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古代徐闻廉政文化之二、三事

时间:2017-07-04 10:51:24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何强
位于徐闻城郊的九坛铺附近的平纲墓原址一带,由于城建的拓展,如今的九坛铺一带早已难以寻获平纲墓的遗痕了(郑林摄)
位于徐闻城郊的九坛铺附近的平纲墓原址一带,由于城建的拓展,如今的九坛铺一带早已难以寻获平纲墓的遗痕了(郑林摄) 

  徐闻地历史悠久。早在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先民刀耕火种、繁衍生息。它的名字来历跟它独特的地理位置有关。据记载,自汉武帝元鼎六年建制至南齐武帝永明年间的约600年多年里,合浦郡、珠崖郡和珠官郡之治均设在徐闻县境内西南的讨网村,当时虽贵为省城,但由于其地偏远,遂“以其地迫海,涛声震荡,曰是安得其徐徐而闻乎”,于是就有了徐闻地名。徐闻虽地处中国南方的边陲的流放之地,但细探起来明清时期徐闻地却有二、三件廉政文化之事如“平纲墓、毁香亭、邓公清廉”等在当地广为流传:
 
“毁香亭记”的碑文虽历经数百年,但至今仍清晰可辨
“毁香亭记”的碑文虽历经数百年,但至今仍清晰可辨
 
  清代以前在徐闻县城东南郊的迈亭墩附近曾有一座很大的墓园,墓园里及旁边还建有碑亭、榭台和小花圃等附建物。这座坟当时叫做平纲墓园,是纪念廉洁、勤政的明代徐闻县知县平纲的,可惜这座墓园后来在匪乱期间连同亭台、花圃等物全部被捣毁,后来更由于徐闻当地城建的发展,现已荡然无存。平纲墓古已为胜迹,据清宣统三年《徐闻县志》“古迹”中记载:明弘治年间任徐闻县知县平纲,在任上病卒,无力还乡安葬,初时就葬于县南郊九头铺观涛坡。嘉靖戍申年(1557年)知县方逢尧把之改葬在迈亭。可见,平纲墓曾列为明代徐闻县的名人墓葬。迈亭,又称迈亭墩,在徐城东南面,临那梅溪,南距九头铺约700主米,墩宽1500平方米,现唯有少量清、民时期墓葬,已无平纲墓遗址。而据清《徐闻县志》上记载:平纲,字德阳,举人出身,籍贯为长州(今江苏苏州)人。明弘治间平纲以孝廉出任徐闻知县,他性极清介,在徐闻任职期间,以身作则,言传身教,政尚平恕,极为清廉,当地官员均受到他的良好影响,修德盛行,广大民众无不称赞。但需要指出的是,平纲在任徐闻知县,县境就很不太平,因为从明朝天顺六年(公元1462年)起当时徐闻县城被来犯的倭寇集结进攻,最后城门被攻破,而其时徐闻的贼患“如狂飙猝起,白骨叠萍,婺妇迎魂,野怜夜泣”(据明徐闻籍翰林邓宗龄的《平南碑》上的记述),老百姓命如草芥,焉能休养生息。可见当时社会混乱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县治也在无奈之下被迫迁往海安千户防御所城暂时安置,因为那时朝廷在那里长年驻有重兵把守!平纲就任时县署仅临时委署在海安所城军营里办公,但由于居民的聚居地和商业区都还在十多公里外的宾朴城,所以管治起来十分不便。后来朝廷出兵、徐闻军民经过浴血奋战后彻底荡平海寇,为了发展地方经济,恢复民生,作为知县的平纲力请上奏朝廷和广东巡抚要求重新迁县署于旧治,经朝廷准奏后县城才又重新从海安所城迁回宾朴村(现徐城)。当时的宾朴城已是废墟一片,作为知县的平纲亲自上阵,带领县民一砖一瓦重新筑起城墙,其夫人和儿子也有城门边煮热粥慰劳民众,但可惜的是由于劳累过度,在县城工程尚未完工平纲就因病而瘁逝!平纲虽贵为知县,其死后却身无长物,众所周知,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魂归故土,但是平纲知县的家人因家中贫寒竟然筹不到所需的费用运送棺榇运回其原籍老家安葬。其后虽有徐闻当地的富豪和乡绅纷纷表示愿意出资供其家属运棺返乡,但平纲夫人望着尚未完工的徐闻城墙,想到丈夫施政期间未竟的心愿,与儿子商量后毅然决定就地葬夫,并留下来与县民一道完成丈夫留下的城墙工程,造福民众。据说平纲下葬当天,县民依依不舍,挟道相送到九坛铺下葬地,很多人都失声痛哭。新到任的徐闻县知县在县民的支持下,又增加了护城河和月城,因建有古城垣,徐闻县新城遂成规模。而后平纲也县人被祀徐闻名宦,这一点说法是有历史依据的,因为根据《雷州府志》上的记载:“徐闻逖京师,民重耕收,薄声利,有太古风。自平侯(平纲)复旧邑,创学宫,邑稍改观,而礼义尚未之遑”。他的德行和施政教化在徐闻当地影响深远,所以在其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位于城郊迈亭附近的平纲墓也成为当地有名的廉政文物,县人前去瞻仰不绝,这在《徐闻文史》集、《徐闻县文物志》上都有记述的。
 
