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1483,《和尚祭》

时间:2017-06-25 10:09:14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金虎

  我认识尚哥是是少年时代,那时候的大陆刚刚开放与世界接轨,好的坏的都冲击我们的思想。港澳黑社会的义气也在撩起我的年少梦,于是对少林寺功夫,还有古惑仔都好而奇之。
 
  虽然在学校里读书,也想着在社会上有个名望,只是我天生不是块好料,弱不经风,自然也不能打,只是好充圈内人。于是像杜月生一样也巴结了一些江湖所谓的佬大,好在那时的黑社会也只是传说,一些猛人也没丧尽天良,或者我也没有真正进入黑社会。都是通过偶然机会交结了一些大哥级别的人物,至少可以有所庇护自己不受欺负。慢慢地都知道了小县城的风云人物,我也成了很醒目的小弟。
 
  在无心向学的岁月里,刻意讨好长辈而虚心敬重。无形中也学到了江湖习性及狡猾,这对我一生的影响比我所学的文化更重要。凭此我比同辈人醒目,至少当时是不吃亏的。后来的后来,我进法院上班出法院下海,一切都慢慢有所悟,发现之前的一切不吃亏反倒对自己也不是一件好事,于是之后的之后又拾起吃亏是福的磨练,并将这些所谓的江湖看淡,对虚假的义气更是鄙视。又用了许多年把自己的人生观给扭正过来,以前的一切几乎割断,过起普通人的日子。
 
  至于哪些风云年代的风云人物已经都是浮云,剩下的可能是淡淡的交情,更不会去主动联系,
 
  我就是那年认识尚哥。
 
  我已经记不起第一次见他的景况,不过三十年前的他应该是最顶峰之时,那是的所有学功夫之人群都是出自他们师父及师兄弟范围,这可是非一般的人脉。
 
  我清楚记得坐着一辆吉普车到他的当铺,那情形比现在到一个上市大企业还自豪,因为我至少与他们扯上关系。
 
  那年的他斯斯文文,一点黑社会的样子都没有。房里还有很多很多书籍,这才是我与他走近的缘分。还有那把日本长剣,与他开口说的江湖语言,我总信以为真。我几乎把他当了我大哥,就差没有行礼。当然我没见过他的真正功夫,而黑社会也不一定靠的是打打杀杀。于是我经常去他那里玩,倒是很奇怪,他也没有拒绝我,还与我似很熟悉的表象。当然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属于他们的圈子,对于他们可以有缘交往也算好玩。就抱着这种心态认识了他们全部的头头面面,而且还算有幸可以见到他们的一些场面。
 
  又后来,我离开自己的县城到另外的地方读书,尚哥还特地开车转过去接我去了湛江市玩,当时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我爸的坐的公务车都没有他来的小车气派与豪华,对于虚荣的我真的是一件难得的回忆。将我接到湛江迎宾馆后,与叶市长的少爷一起调戏服务员,那些对于一个没见过世面的青少年真的是震撼,还有很多很多,包括我偷偷要了他们的一粒迷情春药,,,,那时候的回忆是真的无法想象,虽然现在看来很幼稚。
 
  但尚哥与我的不同层面,又与我的交集,也是无形中影响了我一生的思想。我不知道他给我带了是好是坏的影响,但肯定的是对我也是很重要的一个熟悉之人。于是突然听到他离开的消息,百感交集,随手写下零零散散的若干可以记起的可以写出来的,算是对他的一种追悼。
 
  愿他在天可以找到他自己的真正的一切,至少我觉得他这短暂的一生并不是他想要的,或许真的有太多遗憾。
 
  祈福与他,还有我们都要真正的幸福,上帝保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