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往北冷了,往南热了,徐闻正好!

老师,一路走好

时间:2017-12-21 03:45:26  来源:徐闻视窗  作者:陈帮德

    2017年12月16日凌晨,被誉为徐闻县“县宝”的老文化人吴凯老师走了,这一瞬间,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打懵了,整个人仿佛在寒风中颤抖。

 
  老师的辞世,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没有什么,但他是我这个小字辈的忘年之交,又是我敬重的一位老师,是一直在鼓励我鞭策我爱护我的良师益友。他走了,我怎能不悲痛?他离我远去,再也回不来了。
 
 
  吴凯老师的人生可谓笔墨人生,他一向耿直豪爽,为人低调,甘于在清贫和寂寞中,为徐闻县历史文化研究、文物考古作出积极贡献,深受徐闻文化界所崇仰。老师生前所研究成果《徐闻百姓寻根》《徐闻锁记》《徐闻记忆》《徐闻村语》等著书,虽然一夜之间覆满尘土,但弥足珍贵的价值犹在。未完成的《汉港徐闻考古》研究著作初稿,还摆在他的案台上,仍为徐闻丝路文化考证留下一笔精彩的遗憾!
 
 
  吴凯老师是徐闻县文联的常客。他退休后,文联出书编刊,二话不说就过来帮帮忙。老师驾鹤西去的五天前,他还到文联来过一次,但精神极差,行路步履难艰,病态痕迹很深。我见他蜡黄的脸,是那样呆滞,那样刻板,说话苍白无力,我劝他马上到医院检查就诊。他却没有作声,只坐了一会儿就匆匆地与我分手了。想不到他突然消失于人世间,让我非常震惊,好像这噩耗不是事实的。但他毕竟远行地走了。
 
 
  天涯彼时空倦意,长空一抚情万里。老师离世的第二天早晨,一抹微露的晨曦夹杂着阴冷的北风在空中呼啸。为了送老师最后一程,我夹在长长的送丧队伍中,总希望老师多留一分一秒,埋怨队伍走得太急促了,为何不能停一停,让我心的悲,让我心的痛缓解一下呢?这时,一丝刺骨的寒意却侵占了我的心,惊扰了我的梦,一边走着一边低着头,深深祝福老师在天堂,没有烦恼让他憔悴,没有牵挂让他再疲惫,让温热润湿着他远行的身躯……
 
 
  老师走了,永远地走了。从此,人世间再也看不到他慈祥的脸孔,再听不见他和风细雨的话语;从此,人世间少了一位鼓励我爱护我的老师,少了一位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的人,少了一位可以向他倾诉烦恼的好朋友……不过,我会让老师“生命不息,笔耕不辍”的精神,始终鼓励着我奋然前行。
 
  人生几何,烦恼三千,唯一知已难求。忆往昔风雨,生死不过循环,下一轮回,愿老师还能与我并肩。
 
  老师,一路走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