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旅游 > 徐闻印象 > 正文

遇见徐闻 | 登云塔下,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时间:2017-05-31 09:40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陈培锋 阅读:
翁晓明 摄
翁晓明 摄
 
在卑微的生活中
总有人活出英雄的模样
徐闻 | 登云塔

  中国大陆最南端徐闻,小城少年们记忆中,多多少少都藏着一段隐秘往事:
 
  某个下午,集体逃课到人声嘈杂的打铁街,学着街头小混混的模样,叼一支烟,袒露着肩膀,摇摇晃晃地从杂货铺、烟酒店、粥档、发廊前走过,穿过一条昏暗潮湿的小巷子,在小录像厅看一场香港黑道片……
 
  当少年们心满意足地回到街头时,正好夕阳西下,晚风徐来,街道中央的登云塔上风铃声响起。
 
  他们循声登上这座七层古塔,在最高处远眺四方。金色海面上,千帆竞逐,浩浩荡荡,从南海归航。对面海南岛上的楼宇隐约可见,随着西下的夕阳,慢慢地消失在黑暗之中……
 
  少年们对于外面世界感知、关于遥远未来的想象,在这次塔上远眺中逐渐清晰起来。
 
  这座古塔名曰:登云塔。
 
塔从何来?

  在中国,特别是南方地区,塔是一种最常见的建筑形式。
 
  有些塔建在大城市,有些塔建在小村庄,有些塔建在深山老林里,有些塔建在旷野江河边,有些塔是佛教寺院的标志,有些塔是民间风水的产物,大小各异,形状不一,至今都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
 
  根据历年文献记载及文史专家实地考察推测,有研究认为全国各地有各类塔约2万座以上。
 
  塔起源于佛教,原义“佛塔”,亦作“浮屠”。这种建筑形式缘起于古代印度,称作窣堵坡,梵文स्तूप(stūpa),巴利文为thupa,汉语“塔”。
 
  一说是佛陀释迦牟尼在世时,古印度佛教圣地王舍城有一位孤独长者就已开始建造佛塔,用以供养佛陀的头发、指甲,表达人们对佛陀的崇敬;一说是佛陀涅槃后才建造,用作安置佛骨舍利。
 
  随着佛教在东方的传播,塔的建筑形式的文化含义也在不断发展。
 
  一种是“佛塔”。有寺就有佛塔,寺院建在什么地方,佛塔就建在什么地方。佛寺有的建在平地上,既可见于城镇,也可见于乡村;有的远离尘世,建在山上,叫“山寺”。位于河北定县的开元寺塔建于宋代,从塔底到塔尖的高度为85.6米,是我国最高的古佛塔之一。
 
  另一种是“文峰塔”。文峰塔是随着风水学说的发展而出现的一种建筑,主要用于祈祷文运昌盛,又称文昌塔、文笔塔、文光塔等,与佛教无关。文峰塔自14世纪开始建造,这种塔是仿照佛塔的式样修建的,几乎每个县城都有一座,尤以岭南地区为多。
 
  在我的故乡徐闻的县城中,这座位于文塔路、民主路、东方一路交汇处的登云塔,就是典型的文峰塔。它建于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为平面八角形七层楼阁式砖室塔,每角装有铁鹦鹉,鹦鹉嘴上挂着一只铜铃,清风徐来,铜铃作响,为此,俗称“风塔”。
 
 
翁晓明摄
翁晓明摄
 
  登云塔建于城中高处,自然源于是风水上的需求。四百多年前,究竟是在何种境况之下,让徐闻官民耗费如此大代价,在城中建造一座塔。
 
  从代代相传的故事里,我们从小就有了一些印象:
 
  古时徐闻,乃荒蛮之地,偏远之所,常见雷电交加、旱涝成灾的极端天气,故而地贫民荒,文风凋零。
 
  有仙人从天上下凡,见此地一片惨淡,决定建塔以育风水。原想一更定基二更完工,但土地神与之斗气,未及二更就假扮鸡鸣。仙人听后以为天就要亮了,遂草草收工,结果塔只建成七层,而且把盖顶的两口宝锅草草盖上了事。三天后,宝锅自行飞升,一口落到石岭,化成石岭塘;一口落到流梅溪,化成响水潭。
 
  传说终归是传说,翻开清末知县王辅之宣统三年主修的《徐闻县志》,登云塔的前生今世就逐渐清晰起来:
 
