苏东坡即苏轼(1037——1101)字子瞻,也字和仲,四川眉山人。在谪居黄州(州治今湖北黄岗)时,因筑居东坡故号东坡居士。据清乾隆年间编撰的《徐闻县志》中所记载:苏东坡移贬海南儋州渡海北归至徐闻时,他认为自己不死于南荒,是依靠伏波将军保祐之所至。他说“四州之人以徐闻为咽喉,南北之济以伏波为指南,事神者其敢不恭”,“轼以罪谪儋耳三年今乃获还海北往返皆顺风,念无以徐神贶者”。于是,他前往谒拜位于徐闻城南九头铺的伏波庙,并作了《伏波庙记》铭于庙中。三十二年后,南宋建炎三年(1129)谪于万州的宰相李纲行至徐闻海滨时,也全《伏波庙碑阴记》,赞苏东坡所作的庙记是“词意璨玮”之作!在徐闻期间,苏东坡曾到县东大水桥畔的流梅溪一游。他身处曲径,透过层林,仰视高空的一片片飘游的云彩;面对着那激越东流的溪水,心境豪放,顿时感慨万端。于是,落魄南方荒野之地的大文学家苏大学士即挥剑刻石赋诗:“岂曰寻幽赏,微名远绊身;归心流水急,宦兴白云深。”这首令人深思的千古绝句,以之抒发他面对那官宦之争,使他流放南荒,幸获赦而迫切北归的心情!后人为纪念他,便把这块刻诗大石立于溪边。八百多年来,这块诗石不知吸引了多少文人骚客。可惜,这一宝贵文物于文革“十年动乱”之中被毁了。但为了纪念苏东坡这位大文豪,现仍有苏公题刻的复制品立于流梅溪供人观赏和回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