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文史 > 徐闻历史 > 正文

高考特别专题系列:古代徐闻的“高考”和教育制度

时间:2017-06-08 06:36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何强 阅读:
陈兆颐的黄埔军校同学录(曾青提供)
陈兆颐的黄埔军校同学录(曾青提供)

  徐闻县始建于汉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至今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是岭南地区建制最早的县份之一。但是从汉朝元鼎六年至明朝万历年间,在长达近1700年中本县都没有编写地方志,导致史料记载的严重缺失。笔者今就手头掌握到有限的资料,划分为明清以及民国——现代这两个大的年代,加以整理。目的是让后人了解过去,从中获得教益,同时亦供本县研究教育的人参考。
 
徐闻中学 全貌(曾青摄影)
徐闻中学 全貌(曾青摄影)
 
  一、科举制度时的教育
 
  (一)官方设立儒学、书院
 
  宋庆历四年(1044),宋仁宗下诏要全国各州县建立学校,施行教育。就在这一年,徐闻县创办徐闻县学,就是本县第一所的儒学,附设于县署和文庙的所在地,即当时的县城麻鞋村,今南山芒海村附近,从此开创本县教育的先河。另外,在宋代徐闻县还设立了一所“梦槎书院”,只是年代久远,其规模和原址已无考。元代至元年间,县学随着县署和文庙迁到徐闻县第一中学校园内今址。明代以后县儒学生员增多,还配备1名教谕,2名训导,加强管理,城乡儒学重显活力。明洪武初年,县人林宗溥第一个中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众口皆碑,声名大噪,官绅鼓噪而进,办学之风迭起。
 
  明万历十九年(公元1591年),知县熊敏和被贬到徐闻任典史的明代著名的戏曲家、文学家汤显祖共捐资俸创建贵生书院,经传播文教。《雷州府志》(艺文志)载:“义仍(汤显祖)以谋于邑令熊君择地之爽闿者构堂一区书其匾曰贵生书院义仍自为说训诸弟子。”,时求学者纷纷。至清道光元年(公元1821年)徐闻县知县赵臻主持重修贵生书院规模扩大,占地面积3030平方米,分前、中、后堂,两厢学斋设“博学”、“审问”、“慎思”、“明辩”、“笃行”、“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等十二间课堂,环以围墙。位置与县学宫,孔庙相近,形成当年的教学中心。
 
  明清两代在徐闻县城一共有登云、兴泉、贵生和梦槎等四大书院。而且在明代早期,在现登云塔一带有一座名为旅馆实名学堂的登云馆(当时还没建登云塔,登云塔名是根据这座馆来命名的),这座馆高二层,每层有住房十二间,全为木料架搭而成。当时士子云集此馆,县里还专门配有人来讲学,据称明初时名儒陈渊曾亲自执讲此馆,学风极盛。
 
黄埔军校第二期学员:祝夏年
黄埔军校第二期学员:祝夏年
 
  (二)乡村塾学
 
  塾学是旧时乡村或塾师自己设立的教学处所,唐宋时代就有设立,有家塾、族塾、村塾、识字等类型,主要是村塾、家塾两种。村塾是由村中父老乡亲创办的,出资聘请塾师教授,经费由村中公田负责一部分,入学的儿童交少许的学费叫做“束修”,各村收费不同,普遍是交一些米、肉、酒、钱等。
 
  塾学分为蒙馆、大馆两种。蒙馆是启蒙的学馆,招收初入学馆的儿童,学习内容主要有《三字经》、《百家姓》、《幼学琼林》等。塾师只教儿童读书和背诵,识字和默写;大馆(也称“经馆”)是招收读过蒙馆的学童入学,塾师为学童选讲《四书》、《五经》、《古文观止》、《千家诗》等。塾师每天讲一课,学生作业有作文、习字、吟诗、作对联等。
 
  蒙馆和大馆通常独立,但也有合办的。塾学没有固定的修业年限,这种塾学至清末废科举、办学堂后还继续存在,民国初期还有学校和私塾并存的现象。民国初期徐闻县开办的村塾共100多所,建国后,这些村塾都逐渐改为小学。
 
黄埔军校第七期学员:陈兆颐1932年赴沪抗战前在南京的留影(曾青提供)
黄埔军校第七期学员:陈兆颐1932年赴沪抗战前在南京的留影(曾青提供)
 
  (三)义学
 
  旧时一种少年儿童免费入学的塾学,称“义塾”或“义学”。清道光年间本县曾兼设义学1所于学宫,指俸聘请本县廪生训导20多人,学生免其本身杂差,以示鼓励,当时上学的学生就有60余人,讲诗书六艺之文,诸子百家之说,孝悌忠信之行。清同治年间(1862年至l874年),又开设义学2所。民国元年(1912年)废义学。”
 
  义学,是由有志者捐献设立,是对县儒学的补充,特别是设立在县城附近的义学,主要目的是培养参加科举考试的童生,相当于今天补习班的性质。
 
黄埔军校第七期学员:叶烈南
黄埔军校第七期学员:叶烈南
 
  (四)社学和其他
 
  明清代的社学,是由地方政府公费设立的学校,是教育学童的学校,是培养学生进入府州县学的预备阶段,相当于今天的小学。社学是明代各类学校中数量最多的一种,每乡最少设1所。明代全县每乡设立社学l所。教育学生读书司礼,日有课程,旬有复习,月有考试,使文教之风振起。社学经费来自地方政府拨款,靠征收得税和学田的收入支付学校费用。
 
