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端午节全国人都吃粽子,徐闻人却吃这个……

时间:2017-05-29 22:30:12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冯二马



  又快到了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
 
  雄黄浸药酒,糯米包粽子,门前挂艾叶,戏水赛龙舟……每到端午,全国人民好像都生活在这样的情景中。
 
  最有端午特色无疑就是粽子了。现在的粽子再也不是往日单调的糯米加五花肉,从内馅到外形,都变得多种多样。
 
  随便到一个超市,都能看到五花八门的粽子。工业化生产时代,粽子的产量也不再是问题,只要你喜欢吃,想吃多少都没问题。
 

 
  然而,我却不喜欢吃现在的粽子,一般端午节就吃一个,还不是每年都吃。我非常怀念小时候老家的那种特别的粽子,那种特别的风味。
 
  我的老家在祖国大陆的最南端——雷州半岛上的徐闻县。在这片红土地上,有白切鸡、羊粥、菠萝饭、腌粉、树叶饼、虾饼等特色美食,但在五月的时节,粽子就会成为主角。
 
  在徐闻,一年四季都有小贩售卖用粽叶包扎的普通粽子,这种粽子无论是外形和味道都平淡无奇。只有到了端午节,乡亲们才家家户户制作一种特别的粽子。
 
  说是特别的,是因为这种粽子是用一种野生的植物叶子包扎的,雷州方言叫这种植物为“祷芒”,它们的叶子为“祷叶”,做成的粽子,称为“篓”(雷语发音跟英文LOVE相近)。
 
  孩提时,并不懂得端午节是为了纪念爱国诗人屈原的,只知道到了这天,大人们就会用祷叶编扎各式各样的篓,既可以在田间劳动时充饥,又可以给孩子们解馋。
 
 
  为了能早点吃上味道鲜美的篓,小孩子一般早早地帮大人们把祷叶割回来并整理好。
 
  祷芒是很常见的植物,村外田地旁边大都有几株。祷叶是细长条状的,要尽量挑长点的。叶子两边有刺,要小心地用小刀把刺剃掉,才能用来编扎篓。之所以用“编扎”这个词,是因为篓是有不同形状的,常见的有笔架、鸭乸、金字塔、四方块等,还有用短小、零碎的祷叶编的大拇指,专供三四岁的小孩。
 
 
  父亲是编扎篓的能手,能编很多种别人编不出来的形状。我最喜欢他编的一种叫“卡子”的,外型类似捕鱼用的鱼篓,容量很大,一个“卡子”粽子,能当一顿饭吃。
 
  还有一种叫“书包”,外形就像一只小书包,用长祷叶做肩带,可以背。我经常在早上上学时挎在腰间,肚子饿的时候就拆开吃。
 
  每年,父亲都会编扎各类形状的篓二十只左右,其中一定有三只“卡子”,我们兄弟三人每人一只。我上小学后,又增加了一只“书包”,弟弟后来上学,也都有“书包”。
 
 
  父亲编扎篓的时候,我都在旁边看着,也学会了一些简单形状的编法。可惜,由于很久没有练习,现在几乎全忘记了。
 
  篓编扎好以后,要洗干净,然后就掰开祷叶之间一个小口,往篓里面填糯米或普通大米,填了三分之一容量左右,再塞入馅,一般是用佐料调配好的的五花肉或鲜虾,尽量让馅位于中间。
 
  馅放好后,继续填米,直到差不多超过总容量的三分之二。不能装满,否则煮熟后,会撑破篓的。装完米和馅,再调整祷叶,扎紧入口,就可以入锅煮了。
 
 
  那年月,零食不多,小孩都馋得很。篓在锅里九分熟、飘着热气的时候,我就嚷着让母亲挑一只给我。
 
  我也不慢慢地拆了,用刀往中间一切,啊,香气四溢,也顾不得烫嘴,捧起一块就狼吞虎咽起来。母亲这时候都叮嘱我:小心点,别烫着了,还有很多……
 
  这就是家乡一种特别的粽子——篓,带着祷叶的独特味道,带着红土地的风情,带着父母亲的爱,让我百吃不厌,回味无穷。
 
 
  遗憾的是,到了我上初中后,就基本吃不到篓了。因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逐渐好了起来,往日各种稀缺的食品,都能常常见到,也买得起。
 
  农村小卖部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零食,孩子们不再干流口水。编扎篓这样复杂的手工活,就慢慢消失了。
 
  近年,每到端午节,乡亲们除了插几枝艾叶,没有人再做篓了。要吃粽子的话,就到县城去买,而且,现在也有小贩到乡下卖粽子。
 
  县城的粽子,跟广州超市里的差别不大。我有时回家,也会买上一只尝尝,虽然也好吃,但再也没有小时候那种味道了。
 
  怀念粽子。怀念篓。

  原标题:怀念一种粽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