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月儿弯之恋

时间:2017-11-19 02:52:30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李明刚

   冲过一个凉水澡,洗掉了一天的疲劳,麦田感到周身畅快淋漓。海风悠悠的吹进房间,轻吻着他裸露的身体,恰似小狗的舌头舔着他的肌肤,非常舒适,唤起他那原始的欲望。他望着夜空中玉盘似的明月,一股浓烈的思念之情从心底涌出,此时此刻,他十分思念远在大洋彼岸的恋人沈依婷。

 
  麦田穿着休闲短裤短袖走出房门,来到海边的沙滩时,三三两两的房客已在沙滩上散步,边交谈,边赏月,听海涛拍岸的响声。
 
  在沙滩上走了十几步,麦田嫌穿着拖鞋碍事,干脆把它脱掉,赤脚走在沙滩上。踩在还未散尽余热的沙滩上,微热的细沙让麦田感受到热水泡脚一样的舒服。
 
  这个海弯,弯如镰刀,千百年来,惊涛拍岸,日积月累,堆积起一个弯月状的白沙滩。远远望去,这沙滩像极初旬弯弯的月亮,因而叫月儿弯。
 
  这月儿弯,水清沙细,是个理想的天然海水浴场。每逢夏季,远方的游客和城里人都挤到这里冲浪、游泳。在这里,除了享受原汁原味的海鲜和香味浓郁的海鲜粥外,沙滩上漫步,椰林中阅读,也是理想的选择。既让人心情愉悦,又能享受到宁静和平和,海上冲浪还可带来刺激和惊喜。像作家麦田、画家夏阳这样有着远大理想和追求的年轻人,把心灵安放在这里,闻着粥香,也许能创作出深度作品来。
 
  这天刚好是农历十五,清朗的夜空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圆圆的月亮洒下白晃晃一片月光,月儿弯的山山水水全被照亮。麦田踏着月光,走在靠近海水的潮湿地带,长长的排浪扑上沙滩,潮水顺势爬上来,吻在他的赤脚上,不作停留,又悄悄地退去。又一阵排浪扑上来,潮水重返沙滩,不断把清凉送给麦田。
 
  学生时代的麦田,就显示了出众的才华。在大学就读那几年,他便在国家级文学杂志发表了多篇文学作品,他的一篇写海散文入选大学《语文》,多篇中、短篇小说被《小说选刊》选登。走出校门仅两年,他凭着过硬的本领,被聘任为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可谓春风得意。但不知为何,一直保持旺盛创作状态的麦田,近段时间怎么也写不出像样的作品,好像一夜间创作源泉就枯竭了。越是写不出来,心里越焦虑,越焦虑,越写不出来。为此,他陷入深深的苦恼中,有时彻夜难眠。再拿不出几篇像样的作品,他将在省文学院待不下去,只好捡东西走人。这次月儿弯之行,拿现在最时髦的话来说,是为接地气。
 
  走累了,麦田坐在柔软的沙滩上,双手抚摸着身边的细沙,然后又望天空的明月和远处的渔火。海风轻轻地吹来,抚弄着他的肌肤和头发,让他感受到夜的清凉和乡下时光的美好。此刻,他暂时忘记创作上的烦恼,让思绪像天空飘飞的云朵,随风飘动……
 
  这时,坐在椰子树下赏月的青年画家夏阳,很专注地观察着月儿弯迷人的夜色。夏阳供职的美术学院为完成今年省里文艺创作"五个一"工程的报送工作,院长把这一重任压给公认最有潜力的他,并安排他深入基层,专心创作。之所以来月儿弯,拿院长的话说,深入到群众中去,补补精神之钙。作为一名有建树的画家,夏阳深深懂得,生活是最好的老师,也是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生活还能燃烧激情,激活创作灵感。因此,他对这次月儿弯之行,充满期待。
 
  两个年轻人待到月移中天,才恋恋不舍地回房休息。夜里,他们枕着涛声,睡得非常香甜。
 
  而住在麦田隔壁的黄平夫妇,却一点睡意也没有。晚饭时,老房东海伯借着酒劲,滔滔不绝地说着煲海鲜粥的要点,经他女儿稻香总结出"心美、米香丶料鲜、水甜、火候够"的"粥经",让他们内心起了波涛,久久不能平静。
 