  另外,从明代初年开始,海安和锦囊等两个千户所城的驻军为解决其子弟上学,还在驻地创办所学和医学,使全县初步形成“儒学、社学、书院、所学、医学”的办学网络,是本县历史上教育的鼎盛时期。
 
  当时,很多学子参加科举考试,明清时期本县登进士的11人,中举人的88人。事实上,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徐闻县的教育在古代都不算是弱县。
 
黄埔军校同学录上的陈兆颐(曾青提供)
黄埔军校同学录上的陈兆颐(曾青提供)
 
  附1
 
  徐闻县明清两代科甲进士举人列表
 
  徐闻于汉代元鼎六年(公元前211年)设县,宋代随后建学宫、考棚,开科取士。至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九月废科举止,每次科、岁考定额只有12名。据史料记载,自清代顺治二年起至清光绪三十一年止,整个清代徐闻当地曾举行科考83次,岁考81次,共164次。明清两朝登仕近200人,进士、举人、贡生共计400多人。明清两朝文举人58人,武举人24人,副榜举人6人,共88人;明清两朝文武进士11人,其中翰林2人。现附三表列名供参考:
 
  表一翰林(2人)


  籍贯 考取时间 曾任官职 备注
邓宗龄 龙塘烈村 明万历癸末科朱国祚榜二甲第二十四名进士 翰林院庶吉士加检讨  
苏其章 龙塘坑仔 清嘉庆三年戍午科(1798年)75岁参加中乡试副榜,嘉庆七年壬戍科参加顺天试79岁中举人第25名。因其高龄应考而受封,恩赐进士出身并授翰林院检讨 翰林院检讨  
 
  表二 进士(共11人,其中文进士7人,武进士4人)

  籍贯 考取时间 曾任官职 备注
林宗溥   明洪武十八年乙丑科丁显榜 监察御史  
吴 谦   明永乐二年甲申科曾启榜 江西上犹知县、河南道御史  
邓宗龄 龙塘烈村 明万历十一年癸末科朱国祚榜二甲第二十四名进士 翰林院庶吉士  
骆效忠 那练村 明万历二十六年戊戌科赐同进士出身 郁林知州、崇荣左史  
苏其章 龙塘坑仔 清嘉庆七年壬戍科顺天试79岁中举人第25名,恩赐进士出身并授翰林院检讨 翰林院检讨  
李其俊 县城北门 清光绪六年庚辰科   广府人附籍
骆景袖 北插村 清光绪九年癸丑科 散馆编修 广西人附籍
李志浩 北关村 清雍正元年癸卯科武进士    
张  琳 海安所 同上    
吴培超 青桐洋 清乾隆六十年乙卯恩科武进士    
吴国志 青桐洋 清光绪九年癸末科武进士    
 
  表三:举人

  (共88人,其中文举58人,武举24人,副榜举人6人)


