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视窗 - 徐闻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当前位置:主页 > 徐闻文学 > 徐闻小说 > 正文

徐闻新寮岛的粥香,让我们找回乡下美好的时光

时间:2017-07-01 10:11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李明刚 阅读:

  走在海边沙土小路上的麦田,距他准备入住的民宿还有一段路,就闻到熟悉的粥香。这粥香,随风飘来,淡淡的,带着稻米的清香,一下子让麦田找回了童年快乐的时光。
 
  麦田父母双双在城里工作,没空照料麦田,每逢节假日,他就被送往乡下,由外婆照顾。外婆是个采海能手,每天像会变戏法一样把一筐筐沙虫、泥丁、血鳝、白螺、沙螺等带回家,然后用这些海产品变着花样煲粥,把麦田养得白白胖胖,人见人爱。那带着淡淡海腥味的粥香,留给麦田童年的尽是美好的记忆。长大以后,麦田依然怀念乡下的日子,怀念外婆煲的海鲜粥。
 
  一阵海风扑面而来,粥香比刚才更浓了一些,麦田贪婪地吸了几口。吸进鼻孔里的香气,葱辣味里透着海腥味,像是沙虫葱花粥的味道。
 
  此时,夕阳西下,红彤彤的太阳挂在西边红土坡的上方,灿烂的阳光在波光涟涟的海面上跃动着。夕阳不仅烧红了海水,也烧红了西方天空,烧出了朵朵瑰丽多姿的火烧云。那火烧云的光辉映在海岸上,格外的明亮。阳光照在麦田白哲而年轻的脸上,使他疲劳顿消,显得神采飞扬。在粥香的诱惑下,看着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夕阳,麦田顿感饥肠辘辘,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闻着粥香,麦田找到在网上预订的月儿弯民宿一号,一个长头发、大眼晴的美貌姑娘把他安置在三楼一个临海的房间里。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把房间照得透亮,风从打开的窗户吹进来,略带咸味的海风伴着浓浓的粥香令久居大都市的麦田感到十分清爽。
 
  那个长发姑娘帮麦田放置着行旅,动作是那么娴熟而又自然,瞬间就让他找到家的感觉。一阵阵海风吹来,粥香更为诱人。风卷起姑娘的长发,飘飘扬扬,在夕阳的映照下,独具韵味,传递着麦田既熟悉而又陌生的魅力,让这个青年作家生出异样的感觉。
 
  长发姑娘忙完后,即将离开房间时,告诉麦田她叫稻香,民宿一号的负责人,今后有什么事情与她联系,并把手机号告诉了他。
 
  “麦老师,你先洗漱一下,然后到楼下庭院里吃饭。”稻香眼睛看着麦田,温柔地说着,然后轻快地走下楼去。
 
  麦田洗了一把脸,然后吹起口哨,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下楼来。
 
  庭院里,已有四位房客先于麦田围坐在餐桌上,旁边盛着满满一盆热气腾腾的海鲜粥。麦田放眼看去,真的是沙虫葱花粥。
 
  稻香端来一盘花蟹,一盘虾姑,并在每个人面前放置着碗、筷子和调味的蟛蜞汁。
 
  风风火火的稻香,进进出出,一会儿一切准备就绪。麦田在心里赞道:这女子不简单啊!
 
  年轻的麦田的眼光还算老到,这女子真的一点都不简单。她家的旅馆,在她的精心打理下,成为月儿弯二十多家中最出名的民宿。在稻香接手前,她家民宿就小有名气,这完全得益于老房东海伯煲得一罐地道海鲜粥,让住宿过的客人念念不忘。
 
 
  稻香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在省城大酒店就业的机会,回到家里协助父亲管理民宿。她把大学学到的酒店管理专业知识应用到管理上,把民宿打理得有头有绪,还在互联网上进行整体策划丶包装和推介,并把海鲜粥的“鲜、味、香”宣传得十分到位,让人未临其境,已感受到浓浓的粥香。一下子,其民宿营业额迅速攀升,旺季一个月纯收入过3万元。海伯见女儿能干,就主动让贤,把民宿管理全面放手给女儿,自己专心煲好海鲜粥。
 
  不知从何时起,带富一方的想法不知不觉地从稻香心底里冒了出来。那些还在艰难中度日,苦苦地寻求致富奔康之路的乡亲们,多么需要她的帮助啊。在征得父亲同意后,她四处奔走、游说,在短短一个月内成立了月儿弯民宿一体化经营协会,被推选为会长。担任会长后,稻香果然不负众望,与几家旅游公司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并开通网上定房业务,一下子整个月儿弯民宿经营收入翻了近2倍,乡亲们都发了财,村里许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纷纷返乡创业。所有这一切,是后来麦田与村民闲聊中得知的。年轻气盛的麦田,不由对这个女子从赞赏到敬佩。
 
