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生命的感念》——黄培献

时间:2017-06-17 22:15:22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黄培献

  在忙忙碌碌的日子里,日历一张一张地往上翻,父亲节在不觉中又来到了。父亲,一个亲切的词语,一个承载着沧桑的印记,一个传承生命的站台。父亲啊,我道不尽说不完对您的心激和感念。
 
  是您,给了我生命。在我降临人世间的时候,您守候在我母亲的身旁,用期盼的、慈爱的眼光,看着您的儿子握着双拳、伸动小腿,不停啼哭的怪样,此时,我在您眼里,在你心里,是那样的殷实,是那样的可爱。
 
  是您,揉着我的小手,抚摸着我的小嘴,闻着我轻漫着母亲乳香的气息,教我“爸爸”、“妈妈”,并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当我不高兴“哇”“哇”地啼哭时,母亲不停地问您:“怎么啦,……”。您忘情地应答着:“没什么,……”,并不停地唆我,侬听话、侬不哭……
 
  是您,牵着我的小手,教会我走路。在我渐渐的成长中,寄托着您的希望和期待。
 
  坐在您骑的自行车上,酷暑、严寒、狂风、暴雨,您都尽力地蹬着自行车踏板,驱动着车轮,搭载着我,走进知识的学堂。父子俩在学校里,您既当爹又当娘,煮饭洗衣,照顾着您的儿子,不知疲倦,毫无怨言。
 
  在一个盛夏的一天上午,您顶着烈日,带着我挤进破旧的客车里,亲自送您儿子走进高中的学堂。您离别时千叮万嘱,放心不下。在您的呵护中,我渐渐地长大了,但是,父亲啊,由于您长年劳累,终于被病魔击倒。看着您风华不再、呆滞迟钝的样子,我心中充满酸楚。年少的我,深感自己力量的微小和无奈。
 
  父亲啊,您曾经风华正茂,激情澎湃,十六岁就追随共产党闹革命,历尽艰险、磨难。解放后,二十刚出头的您,离开您的母亲,到电白师范读书。此时,您一定是一个充满着远大理想的青年。毕业后,您的足迹遍及龙塘、前山等地,在学校里送走一批又一批学子。
 
  父亲啊,在您的呵护下,我无忧无虑,不知道压力、困难是什么东西。因为在我眼里,父亲是为我遮风挡雨的一座高山。
 
  或许您承受的压力太大了,为子女、为家庭、为社会付出太多了,在岁月的流逝中,在生活的磨难中,您作为家中的顶梁柱,突然间倒下了。我茫然、无助,似天塌下来了。
 
  父亲啊,我还未能给您偿还过一点养育之恩,您就走了。从此,我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一个强大的精神支柱。“爸爸”这个我刚学语时就会说的名词,再也没有机会从我口中叫出来。
 
  父亲啊,愿您在天堂里快乐。
 
  20100616于徐城

 
作者简介

黄培献,徐闻县纪委干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