  籍贯 考取时间 曾任官职 备注
林宗溥   明洪武十七年甲子科 监察御史 进士
陈  渊   明洪武二十九年丙子科 国子监学录  
廖允福   明洪武二十二年庚午科 宜山教渝  
苏得厚   明洪武二十六年癸酉科 修仁训导  
赵浩然   明永乐三年乙酉科 户部主事  
杨永源   同上 江西奉新训导  
王宗裔   同上    
吴  谦   明建文帝四年壬午科 知县、河南道御史 进士
陈应炎   明永乐六年戍子科 兵部给事中  
陈隆贞   明永乐十二年甲午科 西宁训导  
林  观   同上    
王  廉   同上    
陈  元 海安所 明天顺六年壬午科    
陈  玄   同上 南海教授  
黄  诚 黄塘村 同上 杭州府同知  
陈  铉   同上 高要教渝  
冯  哲   明正统六年辛酉科 高安训导  
刘直卿   明成化四年戍子科    
梁士宪 麻鞋村 明朝隆庆元年丁卯科恩科 番禺教渝  
陈素蕴   明嘉靖三十四年乙卯科 诏安知县、绍兴知府  
邓邦基 烈村 明嘉靖四十年辛酉科 兴化通判  
邓邦髦 烈村 同上 泗州知州、国子监学正  
陈文彬   明嘉靖四十三年甲子科 随州知州  
老兆祥   同上    
吴  浚   同上 永安训导  
骆司词 那练村 明万历元年癸酉科 山东武定州知州  
邓宗龄 烈村 明万历四年丙子科 翰林院检讨 进士
陈大训   明万历七年乙卯科 广西荔浦知县  
骆上乘 那练村 明万历十六年戍子科 庆远推官  
骆效忠 那练村 同上 郁林知州、崇荣左史、中宪大夫 赐同进士出身
梁见龙 麻鞋村 明万历十九年辛卯科广东乡试第五名举人    
骆大松 那练村 同上    
钟万鼎   明万历三十四年丙午科    
欧阳宣臣 禄黎村 明万历三十七年已酉科    
冯肩玉   明万历四十六年戍午科    
潘  玉   同上    
黄方中   明天启三年辛酉科    
邓元鹏 烈村 同上    
陈向廷   明崇祯三年庚午科    
梁南津 麻鞋村 明崇祯六年癸酉科广东乡试第三十一名举人    
梁秉忠 麻鞋村 明崇祯九年丙子科广东乡试第四十五名举人   梁见龙子
梁秉恕 麻鞋村 明崇祯九年丙子科广东乡试第五十三名举人   梁秉忠弟
钟声绎 石岭村 明弘光乙酉科(1645年)    
邓元瑛 烈村 同上    
邓  禧 烈村 同上   元瑛子
徐  恪   同上    
谢景福   明崇祯戍午科   广府人附籍
柯  启 鹰峰村 清乾隆三年戍午科    
黄镇东 角厢村 清乾隆六年辛酉科    
何斯懋 塘西村 清乾隆五十七年壬子科顺天榜 内阁中书  
杨嘉树 竹山村 清乾隆五十七年壬子科    
梁政庄 麻鞋村 清乾隆元年丙辰科恩科   增补
黄中美   清雍正四年丙午科   本姓吴
蒋绍祖 和家村 清光绪八年壬午科    
邓国霖 北潭村 清光绪十五年乙丑恩科 浙江省青田县知县  
骆景袖 北插村 清光绪五年已卯科   进士,广西人附籍
骆承俶 那练村 清嘉庆九年甲子科正科副榜    
何启勲 塘西村 清道光十四年甲午科正科副榜    
苏其章 坑仔村 清嘉庆三年戍午科恩赐副榜   赐进士,翰林院检讨
欧阳晖 禄黎村 清嘉庆庚午科恩赐副榜 琼州训导 增补
苏德井 锦山村 清光绪二年丙子科恩赐副榜    
骆克良 那练村 清光绪十一年乙酉科 南雄府、廉州府教授 通志增补
李其俊 北门村 清光绪二年丙子科   广府人附籍
刘瑞禾 槟榔园 清咸丰十一年辛酉科并补行戍午科广东乡试笫一十五名举人   通志增补
李志浩  北关村 清康熙丁酉科武举人   武进士
张  琳 海安所 同上   武进士
骆兆琪 那练村 清乾隆甲子科武举人 栋选御前带刀待卫  
黄  升   清乾隆戍申科武举人 乾隆年间儋州千总  
钟铭泰 石岭村 清乾隆庚子科武举人    
何文振 塘西村 清乾隆壬午科武举人    
何文拨 塘西村 同上    
魏国英   同上    
蔡大猷 堰塘村 清乾隆戍子科武举人 虎门千总  
何恂振 北松村 清乾隆丁酉科武举人    
何恂谟 北松村 同上    
邓国钧 东坑村 清乾隆丙午科武举人    
黄辉歧 北潭村 同上    
邓廷璋 北潭村 同上    
邓廷标 北潭村 清乾隆戍申科武举人    
邹冠英 嘉乐园 清乾隆已酉科武举人    
吴培超 青桐洋 清乾隆壬子科武举人   武进士
王  超 柯家村 清乾隆甲寅科武举人    
邓国超 报树湾 清乾隆庚午科武举人    
骆文辉 那练村 同上 琼南把总、千总  
黄金珍 琼朗村 清道光壬午科武举人    
金岱珠 英利墟 同上    
王定杰 那泗村 清光绪戍子科武举人 千总  
吴国志 青桐洋 清光绪已卯科武举人   武进士

徐闻孔庙
徐闻孔庙
 
   二、废科举,办学堂。近代教育的兴起

  (一)近代小学和教育的兴起
 
  鸦片战争以后,在半殖民地化的过程中,各帝国主义国家相继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使中国面临被瓜分的危险。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康有为、梁启超等逐步认识到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比中国的封建制度先进,随后,纷纷给清帝上书,要求变法维新,向西方学习。其中有一点指出:西方所以富强,“在立科以励智学也”。他们认为:富国强兵,变法维新,都必须有人才,八股制培养出来的士子,不识中外,不诎古今;科举取士根本得不到国家所需的人才。因此,要求改革科举,兴办学堂。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和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清政府才公布学制,即“壬寅学制”和“癸卯学制”,将学校分级段,并规定学习年限和入学年龄。“严令府、厅、州、县赶紧于城乡各处遍设启蒙小学堂,慎择师资,广开民智”。徐闻县正规的近代学校由是兴起。
 
  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废科举,书院改为学堂。当年,徐闻县即在县城创办第一所县立高等小学堂,以前清学宫为校舍(今徐闻县第一中学校址)。学监(校长)苏步濂(龙塘人,清朝贡生)。教师多为名师宿儒。学生年纪约十二至十八岁,学制四年。课程有修身、读经、中国文学、算术、地理、历史、格致、图画、体操等。学校靠收学费和捐税来维持,教师待遇较好。校风整肃,重视礼仪。小学堂还有一部分聘用未经师范培训的宿儒当教师的。他们却是教授修身、读经课不可缺少的师资。他们当中有曾考取科举功名的,他们在废科举兴学堂这个转折期间还比较吃香。
 
  到了清朝宣统年间至民国初年,教育再进一步发展,民国初年县立高等小学堂改名为徐闻县立高等小学校,校址由孔子庙的旧学宫迁往现署前街的县人民法院老院址后面。
 
  笔者据我县教育界泰斗级人物陈文渊先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刊登在《徐闻县政协文史资料》上的撰文:当时徐闻县立高等小学校的校歌就有一句:“你一高,我一高,我徐学校先导”。这个地方清末民初老百姓叫“考棚”,是科举考试的地方,废除科举后,一些“童生”在这里学习。一高的第一年校长是吴昭泰(又名吴东峰,那屯人,前清贡生:)。学制三年。按天干甲、乙、丙、丁……编班,每班三、四十人。一高是当时本县最高学府,有的“秀才”,想学点西学也报名上学,学生毕业后,有的就去教书。学校开设的课程有《论语》(孔夫子的《论语》)、修身(修性的科目,后改为“公民”)、算术、以及史地、图画、唱歌、手工、体操等。还有一位外来的胡老师专教“官话”(现普通话)。学“官话”有一本教材,其中有一句:“你好!许久不见,几乎认不得了。”这一句,当时几乎成为这批老小学生谐趣之言,他们一见面就怪声怪气地用此打招呼。
 