  奠基于明万历四十三年,当任知县为赵一鹤。其时地荒民贫,地方财政困难,建塔之事,时建时辍。到明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00年),知县许廷谏继任,即诏天下饷是为增饷,建塔才大动工。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建成竣工。到天启五年刻字立碑,是为登云塔。
 
  塔基深6.4米,直径18.4米,分三层定基,中层14米,第三层11.8米,层层向上缩小。塔基全用钩石(即用人工凿成的钩石)砌成。塔高36.4米,墙厚2.6米,空径3.6米。建筑造型八角,叠七级,整个塔设有步阶199级,顶层装一被花棱木支撑,类端有铁锅覆盖。塔座西朝东,每层设有假口泥砖结构建筑而成。
 
  用工最多时达241人之众,最少时也85人,耗资28103万贯钱。
 
登云塔
 
  建塔施工主监人王濂,何方人氏,已无史可考。但塔名题字之人,依旧清楚。
 
  塔下门额石匾刻字:登云塔,落款为:天启三年仲春吉日,赤城应世虞题。
 
  赤城,乃河北张家口市赤城县。时任知县应世虞,便是从遥远的中原之地,来到这片海角蛮夷,为官一任,建成文塔一座,单从此事看来,也算是造福一方。
 
  如同大戏剧家汤显祖、大文豪苏东坡,几百年前,他们到徐闻任职,或者在被贬途中路过徐闻,不论是教化乡梓,开启民智的贵生书院,还是《那梅溪巨石题诗》、《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等诗篇,都为这篇曾经荒蛮愚昧之地,播下来文明智慧的种子。
 
翁晓明摄
 
何为嘲风?
 
  10来岁时,我从外罗渔港考上徐闻中学,到县城读书。
 
  第一次离家生活,心里充满兴奋和好奇。县城的街道,县城的楼房,县城的汽车,县城的人,都与我生长的小渔港不同。徐闻全县虽然都是讲雷州话,但东面和西面的口音又甚为迥异,单单是和操着西面口音的同学交谈,我就已经感觉来到了一个大不一样的世界里。
 
  矗立在县城中央的那座古塔,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迷。那是我人生中亲眼见过的第一座塔,那么近,那么真实。
 
  终于有机会随着师友登塔远眺。那时候,天高云淡,塔上视野非常开阔,可望见南海上千帆竞逐,海南岛上的城市风光,甚是壮观。风从海面徐徐吹来,塔上风铃清脆响起,我们激动地呼喊起来:海南岛,我是徐闻的谁谁谁!
 
翁晓明摄
 
  站在塔下,发现它竟然还有一个雅号:雁塔嘲风。
 
  雁塔嘲风?一直以为那是一个错别字,因为想不明白:一座塔,为什么要嘲笑风?
 
  多年之后,我有缘读到一些图文史料,如同开启的月光宝盒,回到这座塔的前生,隐隐约约找到答案:
 
  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登云塔建成后,时任知县应世虞带三名仆从便装出巡,返途经过一片密林,遭遇老虎袭击,逃生时迷失了方向。
 
  正愁不知往何处走时,一个机灵的仆从爬上树干眺望,隐约望见了登云塔,找到了回城的方向。
 
  回到衙府,知县第一件事就是到登云塔前,双手合十,跪拜三下。于是,“要想不迷路,先拜登云塔”的传说就流传开来了。
 
  听说,时至今日,仍有人效仿:初来徐闻,先拜登云塔。
 
  登云塔大气磅礴,塔阶为壁内折上式,易守难攻。战乱时期,若占据塔内,枪炮对下,无人能犯之。
 
  民国时期,徐闻常闹“贼患”,山贼到处杀人放火、残害百姓,甚至欲攻占县城。商会与官兵奋起反击,就是靠在塔上布下兵炮,居高临下,严防死守,终于击退攻城的贼匪,保住城中百姓性命及财产。
 
  几百年来,徐闻县城多次大兴土木,拆迁改建,登云塔依然安然无恙。在风云突变的年代中,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登云塔就像一座图腾,一直伫立在小城人们的心灵之中。
 
