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家家
过家家

过家家中的搭车游戏

过家家中的搭车游戏

  (一) 过 家 家

  这是旧时孩子们所进行的一次模拟家庭或社群生活的游戏。先用碎瓦片叠成一栋小房子,围墙旁边是茅厕、猪舍、鸡屋和牛栏屋,这就是“小两口”的家 。两人隆重“拜堂成亲”后,就要像大人一样生活。男孩必须下田劳作(用黄麻秆做成的犁耙玩具在旁边的沙地耕作),而女孩子在干家务和带小孩。女孩用两个块砖头搭起灶头,以沙为粮,以瓦为锅,用稻草煮饭。饭菜做好后,她又去“田头”喊“丈夫”用餐。 “丈夫”酒足饭饱后,“妻子”还得去喂小孩,喂鸡,喂猪……完后才坐下“吃饭”。另一种玩法是一群孩子一起玩的“煮大锅饭”,大家或搭建牢灶,或淘米下锅,或砍瓜切菜,分头行事,忙得不亦乐乎。当然,灶头不是真的,仅是几块砖头搭建的模拟之物,米粮是由泥沙充当,瓜菜也无非是野果或树叶。群体性的过家家游戏,玩法多种多样,蔚为大观。譬如乘车游戏便是一个保留节目。一个孩子坐在一棵歪脖子树的树杈上,双手作开车状,口中模仿着汽笛的声音,另一个孩子坐在树根上扮售票员,而孩子们鱼贯而入,买票就座,钞票和车票均由树叶充当。

打壅(资料图片)
打壅(资料图片)


  (二)打壅

  “打壅”是雷州农村儿童们喜爱的野外游戏,一般两人以上参加。大家先到已经翻耕尚未种植的地里找寻干爽而容易松散的泥坯集中起来“砌壅”,把大块泥坯放在“壅底”,对着风向留个烧火口(长、宽约为30cm),然后象圆形空心金字塔那样一层一层砌上去,直到封顶为止。壅的大小视煨烤量而定,一般外底径为60cm、高为60cm。打壅前,须用柴火来“烧壅”,大约要烧了一、二个小时,待见“壅里”的都已被烧得熊熊热热时,便可停火,用木棍将壅内木炭全部挖出,再从“壅”顶挖开一个洞,小心翼翼地把番薯、马铃薯、芋头等一条一条投入其中,边投边用慢动作将番薯与泥坯同时捅下“壅底”(不能用力过猛,否则会弄崩了“壅”),一定使番薯与泥坯均匀接触,继而用木棍或锄头将“壅”推倒,并轻轻拍碎泥坯盖实番薯。大约一个小时后,“壅里“的番薯已被高温泥坯煨熟,便可取出食用。

看我们哥俩的!
看我们哥俩的!

  (三)三人穿板鞋 

  板鞋接力源于宋代,据传,宋开宝年间,南汉的残余势力在侵扰雷州沿海,宁国夫人率众抵抗。宁国夫人当年为了培养士兵的集体观念,以求步调一致,而命人根据壮族的木履样子做成的长木鞋。她让士兵3人一组或6人一组地共穿一双长木鞋,练习赛跑,要想跑得快,必须团结一心,默契配合。正是这种饶有趣味的练兵方法,使士兵团结一致,无畏勇敢,挫败了倭寇。后来大家效仿宁国夫人“同步”练兵法,在田头地脚、屋前屋后开展板鞋竞速活动以自娱。游戏前,先钉是用长约3米,而稍比足宽的木板鞋若干双,每双按等距离钉制三双脚带。比赛开始时,三人为一组,双脚穿着板鞋,大家齐心协力向前移动,哪组先到达目的地为胜。

玩游戏前先玩“包剪锤”决定顺序
玩游戏前先玩“包剪锤”决定顺序

  (四)摔泥炮

  此流行于五六十年代,一般是在雨后儿童常玩的游戏,是孩子们用模拟的炮仗模仿着一次乡村的庆祝活动。玩时,人数多少无限制,各自备泥一团,并用泥团捏成各式各样的“泥碗儿”:先在一团黄泥上捏出一个空洞,使其形状好像茶杯,而杯底却只有薄薄的一层;然后再把那个空洞往相反的方向上翻过去,这们杯口就跟杯底对调过来了,杯底的泥巴并打上一道道细小的褶皱。由于杯底的泥巴非常的单薄,所以要小心翻过来,以免破裂。捏好后用力将泥碗口朝下摔在地上。“碗”内空气冲破“碗”底成一窟窿,摔者和其他参赛者各喊“放炮啰!”。谁喊出早就按谁说的算。然后,其他参赛者拿出备用泥团捏成片或蛋堵于泥洞上面。最后以各自的泥团多少决定胜负(多者胜于少者)。

乘火车
乘火车

  (五)开 火 车

  孩子们先从家里搬出凳子(多为四方木凳),将其排在一起,构成火车,挑选一把有靠背的椅子充当火车头。这个游戏至少需要三种角色:一个驾驶员,一个乘警,其余的当乘客。

  游戏开始了,驾驶员反身坐上椅子,双手搭在椅背上,神气十足,嘴里发出尖厉的叫声。而“乘警”在指挥“旅客”就座,他戴着旧时那种乡间儿童非常流行的“大盖帽”,腆着肚子,在火车旁边吆喝着,煞有介事。在各式的乘客中,往往会增设两名倒霉的小偷。他们交头接耳,扭扭捏捏,迟迟不肯出手。乘警等得不耐烦了,连连催道:“怎么还不偷?怎么还不偷?”小偷愁眉苦脸,只好将手伸向乘客的口袋,乘警立即把小偷抓住,也有勇敢的乘客挺身而出,帮忙把小偷扭送到“派出所”。

骑竹马
骑竹马

  (六) 骑竹马

  此游戏流行于雷州各地。小孩子用竹竿子放在胯入作马,来回奔跑,乘骑为戏,故称。李白诗《长干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故常以“青梅竹马”比喻小儿女、天真无邪、嬉戏相悦之状。旧时,南方没有马,模拟骑马就成了我们这些孩子如痴如醉的游戏。大家跨在竹竿(有时用树枝代替)上,骑着虚拟之马,在村巷里飞快地奔跑,快活得像脱缰的野马。

  本文发表于2007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