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解放海南43军子弟到徐闻重走烽火路、抢救历史

时间:2017-12-07 01:47:45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吴开宋
摄制影像资料
摄制影像资料
 

  徐闻视窗讯(图文/吴开宋)“解放海南岛战役的相关历史,目前还是不够完整,特别是缺乏渡海船工历史的细节。他们年纪普遍都很大了,如果还不抓紧时间抢救口述历史,恐怕就没有机会了。”12月5日—16日,参与解放海南战役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3军后人——马海南等7人一行到徐闻县,慰问、寻访当年参与解放海南渡海作战的老船工,抢救解放海南口述历史。

慰问迈陈镇90岁渡海老船工
慰问迈陈镇90岁渡海老船工
 
  走遍大半中国 全景式真实还原战争历史
 
  马海南,男,63岁,祖籍河北省雄安新区安新县,注册会计师,海南战役研究会会长。解放海南岛战役43军128师警卫营2连1排排长马正新的儿子。由于他在海南出生,父母就取名马海南。单从这名字,可以看出其父母对海南的情感。马海南说,解放海南后,父亲留在海南,直至终老。年轻时,马海南到上海求学,毕业后到北方工作,后又到广东惠州市审计局工作直至退休。
 
  在海南生活过多年,马海南对解放海南的历史比较熟悉,也怀有一份特殊的感情,这都缘于他的父亲马正新。马正新时任43军128师警卫营2连1排排长,渡海作战时负责保卫机要人员和电台。“我父亲是神枪手,登陆海南岛之后遭遇机枪封锁,他一发子弹就命中了对方机枪手。”马海南说,小时候,父亲经常和战友一起喝酒谈论战事。从小“耳濡目染”中,马海南渐渐熟悉了这段历史,并产生了兴趣,在以后求学和工作中,他都一直有目的寻找和阅读各种资料,想全面了解那段历史。这也为他后来“抢救”历史工作埋下了打下基础。
 
马海南(左)和渡海老船工
马海南(左)和渡海老船工
 
  在惠州市工作期间,马海南回去过海南几次,发现许多青少年对解放海南的历史并不了解。同时,也发现当地一些历史资料和纪念碑都有出现错漏。“海南都没有这个港口,书上却写渡海作战的船在这里登陆;风门岭激战发生在1950年4月,纪念碑上却写5月.....”说起这些错误,马海南激动地说:“漏写错写,怎对得起当年流血牺牲的战士?”也就在那时,马海南决定:要全面准确详细记录这一段历史。
 
  过去9年里,马海南放弃注册会计师的优厚待遇,坚持寻找参与解放海南战役的亲历者,倾听、记录、拍摄解放海南战役烽火路上的相关历史细节。从北京、内蒙古、河北,到贵州、广西……近几年来,马海南一次次地行走在各个省份,联系、采访当年参加解放海南的亲历者。他的说:“只要活着的、能找到的、能说话的老兵,我都要拜访!”无论是重走烽火路,还是找寻每一位亲历者,他都通过录像和文字记录等方式,留下第一手资料。“我首先做好口述历史,然后再汇编各种历史资料。”马海南说,如今能找到的人不多了,必须尽快找亲历者做口述历史。据了解,同是43军的几个后人一直在帮他搜集资料,目前已收集了700多万字,并与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合作,编印了厚厚两册《解放海南战役资料选编》。马海南说,做完口述历史后,他将所有解放海南战役的历史资料集合在一起,供后人查阅和研究。他也因此获得了2016年“感动海南”十大年度人物。
 
认真记录口述历史
认真记录口述历史
 
  寻访渡海老船工、抢救口述历史
 
  纵观当前一些关于解放海南战役的历史,大多停留在战役本身的记录上,而对渡海老船工还没有进行详细深入的记录。为了弥补这一历史缺憾,12月5日—15日,马海南等当年43军指战员的后代3人,分别从电白、江门赶来徐闻,慰问、采访当年的渡海船工。在原县人大副主任何可、县党史研究室主任谢胜捷以及县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的协助配合下,他们到迈陈镇、南山镇、前山镇、下洋镇、锦和镇、和安镇,寻找、采访健在的渡海老船工,搜集记录口述历史。之前,马海南曾经4次来到徐闻寻访了邓春鸿等解放海南老战士。
 
