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呜珂里附近的照壁榕
在呜珂里附近的照壁榕

  在海安古城西关一隅,有一座鲜为人知的民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我们不知去过多少回,每次都有一个感觉,这里有令人寻味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因一块石匾而引发来的。

呜珂里残存的清代青釉瓷器座
呜珂里残存的清代青釉瓷器座

  石匾名“呜珂里”,玄武石质,长70厘米,宽50厘米,匾名磨制精细,内阴刻“呜珂里”三字,无落款,据考应是一通镶在古民居门楼上的匾额。

呜珂里残存的四合院宅基
呜珂里残存的四合院宅基

  古民居,实际上是一座四合院式的府第。现在残存的屋基,天井的方框请晰依然,条石 、地砖、石础、石门槛。分正厅、厢房,还有一个残缺的青釉瓷器座。院后有一座小小的侯王宫,宫边有一株古榕,树干似桥,号为金桥榕,不远处,还有一株朴树。据了觧,这时是清代海安守府武略骑尉,皇清诰授武功将军(二品)邓鸿彪的府第。清嘉庆十九(1814),邓鸿彪时任海安大鹏营参府调署,海口协右营把总守府,他被委派到海南内黎地区,假意与黎族首领交好,结拜兄弟,后来把其诱杀,由此得到朝廷封赏。在海安建起自已的府第,号为“呜珂里”。呜珂里是什么意思?呜是响,珂是指马头上悬挂的玉器,这座府第住着玉器呜响且骑在马背上的人,可想何等显赫荣耀。当时,邓将军座骑2匹,他们家用的水,是用马车从海安对面盐田仔村专设的宫井运回城内的。

呜珂里石匾及拓本
呜珂里石匾及拓本

  邓将军故世居,埋葬在东渡北水,近年开发后被清理,有人在那里拾到他衣冠上的圆球状铜纽。他的夫人也诰封为二品夫人,死后葬獅子岭,后掘毁,居然出土一顶凤冠,一颗翡翠绿珠。
院后侯王宫边的金桥榕
院后侯王宫边的金桥榕

  可叹的是将军生前辉煌,而死后绝嗣,香火由他人承继,此是后事,可免再提就是了。

  本文发表于:2006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