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明清徐闻考棚与“徐闻仔”许地山的故居

时间:2017-06-09 07:34:32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何强
许地山昔日居徐的故寓(曾青摄影)
许地山昔日居徐的故寓(曾青摄影)

  位于徐闻县徐城街道署前街原旧人民法院后巷的许地山故居,是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爱国学者许地山早年随父居住地。许地山(笔名落花生)是我国近代文化名人、中国新文学运动的奠基人,原籍台湾台南人。其父亲许南英是台湾著名诗人,与当时丘逢甲齐名,清光绪五年(1879)中秀才,十一年(1885)中举人,十六年(1890)中恩科进士,分签兵部主事。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许南英在台湾抗日失败后,举家迁回大陆,并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委署广东省徐闻县知县。
 
  据《雷州府志》中徐闻县城地形图记载,清代徐闻县的考棚(考试场),遗址在今署前街的徐闻县人民法院宿舍后巷。这个始建明代的考棚为官方定期至此举行院试的考场。考生来自县内,合格者才能到省城参加乡试。考棚纵深50余平方米,占地2000余平方米,房舍栉比,成四进院布置,清末废除科举后这个考棚败废成为民居。
 
  清朝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许地山刚好九岁,随父亲许南英(时任徐闻县知县)在徐闻生活,在徐城留下了生活遗址,为后人研究他的事迹留下了宝贵的物证。据许地山《窥园先生诗传》和《读〈芝兰和茉莉〉因而想及我的祖母》两篇文章,发现了他在徐闻活动的痕迹和生活故址。文中提到当时徐闻的县衙已经破毁,知县只能借考棚为公馆,公馆东邻的三官祠便做为许地山兄弟姐妹的书房。当时除了许地山外,包括许地山的三哥、著名画家许敦谷先生也都在这里居住和上学。故居的两边为守备署,东边为三元堂,遗址面临署前街。清末的三元堂已废,现移往宾朴路西侧,距考棚址约200米。当时,许地山父亲许南英把贵生书院改为官立高等小学堂,并亲自掌教,可见许地山也曾在贵生书院留下屐痕。
 
许地山在明清徐闻的考棚(曾青摄影)
许地山在明清徐闻的考棚(曾青摄影)
 
  许地山在追忆父亲的《窥园先生诗传》中记:
 
  徐闻在雷州半岛南端,民风淳朴。先生到任后,全县政事,只用一位刑名师爷助理,其余会计钱粮诸事都是自已经理。每旬放告,轻的是偷鸡剪钮,重的也不过是争田赖债。杀人越货,实在罕有所闻。“讼庭春草荫层层,官长真如退陀僧”,实在是当时光景,贵生书院山长杨先生退任,先生改贵生书院为徐闻小学堂,选县中生员入学。邑绅见先生热心办学,乃公聘先生为掌教,每旬三六九日到堂讲经史二时。有清以来,县官兼书院掌教实在罕见。先生时常到小学堂,与学生多有接触,因此对于县中人情风俗很能了解。先生每以“生于忧患,死于晏安”警策学生。又说:“人当奋勉,寸晷不懈,如耽逸乐,则放邪侈,无所不为。到时候,身心不但没用,并且遗害后世。”他又以为人生无论做大小事,当有此建树,才对得起社会,“生无建树死嫌迟”也是他常说的底话。案头除案卷外,时常放一册白纸本子,如于书中见有可以警发深思德行底文句便抄录在上头,名为补过录,每年完二三百页。可惜三十年来浮家处处,此录失几尽,我身边只存一册而已。县衙已破毁,前任县官假借考棚为公馆,先生又租东邻三官祠为儿辈书房。公余有暇,常到书房和好友徐展云先生谈话,有时也为儿辈讲国史。先生在徐闻约一年半,全县绅民都很拥护和爱戴他。
 
  这段是许地山留下的最精彩的原汁原味的记述。许地山在徐闻生活了多年,父亲许南英的公馆设在徐闻县考棚。
 
  许南英是位政简刑清,廉明公正的地方官,而且也是一位非常重视教育热心办学的文化名人,他改贵生书院为徐闻县小学堂,并被聘为书院掌教。他常用“生于忧患,死于晏安”来警策学生和儿子许地山,无形中也弘扬了汤显祖的贵生思想。
 
  许南英别徐后,曾遗有诗集《窥园留草》和词集《窥园词》。
 
  其中有《徐闻杂咏》:
 