  患病前,有个老板来找黄平,想承包月儿弯附近三千亩红树林搞养殖,答应事成后送给他50万元。黄平今年已五十六岁,再过几年就退休了,也想在退休前捞上一笔。听说能得到50万元,他有些动心,准备在会上讨论时,突然病倒了。这晚听了海伯的"粥经"后,他进行了自我反思,不禁为自己为占小便宜而不惜牺牲群众利益的想法感到羞愧。他暗暗庆幸这场病来得正是时候,让他有机会弥补自己的过错。
 
  海伯的“粥经”,也让外科医生郑芸汗颜。在真诚、坦荡的海伯面前,郑芸觉得自己过去的行为非常丑陋。在县人民医院,郑芸是主刀的外科医生,经她抢救的病人成百上千。有一次一个急症病人因不给科室主任送红包,不及时安排做手术而丢掉生命。这件事虽然与郑芸没有直接关系,但如果她当时坚持,也许能保住病人的生命。这件事,一直成为郑芸的心病,好像自己参与了一场谋杀,无数个夜晚,她从恶梦中惊醒。听了海伯的“粥经”后,她认为做一名救死护伤的医生,接受患者的红包,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况且有的患者因病返贫,他们的每一分钱都来得多么不容易啊!望着窗外的明月,郑芸心里亮堂了许多。
 
  天刚破晓,睡意朦胧中,麦田闻到浓浓的粥香。那香味,从敞开的窗户溜进来,带着稻米的香味和淡淡的海鲜的清香,勾起人的食欲,让人睡意顿消。麦田爬起床,擦牙洗脸后,爬上楼顶,等待太阳破海而出。他刚选择最佳观察点站定,夏阳也随后上了楼顶,似乎好奇永远属于年轻人。
 
  这时,远方海天相接处泛起一片鱼肚白,随后几朵白云被照亮,白云边缘好像被点燃了,火红火红的,非常醒目。几只早起的海鸟,在微弱的晨光中,展翅飞翔着,时儿飞上天空,时儿碰击海水,欢快地迎接朝阳的到来。不大一会儿,远方的海面被染红了,一个火球慢慢地从大海里探出头来,穿越重重雾霭,把迷朦的大地照亮。两个年轻人亲历海上日出的美好瞬间,感到非常震撼,也感受到自然界的神奇。
 
  顷刻之间,月儿弯醒来了。鸟鸣声声,鸡鸭唱和,与村妇唤猪悠长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奏响了月儿弯的晨曲。麦田和夏阳两个久居大都市的年轻人,每天面对水泥森林,久而久之,觉得生活十分泛味。而此刻,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感受着月儿弯的清亮和热闹,心里充满阳光。不知什么时候,回乡创业的大学生稻香来到了楼顶。她沐浴在晨光中,皎好的脸容灿若桃花,那双丹凤眼格外明亮,闪动着青春气息和活力。
 
  “两位老师,早上好!”稻香微笑地跟他们打招呼,“请下去吃早餐。”他们愉快地随稻香下楼去。
 
  粥香诱人。凉在海碗里的白螺粥,冒着热气,飘着浓香,让人垂涎若滴。麦田端起一碗,走到海边,坐在白沙滩上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此时,晨风吹拂,白螺粥较之沙虫葱花粥,别具风味,让麦田品尝了香粥的美味。几只叫不出名字的灰色海鸟聚在他身边,飞来飞去,欢快地鸣叫着,喧闹着。麦田突发奇想,海鸟是不是经不起粥香的诱惑,也想吃粥?这么想的时候,他把剩下的几口粥随同粥碗放在沙滩上,稳身椰林里,转眼一看,只见鸟们扑向粥碗,抢着喝粥……
 
  这时,从村子里走出一群采海的姑娘、媳妇,她们“嘻嘻哈哈”地闹着,向白沙滩走来。麦田在人群中发现了稻香,尽管她换上采海用的旧衣服,但在人群中显得清丽脱俗,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村姑。
 