  就餐前,稻香向麦田一一介绍着其他房客。那个瘦长略显病态的干部模样的中年男人,叫黄平,是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黄平妻子,外科医生郑芸;留着一头美发的年轻人是画家夏阳;那个略显肥胖的中年男人是商人陆旺财。随着稻香的介绍,麦田逐一说着“幸会,幸会”,并报之微笑。最后,稻香手指向麦田,用甜美的声音介绍:省文学院签约作家麦田。“欢迎,欢迎”大家报以掌声和微笑。
 
  一阵寒暄之后,晚餐正式开始。动筷子前,麦田把粥碗端到嘴边,朝沙虫葱花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浓郁的粥香,直透肺腑。尽管此时他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却努力克制住吃欲,慢慢品尝海鲜粥的美味。筷子一动,一小口粥进嘴,顷刻满口生香。
 
  粥刚好熟透,不硬不沾,清香透着辛辣,新鲜透着海腥味,让人欲罢不能。
 
  也许真的饿了,大家无语,埋头喝粥,个个喝得津津有味,汗流浃背。此时,庭院里鸦雀无声,喝粥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看着五个人的吃相,站在厨房门囗的海伯饱含风霜的老脸堆起笑容。
 
 
  一碗热腾腾的海鲜粥下肚,几个吃客顿感痛快淋漓。放下粥碗,大家开始品尝海鲜。麦田抓起一只虾姑,童年练就的基本功还算管用,三剥二剥,一条鲜肥透香的虾姑肉脱壳而出。麦田调上蟛蜞汁,往嘴里一送,原汁原味,口感极佳。吞下虾姑肉后,嘴里依然残留海鲜的清香和蟛蜞汁的醇香。
 
  剥海鲜可苦了在城市里长大的夏阳。他也抓起一只虾姑,左剥右剥,就是剥不出肉来吃,显得笨手笨脚。看到人家都剥出来吃了,心里一急,更剥不出来,急得满头大汗。
 
  端野菜上来的稻香,看到他的熊样,“嘻嘻”地笑弯了腰。稻香这一笑,让夏阳闹了一个大红脸。稻香不忍心,从他手里拿过虾姑,一折一剥,一条鲜美的虾姑肉就出来了。夏阳不好意思地接过来,沾上蟛蜞汁,美美地吃起来。
 
  等夏阳吃完,稻香又手把手地教他剥。练习了几次,夏阳剥海鲜的技巧大有长进,虽然没有麦田那么熟练,但也可以马马虎虎地应付了。
 
  席间,陆旺财拉来老房东海伯,叫他介绍煲“粥经”。别小看海伯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谈起“粥经”来却头头是道,像模像样。他喝了几杯海马酒后,谈兴更浓。他说:“粥煲得好不好,关键在心。用心做事,诚心待客,敬畏食材,粥就能煲得好。”
 
  “海伯,说得好。喝酒。"陆旺财举起杯,向海伯敬酒。一连又喝了几杯,海伯的话渐渐地多了起来。
 
  “陆老板,前段听说县城鹅饭店老板为揽回头客,放罂粟壳熬鹅,让人上瘾,你说这多缺德。”海伯说这话的时候,陆旺财脸色骤变,红一阵,黑一阵,抓在手里的虾姑突然滑落下来,掉在饭桌上。正直善良的海伯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陆旺财就是那个被人唾弃的黑心鹅饭店老板。他赚了几年黑心钱后,遭举报东窗事发,鹅饭店被查封,人被送去看守所拘留15天,并被罚了一大笔款。他从拘留所出来,听说海伯煲得一锅好粥,想来偷师。
 
  海边人心宽,陆旺财席间的细微变化,海伯并未看在眼里。他接着刚才的话说:“做饭馆生意的,首先是心好,不能为了自家赚钱而害人。陆老板,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你说我说得在不在理?”
 
  “在理,在理”陆旺财难堪地应付着。为转换话题,又举杯向海伯敬酒。
 
  刚才陆旺财的反常举动,被麦田全看在眼里,他知道海伯所说的鹅饭店的事,与这个陆老板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陆旺财刚才的过急表现来看,十有八九此事跟他有关。初来乍到,他不想惹麻烦,心里这么想,但什么也不说。
 
  尽管海伯刚才的话让陆旺财有点为难,但他从那话里好像悟出了生意之道,心里突然间变得坦然了。
 
  麦田从小吃着海鲜粥长大,对“粥经”也感兴趣,便插话问海伯:“海伯,煲个好粥,除了心到,还需要那些条件?”
 
  见麦田这么问,大家都感兴趣地望着海伯,听他怎么说。
 
  一连几杯酒下肚,海伯脸色渐渐泛红。他又举杯,饮了一小口酒,说:“其次,要选好食材。食材中米最关键,不能选喷农药的。”
 
  未等海伯说完,外科医生郑芸关切地问:“我们现在吃的粥,米是那里产的?”
 