  大抵在一高创办后几年,一九一五年前后,县城又办了三间初级小学:南门塘初小办在现在的南门塘牛皮厂,校长是冯辉伍(县城龙尾树山人);龙尾初小办在规在东方红大街东方红饭店附近,原为康皇庙;县立第一初级小学校,简称县立一初,办在现在商业局,原为城内邬王庙。
 
  清末兴办小学堂,只是近代教育的开端。全县教育发展很不平衡,仅有小学堂,而无中学堂,且多在县城一带地区。不少旧式私塾仍保留下来。
 
  据陈文渊先生的回忆,在民国初年时县里已有教育局,设在现署前街的附城粮食加工厂附近。第一任局长是苏步濂。局长到校视察,都坐轿。校门口写着“学校重地,闲人免进”,有点森严。其实陈文渊先生所描述的这所教育局在清末就已经成立了,初名叫做督学局,这个督学局的局长也是苏步濂,直到民国10年(1921年)初,徐闻县这所督学局才正式易名为教育局,设局长、视学、文书各一人,雇员若干人。值得一提的是,这是雷州半岛、三县中的第一所现代的教育局机构,局长也是由苏步濂先生担任。
 
徐闻中学荣获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徐闻中学供图)
徐闻中学荣获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徐闻中学供图)
 
  (二)师资的培养——徐闻县近现代的师范教育
 
  清政府新学制公布后,办学堂之风兴起。由于能教授新课程的师资缺乏,也影响了学堂的发展。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我县首次开办师范传习所,以培养新型师资,创办人为前清贡生龙塘人苏步濂。传习所以前清学宫为校舍,招生约六十人,学制五年,办了一届。后因匪乱停办。
 
  而徐闻的师范学校还有光荣的历史,据本县教育界前辈郑纫兰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撰文在《徐闻县政协文史资料》上的回忆:徐闻从民国七年(1918年)至民国二十年(1931年)期间,备受土匪为害,民生凋蔽、满目疮痍。在此期间,学校多被迫停办,教育事业几陷于停顿。到了民国18年(1929年),匪势渐衰,为患趋缓,县长黄玉同和地方绅士均以复兴教育为当务之急。然复兴教育,要有师资,其时师资却十分缺乏。为培养师资,于民国十九年(1930年)创办徐闻县立乡村师范学校,校址设旧孔庙内(现徐一中校址)。校长先是浙江温州人陈时文,后为广州人麦思敬。这座乡师又要速成师范,说为了“速成”,学制两年;三、四两届,学制改为三年。专门招收高小毕业生,每年收一个班,全校学生一百多人。
 
  乡村师范创办后,民国二十年(1931年)日本侵占东三省,“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东北杀人放火,奸淫抢掠,无恶不做。当年的春天,麦思敬接任师范校长后,愤于日军的暴行,组织学生大作抗日宣传。麦思敬是广州人,毕业中山大学,思想进步,学识渊博。他经常在师生中传播进步思想。在教学中,麦思敬积极推行新的教学思想和教学方法,给徐闻教育界吹进一股清新的风。麦特别注意教学仪器的使用,强调直观教学。他派人去广州购买教学仪器,使各学科教学仪器基本配套。1933年,省教育厅派员来校视察,对此大加赞扬。
 
  据郑纫兰先生文中的记述:有一天,麦思劲校长亲自在县城后宫的戏台上作抗日演说,列举日寇惨杀同胞、焚毁民房、奸淫抢掠,使我同胞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罪行。演说悲愤激昂,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其后麦校长还发动学生北上抗日,报名参加北上者数人。不久,全国掀起抵制日货的高潮。徐师学生出于爱国之心,在麦校长的支持下,纷起响应,几次到县城商店检查日货,将搜查到的日货,没收交公,深得社会舆论所赞许。一次,到一家商店检查,店主拒学生于门外,并破口大骂学生,于是麦校长发动学生到伪县府请愿。请愿队伍到达县府,列队于府门前静立,派出学生翁健、吴开俊等为代表,进入县府,请求伪县长曹日煊惩办贩卖日货的奸商。曹日煊只是含糊其词,敷衍了事,激起了学生的义愤。接着,学生列队到大街游行,并再次到该店要检查,又被在当场的土豪劣绅漫骂,学生当即高呼“惩办贩卖日货的.奸商!”“打倒县长曹日煊!”等口号。学生返回学校后,麦校长表扬学生热爱祖国,痛恨日本侵略者的正义行动,并摘下校园里已熟的木瓜奖励学生。麦校长当时的进步思想,深为学生所敬佩。在麦思敬离任后,乡村师范第三任校长是广州人陈勲。
 
  据陈文渊先生的回忆,一九三三年,“乡师”毕业了四届学生。当政者认为“乡师”学制三年太短,毕业生年小、知识少,不好当老师,便把学制再延长到四年,还精简了一些课程,并把校名改为徐闻县乡村简易师范学校,简称为“简师”。“简师”只办完一届,到1936年就停办了。说是试为雷州师范、琼台师范毕业生多,教师不缺人,有些师范生也找不到工作就停办了。
 
