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徐闻的合作医疗》——李青

时间:2017-06-13 07:19:00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李青
 

  合作医疗最初是以农村人民公社及其生产队集体经济为主体、农民群众集资兴办的农村医疗制度,它使农民群众在医疗保健问题上从“小病抗,大病拖’的恶性循环中挣脱出来,获得必要的健康保障,对保障农民健康为农民提供医疗卫生服务产生深远的影响。
 
  徐闻县合作医疗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开始的,农民在集体扶持下,自愿组织起来实行的集体医疗保健制度,它曾覆盖了全县50%以上的农村。这种农民每人每年交纳一定“合作医疗”费,看病时只交挂号费或药费,另由集体资金补助的医疗制度,减轻了农民的医疗费用负担,减少或缓解了农民群众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现象的发生。同时,合作医疗又密切党群众关系,促进社会稳定,对农村卫生事业的发展,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七十年代初,曲界公社首先办起社办合作医疗,徐闻县在该社召开现场会加以推广。尔后,外罗、附城、水上等公社也办合作医疗,当年全县183个生产大队中,有146个大队办起合作医疗站,办站覆盖率达80.9%。1970年,原徐闻县卫生院院长、名医何保罗先生到附城公社东风大队插队劳动时,致力建起东风大队合作医疗站,培训赤脚医生,为当地群众诊病治愈数以千计的病人,还每年为合作医疗站创收3000多元。1978年全县13个公社188个生产大队中有175个办了合作医疗,占大队总数的93%;参加合作医疗农民260863人,占应参加合作医疗农民76%。社队联办的合作医疗站有8个,参加联办的大队111,占农村生产大队数59%。
 
  八十年代初,包括徐闻在内的县区,与公益金相关的事业受到消弱,致使合作医疗大面积滑坡。农民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问题重新出现。绝大多数还远不算富裕的农民,在失去合作医疗保障后,还要承受医疗费用的不断上升,真可谓身陷双重困境。徐闻前山农民王某一家10口人,他与老伴分别患有偏瘫、慢性支气管炎等病,参加合作医疗时,乡医每天上门为其诊治,他组织家中的劳动力搞运输,挣了几万元,日子过得红火。合作医疗解体后,他和老伴到处求医看病,欠下近5000元的债务。合作医疗解体后,一些地方假医假药、神棍巫婆乘机沉渣泛起,使群众深受其害。新寮一农妇发生不全流产,子宫大出血。因地处孤岛,远离镇区又无乡医,其家婆只好找来一位巫婆,说她是女鬼附身,折腾一日,使其死于非命。是年,农村诸多医疗事故的出现,均为假医假药所致。
 
  合作医疗作为农民的一种须臾不可离的医疗保障制度,要想在最讲实际的农民中得到重建、巩固、发展,这一工作不深入其中而不能体味之艰难。有人担心,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否能重建合作医疗?记得1992年,徐闻县海安坑子合作医疗制度重建时,办医的模式由单一变为管区、村、个人三者联办,9万元的合作医疗基金中66%来源于管区企业所得及村集体积累,34%则来源于农民自己。合作医疗的管理实行“以支定收,量入为出”的原则,使更多的农民尝到合作医疗的甜头。该管区群众的健康得到保障后,劳力全用在办砖厂、石场等集体企业,一跃成为当地的富裕管区。用该管区支书的话讲:“要不是合作医疗,管区哪有今天?只要能把合作医疗办下去,大伙都愿意,有了病大伙都帮一帮,就闯过难关了。”
 
  徐闻海安原坑仔合作医疗则实行的是“既保大又保小”的福利风险型,这种形式是当前我国农村合作医疗发展的方向,为湛江市其他地方重建和发展合作医疗制度提供了成功的经验。
 
  二十一世纪初,由政府组织、引导、支持,农民自愿参加,个人、集体和政府多方筹资,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徐闻这块红土地上蓬勃兴起,曾经作为湛江市新农合试点的徐闻,它为全市提供了一个范本,不仅在县内受到农民群众的欢迎,而且在省内得到好评。到目前止,全县57.33万农民参加新农合,占农村总人口58.5万人的98%,县域住院率达85.5%。在徐闻,随着医疗卫生服务管理县乡一体化改革的不断深化,广大群众在基层可享有县级医院的基本医疗服务,其所支付的医疗费用明显下降,出现“看病花钱越来越少,医院建在家门口、病痛有人问、冷暖总关情”的良好局面。
 
  合作医疗制度,是一项长期复杂的“民心工程”。合作医疗制度所体现的“互助共济”原则,对于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调整人际关系、稳定农村社会有着巨大的意义。合作医疗的发展和完善,更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农民群众的关怀和爱护。

  作者系徐闻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