  “稻香,为何不邀帅哥作家去帮忙呀。”一个年轻少妇跟稻香开玩笑。
 
  这个见过世面的妹子一点也不害羞,她说:“我想啊,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我说嘛,近水楼台先得月,稻香不会那么傻。”刚才那个少妇边说着,边向稻香挤眉弄眼。
 
  一不做二不休,稻香走出人群,大方地邀请麦田:“麦老师,跟我们去挖螺,好吗?”不知是出于好奇,或是别的原因,麦田爽快地答应了。
 
  稻香叫麦田在原地等她,回家取来草帽和挖螺工具,便尾随着众人,向远处的海滩走去。
 
  吃过早餐,住在月儿弯民宿一号的其他几个房客各有动静。夏阳在椰林里支起画架画画;外科医生郑芸扶着丈夫黄平在沙滩上散步;商人陆旺财匆匆收拾行李,退房回了县城。昨晚海伯说的“粥经”,让这个在商海沉浮半生的生意人感慨万千。这个不善思考的人,夜里久久不能入眠,想了许多、许多,似乎想透一个理,早晨起来,他觉得有信心、有能力走好未来的路。
 
  雷州半岛东部沿海是半日潮,每天潮水涨落两次。麦田和稻香来到采海那片滩涂的时候,大海又开始新一轮涨潮。隐身于泥土中的螺们,当潮水爬上滩涂时,都张开嘴吸气,很自然地咧开一个口子,暴露了行踪,有经验的采海人一看就知道。
 
  稻香叫麦田跟在她身边,教他如何识别螺踪,如何挖螺。他们走在浅水中,此时风清浪细,海水清澈透明。走了几步,稻香指着一个螺眼让麦田辨认。麦田放眼看去,只见沙滩里咧开一个小口子,不断有小水泡往外冒,似乎还看见一条微黑的小舌头伸出来吸水。稻香告诉麦田,那是螺的舌头。稻香一锄头挖下去,一个足有几两重的大白螺露了出来,麦田高兴地抓在手中,洗干净放进筐里。
 
  稻香不愧是个好“老师”,经她一调教,麦田很快地掌握挖螺技巧。他们顺着涨潮一路挖螺,不知不觉中谁都挖了大半萝筐大白螺、赤嘴螺。挖得累了,麦田站起来休息一会儿,他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小男孩在玩打水仗的游戏。他们相互间击着水,玩得多开心啊。麦田有些羡慕他们,似乎从这几个小男孩身上看到童年快乐的自己。
 
  潮水涨高了,滩涂一片片被海水侵占,留给他们挖螺的时间已经不多。稻香挖螺快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村里的姑娘媳妇都叫她“快手稻香”。可今天因教麦田辨别螺眼和挖螺,耽误了时间,她快不起来,别的姑娘媳妇箩筐都装满了螺,可她的箩筐还差一点点。她加快速度,想尽快把箩筐装满。
 
  “救命呀……”海风飘来急切求救的声音,麦田还以为是小男孩们的恶作剧,往孩子们玩水的方向望去,见男孩们已乱作一团,知道确实出了事。稻香把锄头一丢,快步向孩子们走去,她以最快的速度把一个脚抽筋的孩子救上岸。
 
  在稻香赶到前,那个小男孩已沉入海底,喝了半肚子海水,如果抢救不及时,小命难保。上岸后,稻香左脚扎马步,曲起右腿,把小男孩倒伏在她的腿上,用手按小男孩的背。“哇……哇哇……”小男孩接连吐了几大口水,人也清醒了过来,稻香背起他,向村里走去。麦田用脚头挑起两箩筐螺,跟着稻香走。走在前面的稻香,在麦田头脑里的形象逐渐丰满起来,他把这个月儿弯女儿装进一个中篇小说的构思里。
 
