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徐徐而闻”及其他

时间:2017-08-11 15:51:03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杨飞

   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大帝在雷州半岛设合浦郡徐闻县,使徐闻从此做为汉朝廷的1587个县之一。当时,合浦郡郡址就设在徐闻,徐闻县就是合浦郡的政治经济中心。

 
  不过,关于徐闻这个名字的来历,众说纷纭。
 
  徐闻县位于雷州半岛南端。三面环海,巨浪滔滔,涛声震荡,徐徐而闻。这就是“徐闻”一名的起因。浪漫的说法是“听闻海风徐徐而闻”而叫徐闻。然而,徐闻自汉元鼎年间建制以来,距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其邑名随着历史的发展,朝代的变迁,城池的兴废而多次变更。因而出了种种有趣的传说。有人说,徐闻,三面环海,形似一叶靠岸的小船。而徐闻城中的登云塔高高耸立,正如“桅杆”揭起;城西角场坡上的断头台好比“船橄”,大有扬帆出海,徐徐启航之势,而海浪拍击之声又徐徐而闻,故徐邑由此得名,谓其“徐闻”。
 
  据越语专家学者解释说徐闻是“有泉水的村”,而民俗学者则说它来源于一个民间故事。据说在很古以前,有同馆同师的兄妹俩,兄姓徐,妹姓闻。他们同馆习武,武功超群,骁勇过人,情深义重。一日,兄妹双双外出狩猎,凭他们的武功和勇气打死了一只老虎。此事,民众获悉,纷来祝贺。兴奋之余则抬着老虎,拥着兄妹前往县衙报喜、领赏。其时,有一官府的公子见了眼红而寻衅取闹,硬说那只老虎是他家喂养的,要兄妹赔偿其命。话还未说完则大动拳脚,不过三五回合,那蛮公子则一败涂地。蛮公子败不服气,随即招来兵丁。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兄妹惨死于蛮公子的手下。众人见之不平,便将兄妹的尸首埋于宾朴山中并立碑纪念他们,碑曰:“徐闻”。正巧,朝廷拨银建县治(早先兼为府治)。起初,县址择地于海滨讨网村。施工时,由于粗心大意的木匠把衙门的大梁裁短了,他们害怕受治罪,便连夜把那大梁搬往宾朴山中隐藏,且扬其言:“大梁飞掉了”。县官感到奇怪,派员四出寻找。恰好在宾朴山上立碑“徐闻”的坟地旁边找到。县官认为这是“吉祥之兆”,于是,便把县址迁于宾朴,并命县名为“徐闻”。
 
  另外,也有人说徐闻这个名字也与一副浪漫的对联有关,那是“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海边潮至,应徐徐闻乎”。这副对联的前一句说的是一个古老的爱情故事。
 
  传说五代十国时期,有一位名叫钱鏐的吴越王,有一天在杭州的王宫里处理完政务后信步宫门,但见西湖堤岸桃红柳绿,万紫千红,不禁想起回乡省亲的王妃。王妃自寒食节前离开,至今已有些时日,眼下春色将老,陌上花已发,王妃却迟迟未归。吴越王钱鏐回到宫中,提笔写信:“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那位王妃看了书信之后,心有灵犀一点通,立即辞别娘家回来。非常的令钱镠想不到的是,这寥寥数语,后来竟在诗坛演绎成一段佳话。
 
  据说,吴越王的这句情话,勾起了后来的文人墨客的无尽情愫,成为表达男女缠绵思念的千古绝句。后来有一位名叫方橡坪的人,来到徐闻后突发思古之幽情,说“海边潮至,应徐徐闻乎”。这句话刚好巧妙地把徐闻的名字对上去,使之无缝对接,形成了妙不可言的千古绝联,这也无形中为徐闻县这个名字涂上了一层浪漫的色彩,硬把“三面环海,巨浪滔滔,涛声震荡,徐徐而闻”的徐闻这个名字又寄喻为爱情的寓意,表达了经过一波三折而慢慢得的爱情才是最值得珍惜的爱情诤言,因而就有了“徐徐而闻的爱情”之说。从此以后,徐闻也就成为男女爱情的浪漫圣地,而徐闻境内的中国大陆南极村的“接吻线”沙龙则就是男女爱情的浪漫见证地。明代的戏祖汤显祖也正是到过此地踏青,才构思书写了中国最美丽的爱情故事《牡丹亭还魂记》。
 
  至于吴越王钱镠故事,还有一些珍闻。开平元年(907年),梁太祖朱温封钱镠为吴越王,钱镠衣锦还乡,大宴村中父老。席间他春风得意,诗兴大发,“自起执爵”,即席作《还乡歌》:“三节还乡兮挂锦衣,碧天朗朗兮爱日晖……斗牛无孛兮民无欺,吴越一王兮驷马归。”因为诗歌太“文”,乡亲们听不懂歌中之意。钱镠随机应变,再用土语高唱:“你辈见侬底欢喜?别是一般滋味子,永在我侬记子里!”歌词虽短,却是乡音土语,立刻引起轰动。后来有人考证,钱镠即兴创作的这首歌,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用吴语记录的吴歌。钱镠建国吴越之后,大兴土木兴建宫署,昼夜不停,士兵们都有怨言。一天晚上,有人在宫门上写道:“没了期,侵早起,抵暮归。”意思是说徭役没完没了,每天清晨出去服徭役,直到夜幕降临才能回家。钱镠看后,命小吏在旁边加了一句:“没了期,春衣才罢,又冬衣。”意思是说,你们虽然辛苦了点,可我也没有亏待过你们啊。据说,修筑城池的士兵看了,想想也有道理,遂不再抱怨。钱镠虽然后来也有一怒之下将文人沉入钱塘江之举,但却和诗人罗隐相处甚欢,两人一起共事达22年之久。罗隐病中,钱镠经常亲临问候,并赠诗曰:“黄河信有澄清日,后代应难继此才。”
 
  时至2012年,湛江师院的一位从事古汉语研究的教授来徐闻考察,听了该县博物馆老馆长吴凯先生解说徐闻被称为“柴门关”时立即得到启发,说“古汉语的徐闻音读法就叫‘柴门’”。他一语惊人!揭露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徐闻”两字实际上就是古汉语的活化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