  师范是为知识分子学授新课程的需要而设的。在1936年乡师停办后,因为师资的短缺,徐闻初中附设简师班民国30年(1941年)秋,徐闻县立初级中学又附设徐闻县简师班,招收高小毕业生和初一学生50人,培训一年后充当小学教师。1947年秋,又招收1个简师班,学生50人,教师4人,学制三年。1950年9月停办。
 
  现徐闻县师范学校其前身为1958年秋创办的雷南县师范学校,首任校长李小明。创办时,因新建校舍尚未竣工,第一学期,先在嘉乐园兵营旧址,后在文部糖厂旧址上课。第二学期始迁进县城新校舍(县武装部现址)。第一届招生2班96人。1960年秋,第二届招生2班100人,随即迁往下桥糖厂旧址。1961年秋,第三届招生1班50人,不久迁返县城,借用徐一中校舍,改名徐闻县师范学校。第三届的一个班交徐一中代办,至1964年夏毕业。1970年2月,该校复办,校址仍在徐一中,校长何海山。1971年迁往嘉乐园兵营旧址,以短期培训各公社中学教师为主要任务。曾开设语文、数学、理化三个专业班,至1975年,共办过15个班,培训教师共约400人。1976年夏,迁至大水桥,先借用徐中校舍,次年在附近建设新校舍,按国家计划招生。至1981年夏,海康师范创办,该校停办,其校舍、设备、师资移交徐闻县教师进修学校。
 
  徐闻县教师进修学校1962年创办。初设于县总工会旧址(现徐城一小),次年迁至大水桥,用徐一中部分校舍,1964年又迁至县城孔庙后公卓楼(也是徐一中校舍)。1965年秋停办。1981年秋复办,接用徐闻师范学校原校舍。
 
  60年代初,由县文教局局长穆华兼校长,日常工作由教导主任周孝纲主持,教职工7人,主要任务为培训小学行政领导人员,兼办中师函授。
 
  1981年秋复办后十多年,办过期限为几个月的初中师资培训班、小学校长培训班、小学新教师培训班;办过按国家计划招生的二年制中师班;还办过一至三年制的中师函授班和师专函授班,等等。至1995年,共培养中师毕业生490人,一年制中师函授毕业生278人,三年制中师函授生490人,三年制师专函授生429人,还培训在职教师1052人。该校有“徐闻教育工作的母机”、“徐闻小学教师的摇篮”之盛誉。
 
  1992年9月起,该校与“徐闻电大”合办(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校长陈永珍。校园用地约1.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950平方米,有教学楼、办公楼各1幢,教工宿舍楼2幢,学生宿舍和其它用房若干幢。
 
 
  (三)教育的发展
 
  1、女子小学
 
  在“五四”运动的浪潮影响下,县长与邑绅等积极筹办女子小学。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徐闻县办起了一所女子小学。这所女子小学仅有初小,没有高小,校址在旧县府后边的观音山,校舍是一间石墙茅面的房子,校长是当时县长傅渡航的太太,这所女小办了三年,后因土匪攻入县城而停办。据本县教育界和文史界的老前辈谢又生先生八十年代初在《徐闻县政协文史资料》上撰写的“民国时期徐闻第一个女校长—曾彩成”一文中的记述:到了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徐闻又办起一所女子小学,校址在城内崇礼祠,校名为“徐闻县立女子小学”,校长是徐闻县城人曾彩成,这样曾彩成便成为徐闻女界任校长的第一人。根据谢又生先生在文中的记述,这位曾彩成又名曾耀南,徐闻县城人,只有姐妹俩,姐姐出嫁后被土匪杀害,彩成就成了父母的掌上明珠,彩成长大了,父母送去县立一高读书。那时女孩子上学,可说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在学校里,曾彩成留起西装短发、穿裙。县立高小毕业后,又到鹤山女子师范读书。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女师毕业回来就担任这所女子学校校长。
 
  据谢又生先生文中的记述:女校开办时,只有几十名学生,第二年扩大到一百多人,有初小、高小各一个班。设国语、算术、公民训练、历史、地理、自然、体操、手工、缝纫等课程,另外,还根据女子特点设家政课,学习管家知识。手工课着重学习绒线编织,如织冷衫、辫托等。女校有统一的白大襟衫、黑裤的校服和铁质校章。学生穿起漂亮的校服,佩戴闪光的校章,出入宽大的校门,向千百年来女子不能进学校的封建礼教挑战。他们对封建社会进行冲击,引起不同的议论。在这所女校中,曾彩成校长兼任教师,并从海南请来一位名叫王素娴的年青女教师。此外,从县立的高小里请了陈丽山、祝崇年等几位老教师来兼课。这所女小只办了两年。因一般小学已逐步开禁而也招收女生,再加上县财政匮乏,难拨经费,就停办了。在那样封建闭塞的旧社会,曾彩成敢于独自混在男子之中上学,敢于剪辫、穿裙、跑街,从初小而高小而至外出读女师,最后成为徐闻女界的第一个校长,可以说是有其向封建礼教挑战的革命精神的。
 
徐闻县实验中学2017年青年优质课比赛(实验中学供图)
徐闻县实验中学2017年青年优质课比赛(实验中学供图)
 