  依然飘着粥香的月儿弯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度过半个月。住在稻香经营的民宿一号里的几个房客,把沙虫粥、白螺粥、沙螺粥、青蟹粥、花蟹粥、海马粥、泥丁粥、血鳝粥、鱼片粥等轮翻尝了个遍。海伯拿出他的诚心和绝活,把每罐粥都煲得浓香四溢,十分可口。经过十几天调养,黄平苍白的脸已现血色,食量变大了,人也显得有了力气。他们夫妇向海伯千恩万谢,坐上单位来接的轿车,离别月儿弯,赶回县城上班。
 
  夏阳每天都在椰林下画他的画。他每天闻着粥香,整个人沉醉在创作中,灵感像涨潮的海水,滚滚而来,让他欲罢不能,画稿越摞越厚。
 
  月儿弯新鲜而充实的生活,也让麦田找回最佳的写作状态,短短十几天,他就写了一个中篇、三个短篇共四篇小说,且每篇小说都带着浓郁的乡土气息,主人翁的形象活灵活现,自己还算满意。这段时间,一直以来让他头疼的情感归属问题,好像被月儿弯的粥香冲淡了。昨晚,远在他乡的女友沈依婷视频聊天时告诉他,有一个名牌大学美籍华裔青年教授追她追得非常紧,问他怎么办?假如换在来月儿弯之前,他肯定会非常紧张,叫她不要轻易答应。但昨晚,麦田显得一点也不紧张,好像一个局外人似的,叫她自己拿主意。沈依婷显得很失望,好像有把刀子剜着她的心。
 
  “你就不怕失去我?”沈依婷不甘愿地说。
 
  “你又不愿意回国,那边又不是我的归宿。”麦田无奈地说。许久,许久,那边还传来女孩的哭泣声。麦田沉沉地叹了口气,关掉了视频。
 
  老房客离开后,民宿一号又有新房客入住,客房一直住满。一对新入住的情侣吃粥时说,县城新开张一间粥店,生意火爆,吃客都赞粥煲得香。
 
  海伯问起粥店老板的名字,女孩说,不知老板叫什么,但见过他的人,是个肥胖的中年人,听说以前是开鹅饭店的。
 
  听女孩这么一说,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想起商人陆旺财,大家都为他的新生感到欣慰。
 
  夏阳离开的时候,月儿弯缺了的月亮又变圆了。在学院领导的一再催促下,他带着厚厚的一堆画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月儿弯。车开离了好远好远的一段路,他似乎还闻到月儿弯的粥香。
 
  夏阳前脚刚走,月儿弯迎来了几个文学青年。这些热血沸腾的文学青年,均是麦田在省青年作家培训班的弟子,结业半年后,他们带来新作向授业老师麦田请教。
 
  喜欢阅读的稻香,翻阅文学青年带来的几本最新文学期刊时,竟然看见麦田发表的几篇小说,有两篇直接取材月儿弯。我们的月儿弯在作家的眼里真的这么美好吗?稻香在感激之余,她那颗骄傲的心不禁被年轻作家出众的才华所打动。
 
  月儿弯的月亮再次复圆的时候,麦田带着沉甸甸的收获,踏上了返回省城的归途。月儿弯的粥香,月儿弯人金子般的心灵,让他不忍离去。临别时,稻香问他:“你还会来吗?”谁都看得出,她神情透着不舍。
 
  “你说呢?”麦田微笑地反问她。聪慧的姑娘已从他眼睛的笑意里找到答案,开心地笑了。
 
  日子带着麦田对月儿弯的粥香和月儿弯那些真诚而可爱的人们的依恋,不知不觉跨进金秋。在十月里一个飘着成熟稻谷香味的早晨,月儿弯的女儿稻香在微信中收到麦田重返月儿弯的消息,不禁喜上眉梢。此时,我们可爱的稻香觉得流动的空气是甜的,鸟儿们唱出的歌也是甜的。整个下午,她哼着轻快的流行歌曲,欢快地为煲一罐香粥忙碌着……
 
  这一天,稻香也在互联网上看到一条消息,夏阳的画作《月儿弯的早晨》荣获省“五个一”工程绘画一等奖。
 
  海风一阵阵吹来,月儿弯的粥香越飘越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