讼庭春草萌层层,官长真如退陀僧。
 
十吏三班都肃静,清时便是一条冰。
 
  还作有《留别徐闻诸父老乡亲》诗四首:
 
代疱一例有瓜期,禄米经年愧滥靡。
 
地处炎荒客我绌,时逢旱虐累民饥。
 
敢云讼狱心如镜,谩听讴歌口是碑。
 
寄语四乡诸父志,能攻吾短是吾师。
 
水土谁云近瘴乡,微身幸到此康强。
 
不胜繁任还无过,稍赋闲居却未妨。
 
细雨忽添新柳色,好风仍煦旧甘棠。
 
吟诗且寄他时念,将贮城东古绵囊。
 
踏雪征鸿作势飞,诸君携手尚依依。
 
官如传舍随来去,人似从军听指挥。
 
别后还期书附鹤,尊前不觉泪沾衣。
 
南门塘水平如掌,挹取清光两袖归。
 
贵生讲座许登临,学准条条贵苦心。
 
广座衣冠参俗吏,政紘琴瑟发新声。
 
三月春风独惆怅,满城桃李未成荫。
 
  其间文辞皆为清末徐闻社会的生动写照,并抒发了他眷恋徐闻的幽幽之情。
 
  值得一提的是,从1902年初许南英上任徐闻县知县(实际上在委署知县后,许南英在1901年下半年就率眷来到徐闻进行交接),到1910年中许南英接到调令离任赴阳江任知县。许地山一家共在徐闻待了多年时间,许地山的少年时代这段岁月都在徐闻城内度过的,许地山和其他兄弟姐妹都在当地读书和生活,刚来时是孩童,离开时已经是高大青葱的大小伙子了。因此,许地山可以说是正宗“徐闻仔”。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许地山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在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讲,担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香港会员通讯处常务理事兼总务。并在报刊上发表了《七七感言》、《造成伟大民族底条件》等宣传抗战。而徐闻县城荣曲街人黄锡诚是许地山少年时代的好友,经常保持联系的。据黄的家人说,其时在海口经商的黄锡诚在报纸上看到许地山发表抗日感言的有关消息,非常担心这位少时好友的安危,于是黄给许地山写了一封信询问相关情况。据说当时许地山还很热情地给黄锡诚回了信告知香港及华南地区的形势,信件黄锡诚原本一直保存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间迫于当时的政治形势才被黄的家人烧掉了!
 
  位于现徐闻县署前街的许地山故居建于清代,为砖木结构住房,门前有小院。掩映在众多民居中的许地山故居虽然不是十分醒目,而且带有庭院的清式古屋有些破旧,但还完整地保留着原有的风貌。由于许地山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这里必将成为文人墨客怀古之地。
 
许地山(曾青供图)
许地山(曾青供图)
 
  附:许地山简介
 
  许地山,原名许赞堃,字地山,笔名落花生,左翼作家。(1893—1941)。他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五四”时期新文学运动先驱者之一。在梵文、宗教方面都有卓著的研究硕果。
 
  许地山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少有的博学多才的文学家。1917年考入燕京大学文学院,得文学士学位后再入宗教学院,得神学士学位。1920年毕业留校任教。期间与瞿秋白、郑振铎等人联合主办《新社会》旬刊,积极宣传革命,“五四”前后从事文学活动。1923年赴美入哥伦比亚大学,次年到英国牛津大学研习。他对宗教史有精深研究,也下工夫钻研过印度哲学、人类学、民俗学,他熟练的掌握梵文、希腊文和中国古代的金文、甲骨文等。1935年应聘为香港大学文学院主任教授,遂举家迁往香港。在香港期间曾兼任香港中英文化协会主席。
 
  许地山一生勤勉,虽然短暂,但对现代文学乃至文化的贡献远远超过矛盾、巴金等人,是《小说月报》和北京文学研究会的创始人之一,同时还是1938年在汉口成立的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的理事。但终因积劳成疾,导致心脏病突发,1941年8月4日下午2时去世,年仅49岁。他的陨落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大损失。
 
  他的死讯刚刚传出,宋庆龄第一个送去花圈。随即梅兰芳、叶恭绰、郁达夫、徐悲鸿等许多知名人士也纷纷送了花圈、挽联。当天,香港所有的机构和学校下半旗,港九钟楼鸣钟致哀!9月21日香港文化界400多个团体近千名代表举行“许地山先生追悼大会”。国内及新加坡等地也都隆重集会,痛悼这位新文学运动的先驱者、爱国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