 
  2000年左右,出于安全考虑,登云塔不再对外开放,人们只能远观,不能入内登塔。
 
  每次回到这里,仰望高耸入云的古塔,听着清风拂动铜铃声,人来人往,物换星移,似乎明白,这座阅尽世道沧桑的古塔,有足够底气嘲风每一缕经过的清风。
 
  是的,它有资格嘲笑各种年代的风风雨雨,毕竟它们早已随时间远去,无影无踪,无声无息,只有它仍立在这块土地上,留在人们心里。
 
  它不仅是一座建筑,更是一种信仰。
 
  张再漾摄
 
  芸芸众生
 
  登云塔下,是三条市井味最浓的街道,吃喝玩乐一应俱全。从凌晨到半夜,每个时段,都聚集着各种不同的人群。
 
  徐闻最著名的羊粥店,白天晚上24小时营业,常年不歇息。徐闻东山羊皮滑肉嫩,非常美味。徐闻人早餐吃羊粥,午餐吃羊粥,晚餐吃羊粥,宵夜还是吃羊粥。
 
  在徐闻,除了有著名全羊宴,白切羊肉,羊杂,红烧羊肉外,还有一款极负盛名的小吃——“羊三味”。顾名思义,“羊三味”其实就是在徐闻到处可见的羊粥、羊羹和羊骨汤。
 
  在众多羊粥店中,老何的羊粥店是我最常关顾的。读大学时,每次回徐闻,从大巴车下来,找一辆三轮摩托车,只有一句话:塔头老何羊粥店。工作之后大多是开车回家,一下高速就打通老何手机:三份羊粥,打包带走。

 
  至善叔叔摄
 
  老何的羊粥味道好,因为老何的故事耐心寻味。
 
  二十几年前,十八岁的老何从农村到县城的羊粥店打工,勤快灵巧,任劳任怨,颇得老板喜欢。
 
  三年后,老板将羊粥店和小女儿都交给老何,两公婆去珠海大女儿家享受城市生活。起初,老何将粥店打理的很好,甚至超过他的岳父。
 
  事业轻易成功和财富快速积累,让老何开始膨胀起来,他从小赌怡情,变成了输钱眼红的赌徒,一年间,身家全输光,羊粥店也被迫抵押还债。
 
  看着自己一生心血被毁,岳父气不过,找了几个小混混,挑断老何的一只脚跟。妻离子散,老何远走海南。
 
  两年后,老何的老婆带着三岁的儿子,在海南文昌的一间饭店里,找到正在炒菜的老何。此时,老何的岳父已在闷闷不乐中去世,老何的老婆失去的父亲,但想为孩子找回他的父亲。
 
  老何无地自容,痛下决心,洗心革面,从头再来。他们回到登云塔下,租了一间小店,要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
 
  去年春节,我带着儿子去吃羊粥,掌勺的是一个年轻人,我问:老何呢?年轻人没有停下来,只背对着我说:我爸去东北旅游啦!
 
  登云塔下,芸芸众生,卑微的人们过得微不足道的日子,但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是自己心中的英雄。在疲惫的生活中,寻找自己,坚持自我,活出最出色最不平凡的生活,就是自己的英雄。
 
 
  登云塔下,有一处小舞台,聚集着许多雷歌爱好者,奏民乐,唱雷歌,你唱罢来我登台,好不热闹。雷歌,是雷州半岛的一种民俗戏曲,旋律简单易唱,语言通俗易懂,以讲述历史故事和反映现实生活为主,也可以即兴创作,吟唱人们心中的欢乐与苦闷。
 
  雨仔落落落泱泱,侬去书房坐书窗,先生会教侬会拾,长大学成状元郎……
 
  伴着我从小就熟悉的雷歌唱词和旋律,我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当我想把这些交给在外地出生成长的六岁的儿子时,他全然不懂,也不感兴趣,街道对面的商家正在搞促销,搭起一座儿童乐园吸引了很多孩子们。儿子挣脱我的怀抱,奔向属于他的乐园,看着他活泼的背影,我也无可奈何。
 
  吃着羊粥,唱着雷歌,听着登云塔上的风铃声,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徐闻人的日子都是如此安安稳稳,平平静静。
 
  在卑微的生活中,总有人活出英雄的模样。

 

本期作者

 

陈培锋,徐闻外罗人,中国客家文学院签约作家,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出版《每一朵浪花都历经沧桑》,在豆瓣阅读、片刻等平台开设专栏,曾从事媒体传播、影视编导、品牌营销、文化策划等工作。个人微信公众号:陈培锋和他的朋友们(ID:chenpeifeng1982)。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