  2、中学教育
 
  其实在早在清末民初废除科举后的一段时间,徐闻没有中学。渴求深造的学生只得跑到广州、海口等地就学,甚不方便。民国初期,外出乡人何荦就与邑绅苏步濂、骆鸣銮、吴韵松等人商议为发展徐闻教育,积极倡办中学。但徐闻在民初时偏偏又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匪乱,导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全县教育一度终止,开办中学之事只好搁浅。1930年匪乱初步平息后,何荦和吴霖(徐闻籍省参议员)等人再度向省府提及开办中学一事,但由于匪乱后徐闻人口较匪乱前急剧锐减至4万余人,徐闻县因人口少而被评为三级县,于是省府以徐闻三级县无条件办中学为由,不予批办。
 
  直到1937年10月,我县才办起第一所普通中学——徐闻县初级中学。校址在孔庙东侧,扩建校舍,招收新生,这就是现徐闻县第一中学的前身。第一任校长是下洋人张光斗,每年招生一个班五十人,学制四年(称旧制)。到了四十年代前期,每年招生三班,在校学生达四百多人。当时东北、华北已经沦陷,教师中有北方流亡两教授,一名高贞白,一名李亦廉。他们每听到《松花江上》、《长城谣》这类歌曲,往往为故土之沦丧而凄然泪下。1938年,日寇进犯海南岛,日机滥炸县城,张光斗认为学校办在县城不安全,把学校搬到曲界,校址在曲界当铺(现曲界药材公司一带)。1941年为培养小学教师。这所全县唯一的中学又附设了一个简师班,招收高小毕业生,也有一些初一学生转去读了,学两牢,便派去当小学教师。那几年,这所中学的教师大多数是海南人、广州人,海南籍教师较多。1944年,日寇揉躏我县,徐闻初中停办一年。1945年抗战胜利,初中搬回县城孔庙旧址。1947年,这所初中又附设简师班,收高小毕业生,学制三年,办了两届。其后徐闻县第一中学又分设了徐闻中学。不容质疑,这所学校为全县最高学府,1937年至今,学生毕业数万,遍布国内外,可谓“桃李满天下”。
 
 
  3、乡村的学校
 
  民国时代,实施新学制,初为四三制,后为四二制(初小四年,高小二年)。学校开设近代需要的课程(国文、算术、历史、地理、自然、英语、图画、手工、音乐、体育等),废除修身、读经等课程。初期,县内一些地方跟着潮流,兴办新制小学。乡镇有完小,较大的村庄或人口较集中的地方有初级小学,私塾相应减少。
 
  而据陈文渊先生的撰文记述,1926年(民国15年)前后,我县匪患逐步平息,省府拨款徐闻办学,在下桥、黄定、大黄三个地方各办起一间全部由省库拨款的初小。而除这三间完全由省库拨款的初小外,还有十多间由省库补助的初小。三塘、愚公楼、曲界、下洋、锦和、迈陈等地都有。大部分农村,还是办私塾。群众自已出钱请塾师,教《国文》、《论说精华》、《古文评注》、《声律启蒙》、《故事琼林》等,高级一点的也教“四书”。有的求能读会背,不开讲。这种情祝,持续到解放前夕。
 
  1934年建立乡镇保甲,推行国民教育,在乡镇中心国民学校。这类学校相当于现在的完全小学,六年制,一缎有六至八个班,学生二、三百人。其办学经费大都靠出租学田和征收市场租来维持。每间学校都有校董会或学校基金委员会,负责经费收支。乡镇下面的自然村,由群众自己筹款办国民小学。这类学校相当于现在学校的初小,办一至四年级,教师完全由群众自由聘请。四十年代,由于通货膨涨,国民党政府的钞票严重贬值,银之券、关金券越来越不值钱,学校向学生收学米,教师的工资要银元,大多数用实物计算,有的是一年多少石稻谷,有的是一年多少箩糖(即砖糖,旧糖寮产品,每箩一千块,约重八百多斤,每箩分装两篓)。乡村教师的待遇往往比乡镇的还高。
 
 
  4、同乡会馆附设学校
 
  据冯富先生撰写于《徐闻县政协文史资料》第三期上的“徐闻县的私立广高小学”一文中的记述:1946年,徐闻县城有一间私立广高小学,它是由广府旅居徐闻同乡和高凉旅居徐闻同乡创办的,校址设在广府会馆内(原徐城派出所)。解放前,徐闻很少有人懂得广州话和普通话。学校授课都用徐闻本地话,这对于外地旅居徐闻者的子弟很不利。广府人、高凉人都渴望有一间用广州话授课的学校供其子弟就读。于是两个同乡会经过协商;于1946年创办起私立广高小学。该校校董由广府同乡会的理、监事10人、高凉同乡会的理、监事9人式同担任,并由高州会馆大佬谭少海、广府会馆大佬李绍孙分规任正副童事长。所需经费由两会共同负担:广府同乡会从铺租收入中拨出国币12万元,高凉同乡会拨出租谷12石(以界斗计算)。
 
  学校设四个年级,学生70多人。:聘梁华灼为校长,周光裕、刘德文为教员,设工友1人。虽然桃李不多,却是我县第一间私立小学。后因经费不足,仅办了两个学期就停办了。
 
  值得一提的是,广高小学虽然暂时停办,但同乡会学校依然存在。由于旅徐高凉籍人士的不断增多,其子弟教育成为一个很大的难题,其后徐闻城的一位高凉阳春籍高凉士绅谭彦权捐出其在城东桥头的一处房舍及庭院作为高凉籍同乡小学的办学地点。这样,一个完整的高凉小学又从广高小学剥离出来重新成立自己的同乡学校,城内高凉籍子弟也得以聚在一起上课。再后来解放后,高凉会馆败落,分给无地的农民作为住宅,高凉子弟学校又被政府接收,并变更成为徐闻县财贸口小学,笔者小时侯就曾入读过这家学校,不过那时这所高凉子弟学校在笔者入读时就已被改为徐闻县财贸口小学,当时这所位于县城东门桥头的徐闻财贸小学规模较小,只有1—3年级。再后来1985-1986年徐闻县财贸小学被撤消,于是其地便成为现在的徐闻县城东门桥头署前街的桥头市场及民舍。由于辟为简陋的菜市场和居民区后管理不善,现遗址已破败不堪。
 
