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徐闻“雷歌班子”雷歌戏说台风“卡努”

时间:2017-10-17 15:48:42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简陈明

   今年第20号台风“卡努”于10月16日3时25分在徐闻县新寮岛东部沿海地区登陆。原为14级强台风级别的“卡努”来势汹汹,徐闻启动防台风Ⅰ级应急响应,大家不敢掉以轻心,严防死守,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0级,威力锐减,风力大打折扣,大家虚惊一场。

 
  “卡努”离去,雷歌唱起,“雷歌班子”的歌神们用雷歌戏说“卡努”……
 
(简陈明 唱)
台风卡努花娘子,
诓公昨日得些惊;
不料你娘偌温顺,
脚步悠悠慢慢行。
 
(陈石 唱)
敬早起床静悄悄,
天不雨毛树不弯,
卡努啊
本想把优评给你,
但想想
活优不偿昨日愁!
 
(周小莲 唱)
因你卡努这老娘,
涉水艰难到和安;
连夜疏散各群众,
马不停蹄确是忙。
 
一贯为人不正当,
登陆新寮逼和安;
风力声称十四级,
气势昂昂惊死人。
 
(冯江润 唱)
走村串门户到户,
天光妃行到天黑;
为了等你这邱相,
脚袋都不呔到土。
 
(朱孔 唱)
卡努使个空城计,
讹通县人讨拿她;
徐闻布好龙门阵,
谁料到
她这花娘早逃离。
 
只因卡努生得靓,
讹公日夜睡倒跟;
不料她嫌公生丑,
气公头颅只晕晕。
 
(陈南兴 唱)
卡努昨夜偌变态,
把我花梨都打败;
卡努啊
呐放给我拿倒你,
活活剥皮拿去埋。
 
(曾权 唱)
昨夜电话里听讲,
卡努新寮起风波,
公在广西心忐忑,
惊她花娘上公床。
 
(陈南兴 唱)
曾公啊
新寮台风最厉害,
树木作物总打败;
最大风力十三级,
恰似海贼上村来。
 
(简陈明 唱)
简公现在新寮岛,
树子都不见条弯;
卡努啊
都说你娘人假鬼,
不知你娘偌做流。
 
(陈南兴 唱)
简公啊
你说这话我不信,
风小都不伤树根;
为什么
我宅花梨全打倒,
难道是
人衰也同鬼跟缠。
 
(朱孔 唱)
也许你挖孔太浅,
浅孔怎容大树根;
快去挖个大大堀,
大堀种入呐安全。
 
 (陈南兴 唱)
这树己种二十载,
叶茂根繁似神栖;
与堀浅深不关系,
更不可能重新埋。
 
(简陈明 唱)
兴哥啊
不关你树种活久,
呐放种时浅鲁鲁;
风子呐来根就动
风子呐来树背浮。
 
(蔡志峰 唱)
害我昨夜惊流屎,
讲是超强大风胎,
舞台装备全卸下,
欠拿卡努活活埋。
      
(陈南兴 唱)
简公啊
种树种花我拿手,
科学种植花和树,
挖崛深浅要适度,
树长大高壮如牛。
 
(陈光明 唱)
一报台风人心抖,
瓜菜在园都未收;
种养农户睡不去,
抗灾动员县统筹。
 
全民皆兵硬防守,
进村排查假不休;
安全转移危房户,
站岗纪律严要求。
 
老天感动抬贵手,
命令天神把风收;
十四级风降几级,
慢慢登陆去悠悠。
 
(周小莲 唱)
卡努是汉或是妞?
它在徐闻争不休;
兴师动众难对付,
没敢苟同比风流。
 
和安乡村叹干部,
转移村民到天黑;
顶风冒雨送物品,
甘愿为民公仆奴。
 
(黄琰 唱)
冷遇郎君情交感,
卡努行为不端庄。
临战退宿不称职,
被降级别不再强。
 
虽然卡努不检点,
眷恋徐闻心挂念。
表现温柔又体贴,
徐闻人民永不忘。
 
 (邓华民  唱)
都说卡努嫜好捍,
害我昨夜白紧张;
谁知丑人多作怪,
不敢横行和张扬。
 
卡努花娘说你捍,
怎如人民志更刚;
众志成城你知否?
快快低头回天堂。
 
卡努花娘是孬种,
假装温柔变勾当;
简公昨夜那碰着,
活活扒皮在现场。
 
(简陈明 唱)
一路赶杀巨干干,
你这卡努好嚣张;
谁安龙头杀鼠尾,
诓活多人总琼狂。
 
十二十三到十四,
级级升高天到天,
谁知你娘放白屎,
未到徐闻气疲疲。
 
(陈有文  唱)
卡努风尾去雷州,
干部带头去抢收;
转移危旧住房户,
群众安危心中留。
 
干群协力同镇守,
天灾来临共一巢;
活大台风都见过,
小小卡努算几流?
 
卡努来势雄赳赳,
谁安登陆气即休;
树叶都不敢摘片,
众生面前超温柔。
 
(朱孔唱)
可恨卡努花娘仔,
你逞英雄诓人惊;
我若挥起斩妖剑,
我看你
手呐无横脚都斜。
 
你想行凶霸天下,
到处给人拾土撒;
卡努啊
你在他方有吃做,
你来徐闻无路行。
 
徐闻没你住脚处,
早设天牢布奇兵;
只等花娘你来到,
拿你尸骇抛海坪。
 
(陈有文唱)
众口骂娘为何故?
原来卡努坏心思;
你若不从我家过,
谁看你娘路线图?
   
(蒙婉冰唱)
越讲越想越怨气,
卡努花娘拿人欺。
廿四妃诓到廿七,
抽筋剥皮死有余。
 
她哄佇
担惊受怕心不善,
劳民伤财罪不轻。
活显蕉籽都砍去,
百姓黎民受折腾。
 
害人不浅太搞腊,
乜好颂扬乜好谢?
要谢就谢共产党,
人民安危心上行。
 
还要感谢观音母,
庇护徐闻驱灾星。
岁岁风调又雨顺,
百姓个个笑螺螺。
 
(邓华民 唱)
你嫜心毒但力小,
硬要与民争高低;
卡努啊
千方切记此教训,
万万不能乱烧犁。
 
你若心滋民爱惜,
你若坏人骂人多;
望你身教后来者,
告诫要来看你齐。 
 
也向卡努敬个礼,
拜拜送娘话不多;
但愿又是好年景,
钱堆库房屋梁齐。
 
(杨大江 唱)
诓我走去风尾找,
以为卡努吹娘飞。
谁料娘气都没有,
还跌脚筒脱层皮。
 
(周小莲 唱)
好人不做讨做贱,
卡努横行发懵癫;
歹事做尽被赶杀,
三更半夜来徐闻。
 
卡努做人不从善,
勾搭孬蛇这兰恩;
兰恩契弟是祸水,
卡努行离跟后缠。
 
百姓火丈难容忍,
决不留情这兰恩;
它若兴风又作浪,
赶杀砍头挖眼丸。
 
(陈有文 唱)
骂罢花娘骂契弟,
都因卡努惹是非;
昨晚进村不入宅,
左右翔翔度庭旗。
 
尼姐刚去又见弟,
兰恩进入南海区;
刚刚赶走花娘子,
契弟又来讨劫钱。
  互动媒体:
  《雷人雷歌》杂志
《雷人雷歌》公众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