 
  “自家产的。郑医生,你放一百个心吃。我种的几亩水田,从来不打过药,一年两造收几千斤稻谷,人给高价都不卖,全留着煲粥。”说这话时,海伯脸上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海伯娓娓而谈:“食材中海产品关键在于鲜。海鲜、海鲜,鲜,才煲得出原汁原味的粥来。”想不到海伯这个其貌不扬的农民,竟然说出这么多道理来,让省城来的大知识分子都感到惊讶。
 
  “食材净也是关键。净,是干净的净,不能含杂质,要把不新鲜的海鲜清除干净。新鲜干净的食材,煲出来的粥,色、味、香具全,才称得上好粥。”
 
  很少吭声的黄平,赞赏地连连点头,似乎从海伯的粥经中悟出一些为官做事的道理。他任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已近八年,处事一贯谨慎,怕得罪人,年前沿海地区争占祖公海的事,诱发了群体斗殴,被上级问责,背了一个党纪处分。偏在这个骨节眼上,长期超量喝酒伤了胃,出现了胃穿孔出血,做了胃切除手术,现在家疗养。他妻子郑芸听说月儿弯海鲜粥对病人恢复有利,就带他来疗养。
 
  海伯给麦田和夏阳各挑了一个花蟹,说:“省城没有这么新鲜的蟹,你们两个后生哥多吃。”
 
  接过花蟹后,夏阳微笑着说:“海伯,请教您一个问题,怎么辨别肥蟹?”
 
  海伯抓过夏阳手中的蟹说:“双层壳的蟹最肥。”他举着蟹给大家看,夏阳拿过来一看,真的是两层壳。麦田在海边长大,知道小蟹长成大蟹,必须经过一次次脱壳来完成。蟹每次脱壳前,就形成外硬内软两层壳,这种蟹最肥。
 
  海伯接着传授:“另外挑体重的和长牡砺壳的错不了。”
 
  黄平见海伯把话题转移了,催他:“海伯,你的粥经还未说完啊。”
 
  海伯饮了一口酒,有滋有味地吃着花蟹,又接回原来的话题:“煲一罐好粥,还要控制好火候。火旺了,会把米烧焦;火小了,米煮不透,变成夹生饭。”大家都想不到,这碗粥还有这么多道理。
 
  海伯擦了额头一把汗,又说:“海鲜放下罐的时间也要把握好,一般等水烧开后,米粒开花时再放海鲜。”
 
  “为什么说那个时候最好?”夏阳好奇地问。
 
  “这个后生哥问得好,”海伯向夏阳投去赞许的光,“海鲜经不起煮,煮的时间一久,味道就不那么新鲜了。”
 
  “海伯,你家里已装上煤气了,为何还用木柴煲粥。”郑芸不解地问。
 
  “试过,木柴煲粥味道鲜美,煤气煲粥味道就差一点。可能是木柴火候控制得好一点吧。”
 
  “海伯,除了以上所说的,还有其它巧门?”麦田意犹未尽。
 
  海伯不加思索地说:“水质也非常重要。煲粥的水必须清甜可口,一点马虎不得。”
 
 
  听了海伯这番话,几个客人各有收获,感到海伯“粥经”真的不简单。
 
  来上茶的稻香,见大家对“粥经”这么感兴趣,插话说:“我大不善表达,不知大家听懂没有?”海边人大都叫父亲为“大”,稻香也不脱俗。
 
  见女儿这么说,海伯谦虚地说:“稻香帮我总结、总结。”
 
  众人的目光齐射向稻香,她也不谦让,说:“煲一罐好粥,必须具备心美、米香、料鲜、水甜、火候够这几个条件,缺一不可。”稻香环视众人:“不知我总结得怎样?”她刚说完,众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妹子,不愧是大学毕业生,归纳得还算到位。
 
  晚饭在大家兴致勃勃和高谈阔论中,吃到月上三杆才散席。
 
  久居大都市的两个年轻人,在这纯净得只剩下粥香的农家小院里,感受到生活是那么充实和美好,一阵久违的畅快在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着。
 
  月儿弯的粥香,月儿弯撩人的月色,月儿弯朴实的海伯和月亮般美丽的稻香,已成为青年画家夏阳构思的一幅画。而我们可爱的作家麦田,沉浸于月儿弯的粥香和美好的夜晚中,怎么也想不到,粥香在改变他脚下这块土地的时候,也渐渐地改变着他和入住月儿弯民宿的人们。

 
 
作者简介
  李明刚,汉族,广东省徐闻县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国家、省、市各种期刊及报纸副刊,多篇小说入选《小说选刊》编目。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文学作品集《桨声悠悠》。《湛江文学》曾推出其海洋小说小辑,并配发已故乡土作家陈堪进先生的评论文章。2013年被《中西诗歌》推出诗歌小辑,同年被《湛江日报》推出湛江实力作家专版。他的作品生活气息浓厚,文笔流畅,描写细腻,在粵西文学百花园中自成一道风景。

(编辑:米德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相随成长路》——郑成孝
下一篇:没有了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