 
  5、师资及经费来源
 
  民国时代,中小学师资来源复杂,大致有如下几方面:
 
  (1)大专毕业生。当中学教师的居多,其中,有徐闻籍的,大部分是从外地聘来的。
 
  (2)师范毕业生。民国期间,徐闻师范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四百多人,大部分当教师。
 
  (3)普通中学毕业生。民国期间,中学毕业生数千人,其中当教师的有数百人。
 
  (4)小学毕业生。教师中有少数是小学毕业的。
 
  (5)宿儒。前清遗留下来的知识分子,有少数在中学教授古文,还有少数在私塾任教。
 
  民国时代的教育经费来源与师资来源一样,也是多方面的:
 
  (1)公尝产。大姓族办学,多利用先祖遗产。小姓族或小村庄办学,则靠各家各户所筹的经费用来办学。尤其是新建学校,要靠公尝产。
 
  (2)捐税。县城和圩镇的学校靠部分税收解决经费。县立中小学和县立一小的部分经费来自中场捐、牛皮捐、糖寮捐、灰窑捐、较场捐和城隍庙捐等。
 
  (3)学杂费。大多数学校主要靠学费解决教师薪金。乡村的学校还将学费折为谷、米、菜金等,便于学生缴交,避免货币贬值。杂费多收货币,开支茶水、聘工友及购其他用品。
 
  (4)捐献。许多学校新建或扩建校舍,发动外出乡亲或其他热心教育人士捐资,共成美举。比如民国时期在县第一中学校园内也就是孔庙后边有一座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上下各一个教室,这幢教学楼是何荦(字公卓)捐资兴建的,命名为“公卓楼”。
 
  附2:民国时期黄埔军校本籍学员名录及民国本籍将领名录
 
  表一:黄埔军校徐闻籍学员名录
 
  黄埔军校被誉为“将帅的摇篮”。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是我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共合作创办的军事政治学校。它以首创崭新的革命制度,建立了反帝反封建的赫赫战功,为国共两党培养了大量的军事政治人才,在我国现代革命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产生过深远影响。现将徐闻籍学员名单辑录如下,仅抄录广州校本部及南京分校学员,由于该校尚有西安等分教点,不及详查,如有疏漏再进行补充。

     在校年龄 期别 通讯地址或籍贯 备注
祝夏年 绰夫 21 第二期 徐闻县城东门外大街顺兴号  
杨正鎏 渭瑶 22 第四期 徐闻县城木棉树运新号转竹山村  
何茂生 南陵 24 第七期 南洋荷属万里洞岸党埠 侨生,徐闻人
叶烈南 悲秋 25 第七期 徐闻县白沙埠仁泰号  
陈兆颐 代文 23 第七期 徐闻县白沙埠中兴祥号  
谢克彬   22 第十期 前山村  
吴其炎 普生 21 第十二期 县城通达号转青桥乡青桐洋 吴霖次子
梁英贤 贤芳 25 第十三期 南洋荷属邦加岛烈港埠 侨生,徐闻人
林令淼   21 第十四期 石岭村  
祝开造   23 第十五期 徐闻县城东门外大街顺兴号 祝夏年侄
林玉生   21 第十五期    
祝开新   22 第十六期 徐闻县城东门外大街顺兴号 祝夏年侄
祝开骏   21 第十六期 徐闻县城东门外大街顺兴号  
蔡作华   22 第十九期    
钟廷辉   21 第十九期 石岭村  
徐朝观   20 第十九期    
文德雄   19 第十九期    
祝开健   22 第十八期 徐闻县城东门外大街顺兴号  
祝开莹   23 第十九期 徐闻县城东门外大街顺兴号  
祝开宝   22 第十八期 徐闻县城东门外大街顺兴号  
张勤征 诚兴 22 第二十一期 徐闻县白龙乡公所转东兴村  
许  正   23 第二十一期 县城中山街南盛号转嘉乐园村  
劳善洲   22 第十二期 县城龙尾兆城银楼  
林 恒   20 第十二期 前山墟(祖籍广西柳州人,世居前山墟)  
 
  表二:民国时期徐闻籍将领名录

  籍贯 毕业院校 军种、军阶(衔)、职务 备注
何  荦 城郊嘉乐园 保定军校第一期 陆军中将  
祝夏年 龙塘文部 黄埔军校第二期 陆军中将  
叶烈南 龙塘乌港  黄埔军校第七期 陆军少将  
陈  桐  龙塘迈寿埚 广西法政学堂 陆军少将  
吴其炎 英利青桐洋 黄埔军校第十二期 陆军少将 吴霏之次子
余国智 徐城龙尾 出身不详 情报系统少将衔 《高雷文史》有记
 
徐闻实中举行2017届高考出征仪式(符京京 摄)
徐闻实中举行2017届高考出征仪式(符京京 摄)

