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徐闻人的端午记忆:岁月有情,人间安康。

时间:2017-05-29 22:26:55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周小莲

  端午的气氛越来越浓了,儿时快乐的时光又呈现在眼前。小时候,每到端午节,我跟哥哥会特别开心。一到周末就冲回老家,我们会叫妈妈给我们包不同形状的粽子,看着一个个不一样的粽子,我们都舍不得吃,这粽子温暖了我们童年的记忆。
 
  一直以来,我很喜欢吃粽子。喜欢它那软糯清凉的口感,还有那淡淡的清香。那种感觉让我记忆犹新,久久的回味……
 
  故乡房子西侧水塘旁边种着几棵椰子树,满满一塘水,池塘形状呈椭圆形,村里的人总是叫它“小塘”。不知道“小塘”的右侧何时隆起了一个小土堆。不知道小土堆何时变得越来越大。也不知道土堆上何时就长出了几棵茁壮的椰子树。
 
  端午节,家家户户都要摘椰子树叶编织成一个个各种动物形状的粽套。天一亮,便拿着镰刀或剪刀在池塘旁边选割椰子叶。由于椰子树太高,哥哥总是爬到树上用手扯下椰子叶,边扯下叶子边扔到地上,我跟着捡起来。
 
  采下的椰子叶子纯绿色纯天然,叶片细细长长,青碧碧油亮亮,带着清香,不等包上糯米和馅料,似乎就能嗅到了它的甜香。我们将椰子叶在水塘里涮洗干净,拿回家里又用自来水再冲一下,去掉椰子叶中间那条梗,然后编织成各种动物形状或枕头形状的粽套。
 
  我们将经过一宵浸泡的糯米,夹进去红糖或腌制好的肉馅,装入粽套里,这便成了粽子。鸭子或公鸡动物形状栩栩如生,像穿上了一件件绿色的衣衫。
 
  将做好的粽子放进锅里一蒸,不一会,那醉人的糯米香和椰子叶的清香味便溢满厨房,直馋得我们不等粽子出锅就嚷嚷着要吃。
 
  其实,嚷嚷也是白嚷嚷,不但不能很快吃上,反倒是会挨上妈妈轻轻的一巴掌。因为没有蒸熟的粽子,吃了会胀肚子。
 
  老家过端午节,会像过年一样隆重。除了包粽子,还要煮咸鸭蛋。记忆中那时条件好的人家还会到集市上称几斤肉,买上几条鱼,做上几个下酒菜,犒劳一下刚刚忙碌完农活的人们。
 
  往年每年的端午节,我们都会买艾叶挂于大门上,以避邪。
 
  妈妈还会做一桌可口的菜,以粽子为主食,还喝一杯红酒,一家人聚在一起过端午,其乐融融。妈妈在享受做粽子的快乐而自己吃的却很少。
 
  妈妈还会吩咐我们把蒸熟的粽子送给同一个小区里,儿女不在身边的年迈老人和年幼的小朋友。虽然当时粽子不怎么值钱,但在母亲,却是对家人一份深情的体贴和关爱,对老人和孩子的一滴滴真切的疼惜和一丝丝浓浓的祝福。
 
  端午节前人们总是忙碌的,菜市陆续出现的翠绿的粽叶勾起我的记忆,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抢购了粽叶、菖蒲、艾蒿、茜草。这次我回到娘家,却是另一番景象,看不见门上的艾叶,也闻不见厨房的粽子香了,妈妈已经离我们远去了。而妈妈的细致与慈爱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多年居住在县城里,亦能见到各式各样的粽子,有豆沙的、有五仁的、有八宝的、有鸡蛋的、有猪肉的,但我依然常常会想起故乡那几棵椰子树,想起那泛着油光的椰子叶和妈妈亲手包制的粽子,那种端午节的味道时常在唇齿间萦绕。
 
  于是我也开始自己亲手包粽子,我将洗干净浸泡的糯米,连同香菇、红枣、花生、虾米、绿豆、肉丝包成咸粽,用糯米加豆沙包成豆沙粽,糯米加白沙糖做成甜粽。
 
  其实我们动手做粽子,更多的则是为了体验妈妈生前所有过的那份包粽子的心境。粽子做好了,蒸熟了,妈妈,你在天堂是否闻到粽香?
 
  近几天,手机里常常收到有关端午节的问候和祝福,那一个个画面上用粽叶包着的可爱的粽子跃入眼帘,一丝丝香甜穿越手机近在身旁,那一句句问候如五月的粽香沁入心扉。
 
  不管生活工作有多忙碌,不管时代怎么变迁,端午节的粽香记忆一直不变。粽子寄托了人们太多的情感,寄托了太多美好的祝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