毁香亭由于历史的原因虽已崩废,但碑其仍完好无缺地存留在海安镇城内村一户居民家中,且碑文凿凿,李师弘清廉之风传后世
毁香亭由于历史的原因虽已崩废,但碑其仍完好无缺地存留在海安镇城内村一户居民家中,且碑文凿凿,李师弘清廉之风传后世 

明万历二十九年由进士樊玉衡所撰写的碑文详细记述了太守李师弘的廉政事迹。见证了古代廉政文化的人文历史
明万历二十九年由进士樊玉衡所撰写的碑文详细记述了太守李师弘的廉政事迹。见证了古代廉政文化的人文历史
 
  而据《广东史志》等史料上记载,广东省内曾有两个见证了古代廉政历史的人文古亭:却金亭和毁香亭,这两座古亭分别位于粤东的五华县和粤西的徐闻县,两亭相距近千里。然而,这两座被历史湮灭的纪念亭,却碑文凿凿,见证了明朝长乐(今五华县)县令李德用、琼州(今海南)太守李师弘两父子清正廉明的感人事迹。徐闻县的毁香亭原本是建在海安所城西侧的,而后几经拓建,至清末毁香亭旁又附建有茶店和花园、民居等设施;但由于历经岁月的变迁,原有的毁香亭已在抗日战争时期被国民党徐闻县长陈桐下令拆毁!亭虽已被毁无存,但现在徐闻县海安镇城内村一民居的庭院里还存遗存着那一通明代的毁香亭记碑。该古碑长159厘米,宽86厘米,厚11厘米,碑面磨制粗陋,篆额,碑文小楷,两侧刻卷草纹,碑额上有“毁香亭记”四字,楷书碑文574字,经拓可读。碑上文字清楚地记载明代琼州太守李师弘烧毁檀香,戒贪不接受馈赠的事迹。据通读碑文的文字上的记载:明万历辛丑年(1601年)琼州太守李师弘因病到海安千户所城寻找名医治疗,到达海安所城后,受到徐闻县知县、海安所城守城千总和水师驻军首领等官员的热情接待,当晚入住海安所城官邸并出席徐闻县官员的宴席时,李发现家人竟用皮袋私自携带海南沉香数斤,李师弘对此大吃一惊,细问之下家丁才吱吱唔唔地道出,由于李师弘平时公正廉明,为民解决了不少讼争,琼州府的群众为感谢李师弘,遂以这些名贵的沉香拿到李师弘的府上相送为谢,一开始李的家人严词拒绝,但经过群众还是三番四次地前来,李的家人见拒绝不过,便瞒着李师弘私自收受下来。对此李师弘毫无知情。这次渡海前来海安所城看病,家丁见李师弘家中无值钱的东西,便偷偷地带着这些沉香前来,打算以备来回银两不足时兑换或直接送与医师以抵资费之用。但当时李师弘知道这些名贵沉香的来历后,对家人私下收取群众的物品感到怒火中烧,狠狠地斥责了家丁一顿,并当着徐闻县知县、海安所城守城千总和水师驻军首领等官员的面索火把沉香全部都尽数烧毁。碑文还指出,当时“珠香犀象玳瑁粜布”“宦其地者动有苞苴……把握之物足富千世”,许多冠盖大吏无不从中搜括大量资财,贪赃枉法,以为世人不知。但身为一方封疆大吏的琼州太守(至少是相当于现在的“厅官”),李师弘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清廉节守,不贪不占琼州百姓之物,可谓世之良吏。对此,在场的徐闻官员深受感动,遂命人勒碑撰文记下来并立亭为纪念。碑文为当时在雷州府海安所任职的湖北黄岗人樊玉衡亲自所撰写,这在《徐闻县文物志》上是有明确记载的: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樊玉衡撰文立碑(樊玉衡,万历十一年进士,官至御史,《明史》有传,《雷州府志》有记)。无独有偶,而李师弘的父亲李德用曾为长乐令,离任时,臣民束金为馈他亦却之,后人为之建“却金亭”以纪念。父子廉吏,实为罕见。两亭虽已崩废,但碑文凿凿,其清廉之风传后世。
 
