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冬游徐闻南极村

时间:2017-11-12 01:36:48  来源:湛江日报  作者:赵银月

   徐闻南极村范围涵盖了该县角尾乡所辖各村庄,好些村都开设了民宿。听说已迎客的民宿中,有的原本是旧珊瑚民房,有的是由旧盐仓改建,风格不尽相同,特色各异。到徐闻南极村民宿住上一晚,探访古老的珊瑚屋,品尝美味的海鲜,去海边捡贝壳珊瑚石,到南海与北部湾的合水线看日出日落,是我已久的心念。十一月的一天,约上十几位好友,终于成行。

 
  灯楼角看日落
 
  灯楼角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大海从东南西三面,环抱着角状的沙滩,隔海与海南岛相望,北面则延伸向陆地和村庄。岸上,两座灯塔,一幢炮楼,无语地诉说着过往的历史功绩和当下的地理意义。我最为之着迷的是合水线,南海的潮和北部湾的浪,在此轻轻相拥,开心地碰撞起细长的浪花带后,又转身挥手离去,合合分分,不留下一丝痴缠。有人说,这是灯楼角的独特地理景观,我说,这何尝不是至真至纯的情怀呢?我们来到灯楼角时,正值退潮,南海和北部湾之间,现出了一条长长的沙带,伸入到海之中。我忍不住沿着沙带一阵小跑,想象着自己左手挽着南海,右手挎着北部湾,奔向大海深处,任由好友在身后大呼小叫,噼噼啪啪按响相机快门。
 
  这时,落日已变成了一个鲜艳的大圆红球,正慢慢地往海平面沉下去,海水泛着红光,静静停在海中的渔船,则幻成了一幅幅剪影。其实,灯楼角的落日,一如北部湾别处海边的落日,我和好友们,以这红红的落日、隐约的渔船为背景,在沙滩上腾挪跳跃拍出来的照片,也不见得更有趣,然而,一想到这里的夕阳,可是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夕阳,次日早上在同样的地方,看到南海的日出,能邂逅如此的奇景?于是便充满了钦佩和骄傲之心,觉得这落日、这夕阳,有了一种无法比拟的美丽。
 
  夜歇珊瑚民宿
 
  待吃过晚餐,安歇于放坡村民宿,已是晚上八九点的光景。彼时,村里一片静寂,唯有明亮路灯照耀下的村道,偶见一两个路人。
 
  我所住的民宿院落的客厅、卧室有不少诸如贝壳灯具、贝壳花瓶之类的摆设。最让我惊讶的是洗浴间,墙是黑灰相杂的珊瑚石砌的,镜子框、洗具架是褐色原木头做的,水龙头的出水口是个大贝壳,洗手池是个大水缸,放浴缸的地板,铺的是一层圆圆小小的珊瑚石,屋顶则是磨花玻璃,白天阳光可以直透房内。面对如此古朴环保而又有海洋文化气息的洗浴间,不由得赞叹设计者的匠心独具。想起珊瑚石遇水就像活过来一般的说法,便把水浇到墙上,果然听见“嗞嗞嗞”的声响,再一看珊瑚石,仿佛石与石之间,靠得更紧密了。
 
  我走到院子,站在一角,静静地环视四周。天空有几颗稀落的星星,微风拂面,凉爽而不冷,很是舒服。想起在市区起程时,雾霭沉沉,细密的春雨还裹着寒风。一路往南,雨住风停,天色渐明,进入徐闻境内,太阳露脸了。待继续南下,来到大陆最南端的南极村,已是晴空如洗,阳光灿烂,宛如夏天。不由感慨,不过150多公里的距离,怎么气候就迥异如两个世界呢?
 
  院子正中建了一个大池子,注满海水,一艘老旧的木船安祥地停泊着。离开了大海,还能停泊在海水里,与珊瑚石相伴,也许有些安慰吧。院子的两面珊瑚石围墙,应是民宿的老主人留下的,已尽染岁月的痕迹,不算平整的墙面呈现出历经风吹日晒的暗黑色,让人想起老渔民满是皱纹却又坚毅的脸。而沿围墙而栽的三角梅,正热烈地盛开着,好像是古老的围墙乐开了花。我有些心痛这些垒起围墙的珊瑚石,不知它们在大海呆了多久,见证了多少人间沧桑。
 
  与围墙隔着院子相对的茶室,开着亮蓝色窗框的窗户。屋墙明显是新砌的,所用的珊瑚石有各种形状,削切得整整齐齐,颜色则是青春朝气的灰白色。屋墙和周遭树枝上,挂上了鱼笼、鱼网等渔具,很有一种渔家生活情调。
 