  三、教育的先驱

  (一)徐闻县第一间近代学校学监(校长)——苏步濂
 
  苏步濂,龙塘镇锦山村人,出身于官宦世家,其祖父苏德井是晚清正科副榜举人。苏步濂幼年勤奋好学,青年博学能文,他是清光绪二十三年(1879年)丁酉科拔贡,出仕就任连平州训导、福建长宁县教渝,因病回徐后不再出仕,致力于近代教育。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徐闻第一间近代小学——徐闻县立高等小学堂成立,他亲任学监(校长)。清宣统三年出任《徐闻县志》总校,1913年任徐闻劝学所所长,主持创办师范学校,后还被乡人推任为民国时期徐闻县县长等职,为徐闻近现代历史名人,有“徐闻现代教育之父”之称。
 
  在清末民初的教育时局,废科举,兴学堂,苏步濂虽然为前清科举出身的人,但甚有远见的他认清形势,认为办学育人乃强国富民之根本,并素以教育为己任,治学严谨,讲究实效,深为师生所爱戴,并为邑人所推崇。为了兴办徐闻当地的教育。他甚至卖掉家中的全部土地,向县教育局捐款现洋10万元作为教育经费。在他影响带动下,徐闻县全县教育事业有了较快发展。后来,苏步濂病逝,乡人悲痛不已,竞相送葬,以寄托哀思。
 
  (二)徐闻县第一位中学校长——何冠文
 
  何冠文,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出生于徐闻县下桥圩一个书香门第。其父兄弟六个都是读书人,父亲何宗杰在县立女子小学、县立一小当过教师。
 
  何冠文少年时期在广州广雅中学读书,1922年8月,考入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博物部(相当于现在的系),毕业后即回徐闻任教。据徐闻县教育界老前辈谢又生先生在《徐闻县政协文史资料》“第一个当中学校长的徐闻人—何冠文”一文中的记述:
 
  1926年7月毕业时何冠文曾想去法国巴黎留学,因是独子,父亲不让去。这一年,他23岁,出任海康县立初级中学校长。他热心于建设工作,办学认真,深得社会好评。不久,被提升为广东省立第十中学校长。1934年,特大海潮冲垮雷州海堤,水浸雷州东洋的大片园田,那时广东省公安局长兼广东兵工厂厂长的何荦是广东省省长陈济棠的得力人物,何荦推荐陈桐和何冠文等人抓东洋灾后的复堤工作。冠文对修复海堤、处理善后工作认真负责,复堤工作顺利完成,成绩显著,深得当地群众的赞扬,当时雷州人民曾编了许多雷歌够颂他。1936年复堤工程结束后,陈桐当了徐闻县县长,何冠文也回到徐闻县当县教育科科长。其时,下桥圩办起一所小学,这所小学是省里拨款办的,教师待遇优厚,每月薪金大洋21元。学校不收学费,还免费发给课本,但学生还是不多,何冠文便四出动员家长送适龄儿童入学,他对义务教育的推行,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1939年初,何冠文因与县长陈桐合不来,辞去教育科长的职务,回下桥老家种植柑橙过着隐居般的生活。1943年,何冠文到海康东海一所中学任教,不久,又到广州湾(现湛江市)赤坎培才中学当教导主任。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住乌石中学教导主任。1947年秋,林令暄(徐闻人)出任省立雷州师范学校校长,何冠文也到雷师当教务主任兼教生物课。解放后,吴霖(徐闻青桐洋人)当雷师校长,何冠文仍在雷师教学。由于他办学负责,教学认真,教树熟,教法好,很受学生的爱戴。
 
  何冠文为发展徐闻近代教育尽心尽力,数十年如一日。任校长和教育科长期间,秉公办事,不徇私情,按原则录取学生和录用教职工;工作认真负责,以校为家;强调教师为人师表,注重言传身教。他认真办学的精神和优良的作风,既深得学校师生的崇敬,又嬴得社会人士的赞赏。
 
徐闻县政协给徐闻中学荣获高考备考先进个人颁奖(图:肖裕章)
徐闻县政协给徐闻中学荣获高考备考先进个人颁奖(图:肖裕章)
 
  四、对于徐闻人才及教育事业错误认识的诓正
 
  对于徐闻的教育体系,很多人都是完全的不了解,还有就是认识上的误区,有很多人包括徐闻人自己一直都以为徐闻地处中国南方边陲,自古就是南蛮之地没有文化和教育;还有部分学者认为徐闻的教育是始于明万历年间汤显祖兴办的贵生书院,甚至有激进派认为在汤显祖开办这所书院之前徐闻是没有教育体系的。其实这些看法是有点偏颇的,包括汤显祖对徐闻人“轻生、自贱”的看法,其认知都是极其肤浅和片面的。根据史料的考证,他汤显祖1591年7月被贬从南京来徐,一路南来又回江西老家小住一段时间,接着游山玩水一路南下,直到年底才来到徐闻就职,到1592年春即离开徐闻赴浙江遂昌上任知县了。他来徐闻就三、四个月时间,他了解徐闻和徐闻人多少,他又是怎么知道徐闻人就“轻生、自贱”了呢(明清府志和县志记载徐闻县的寿星是相当多的,而且相关志书上也记载徐闻的民风淳朴、百姓与世无争)!要说汤翁创办教育的理念影响徐闻的话还说得过去,但就汤显祖在徐这三四个月任职期间就对徐闻教育事业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的话就有些说得太过了。事实上徐闻县在汤显祖创办书院之前一直都拥有较为完善的教育体系的,只不过徐闻人至今不愿相信罢了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