邓宗京画像(由徐闻县邓氏宗亲会研究会供图)
邓宗京画像(由徐闻县邓氏宗亲会研究会供图) 
 
  徐闻本地籍名宦邓宗京,徐闻龙塘乡烈村(此村已废,故址在徐闻县龙塘镇西洋村委会)人,出身于名门望族家庭:其父邓邦髦为明嘉靖辛酉科举人,先后担任泗州、泗州、靖州三州知州;伯父邓邦基明嘉靖辛酉科举人,兴化通判、户部员外郎,著有《城月池记》,祭为徐闻乡贤。堂兄邓宗龄更是了得,万历癸末科(1583年)朱国祚榜殿试中进士,优选被钦点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士补检讨、编修,邓宗龄擅于诗文,早年著有《舟中草》、《玉堂遗稿》等名编被载入《广东通志》和《雷州府志》,名震玉堂。邓宗京以拨贡栋选出任江西兴安县(今江西省横峰县)知县。到任之后,邓宗京见县学断壁残垣,破烂不堪,影响正常教学,遂捐出个人积蓄翻修,不数月县学焕然一新。邓宗京廉洁爱民,不愿增添人民负担,经常捐自己俸禄以便饭招待。在任期间,由于邓宗京善断疑案,勤政爱民,政绩斐然。其一生艰苦朴素,廉洁奉公、施政英明、爱民如命,更是深受当地民众支持和爱戴。退休离任后邓宗京选择回乡待母尽孝,当他准备离开时,县衙的杂役和师爷帮他整理行装时才发现邓知县除了几件旧衣物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得知此情形,当时兴安人民和县衙的幕僚都深受感动,当地的富绅和县衙的同僚都纷纷表示出资赠款供邓宗京做盘缠和其他费用返回家乡以颐养天年,但作为知县的邓宗京一一谢绝了乡亲和同僚们的好意,将政务交接完毕后独自一人悄然离去。据说后来的江西巡抚将此事上折禀告朝廷,万历皇帝亲赐“一帘清水”的御匾和数两黄金予邓宗京,以表对其清廉为官的赏赐。邓宗京将御匾高挂于门堂之上,但却将御赐的黄金全部捐出给受灾的灾民和兴办学堂之用,自己继续选择了粗茶淡饭、宁静而致远的生活方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