  夜深了,躺在床上舒服地闭上眼睛,想着好友陈华清在《海边的珊瑚屋》里“住珊瑚屋,如同躺在大海的怀抱里,触摸着海洋之心,每天听到海潮的呢喃,看到海精灵的嬉戏”的字句,沉沉睡去。
 
  探访最古老的珊瑚屋
 
  记挂着昨夜莫女士带我去看的那座放坡村最古老、还住着人的珊瑚屋,我早早醒来,拉上好友同去探秘。
 
  那是好大的一个院落,位于已废弃的几座珊瑚院落之间。黑色珊瑚石围墙,咿呀作响的院门,一大一小两间珊瑚屋紧挨在一起,还有一间独立的青石屋,展现着莫女士所说的“古老”。院子中央,几棵已挂着硕大果实的菠萝蜜树,扎着两个吊床。树下,一只黄狗友好地摇着尾巴,几只母鸡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围墙拐角处,在一捆捆木柴之间,一株粉红花儿挂满枝头的桃树,与黑色围墙相映成趣。
 
  推门进去,看到一位老爷爷和老奶奶正在小珊瑚屋内吃早餐。见我们对珊瑚屋感兴趣,身板硬朗的老爷爷便颇自豪地介绍起来。老爷爷就是在小珊瑚屋里出生的,今年已83岁,至于小珊瑚屋的年龄,他也说不清了。大珊瑚屋岁数稍轻,也有50多年了。我不由再次看向陪伴了爷爷大半辈子的珊瑚屋,心中肃然起敬,又讶然发现,那屋顶是一层厚厚的茅草,外加了一层坚固的铁皮,极好地诠释了珊瑚屋的“坚固耐用、冬暖夏凉”的特质。
 
  老奶奶从珊瑚屋里走出来,坐在吊床上休闲。见我们要拍她的照片,害羞地捂着脸,又放开,笑出一脸花,满是慈爱。奶奶说,她的儿女和孙辈,分别在广州、东莞、湛江等地生活,就老两口还住在村里,住习惯了,舍不得推倒珊瑚屋建楼房,也好让孙辈知道爷爷奶奶住的房子和他们住的是不一样的。老爷爷和老奶奶换了衣服,相携去村里的教堂做礼拜。望着他们的背影,再看看为他们遮风挡雨的老珊瑚屋院落,心想“与子偕老,岁月静好”,应该就是这模样吧。
 
  坐上牛车出海
 
  沿着村道走到海边,本是想随众人去捡贝壳和珊瑚石,没想到却被摆渡于海中和岸上的牛车迷住了。用小船来摆渡见多了,用牛车还真是头一回见呢!
 
  只见一头黄牛拉着装载了满满渔网的木板车,正往海中停泊着的渔船走去。水已快淹没黄牛的脊梁,牛把头抬高,挺着胸,不惊不惧,步子迈得稳稳当当的。
 
  另一辆牛车正踏着细浪,把出海归来的渔民从渔船接回岸上,六七个人挤满了整个车厢,迎着阳光,沐着海风,一脸惬意。好友中有人灵机一动,提出不如坐牛车上渔船,出海遨游一番,众人一致叫好。
 
  牛车的轮胎是充气的,很大,适合于在沙滩跑动。坐上去,渔民一声吆喝,黄牛就熟门熟路地往海中走,有一种“不待扬鞭自奋蹄”的意境。牛车并不颠簸,可车上的人因为好玩,一路尖叫,就像顽童一般。清澈的海水漫过牛的四肢,再漫过牛的肚皮后,我们就上到静泊于海中的渔船了。
 
  上午,在这片南海和北部湾交汇的海域,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湛蓝得如同油画。海风轻吹,海面漾起涟漪,阳光透过海水直照海底。渔船徐徐地行驶,真如把我们带入了没有人间烟火的仙境。
 
  我们不时看到了海底里绿色、褐色、粉红色和蓝色的石头,风停水静时,更是清晰。渔民说,那就是活的海珊瑚。原来,能生长珊瑚的地方,海水是这般干净清澈,珊瑚的触角就在清澈的海水中轻轻地摆动着。我想起了,这里就是中国大陆架唯一面积最大、种类最密集的成片的珊瑚礁国家级保护区,有几十亩的珊瑚花盛开,绵延数十公里。我暗暗祈祷,愿我们这次渔船之游,没有惊扰这些美丽的生物。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