  1949年12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军和43军挥师南下徐闻,准备解放海南岛。军队打胜战,人民来支援。在中共徐闻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徐闻15万人总动员,从迎接大军、提供住房、供应粮草、修路搭桥、捐献船只,到海上训练和参加渡海作战,作出了有力支援和无私奉献。在支前工作中,准备足够的船只和船工舵手,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如果这项工作拖延或准备不足,将影响整个渡海作战。经过动员,全县一共征集船只486艘,招募船工舵手1519人参加了渡海作战。
 
采访南山镇92岁老船工林昭龙
采访南山镇92岁老船工林昭龙
 
 
  弹指一挥间,60多年过去了,大浪淘净了当年激战的硝烟,现在的琼州海峡呈现一派和平祥和繁荣的景象,成为两岸的黄金水道。当年的渡海老船工也相继离去了,剩下已经寥寥无几。据县民政局提供名册,目前仍然健在的只有29人,很多已经80多岁——90岁左右了。
 
  在5日的寻访中,笔者随马海南等一行3人先后到迈陈镇、南山镇慰问、寻访了部分渡海老船工。提起当年的作战经历,这些年过耄耋的老船工依然记忆犹新、心潮澎湃。
 
慰问南山镇老船工王成坤
慰问南山镇老船工王成坤
 
  王成坤,88岁,南山镇海港村人,第三批渡海船工。“当时飞机在天上盘旋轰炸,我还比较幸运,没有受伤。”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救了10个左右的解放军战士。“临近登陆的时候,有些战士跳进海里,结果水很深,被淹没了,我就把竹竿伸进到海里,让他们抓住竹竿,就这样救了他们。”
 
看望慰问南山老船工林日坤
看望慰问南山老船工林日坤
 
  林日坤,84岁,南山镇三塘村人。当年17岁就当了第一批的渡海船工。“我当年跟朋友共同经营一艘商船,用于到海南和徐闻之间贩卖咸鱼,对附近海域比较熟悉。”林日坤回忆道,自己村子就有五、六艘船参战,后来其中一个船工被飞机炸死了。正值正月,林日坤跟同村的船工林昭龙在同一条船,几艘船带着一团人从角尾乡苞西港出发,偷渡琼海。登陆后,行走了一天一夜,才到达白沙县,受到了红色娘子军的热烈欢迎。
 
当年给老船工颁发的荣誉证书
 
当年给老船工颁发的荣誉证
当年给老船工颁发的荣誉证书
 
  陈朝荣,90岁,迈陈镇东场村人。“喝完酒之后我们宣誓:人在船在,坚决有进不退!”陈朝荣说,为让战士适应海上作战环境,他还教战士们学游泳、划桨、摇橹、掌舵。“夜晚降临的时候,借着雾气掩护,避开了国民党飞机监视,出发了。”陈朝荣说,快上岸时,双方炮火激烈,他的腿也被枪打中,但还可以走路。当时一个姓黄的指导员伤得更严重,紧急中,他全然忘记了自己腿受伤,就马上背起这个指导员跑到岸上包扎。指着自己受伤的腿部,谈起当年渡海作战的情景,陈朝荣显得精神抖擞。
 
船工获表彰牌匾
船工获表彰牌匾
 
  ……
 
  在连续的几天中,马海南继续行走在徐闻各乡镇,慰问、寻访那些渡海功臣。采访中,马海南等3人不但记录口述历史,还给每一位渡海船工拍摄下影像资料。“我们安排了20天做这事,因为再晚了,就很难采访到他们了。现在都已经比较迟了。”马海南说,解放海南的40军、43军所有相关情况都要了解。在采访中,由于老船年纪比较大,听觉迟钝了,沟通交流有点吃力,回忆往事也有些断断续续。“语言上沟通也是个大障碍,多亏县政协、县党史研究室、县民政局以及相关乡镇领导的支持和配合,采访工作才得以顺利展开。”历史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就像记忆对于个人一样。马海南说:“解放海南战役,对中华民族来讲,这是一个大事件。渡海船工和南路这两块目前还缺乏史料,这些两者都要了解,收集资料要扩展到2020年,必须跑遍广东、广西沿海部分城市,做起来很不容易!仅单纯口述就要几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