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兆颐1932年赴沪抗战前在南京的留影
陈兆颐1932年赴沪抗战前在南京的留影

 

  我们湛江曾有一位黄埔军校毕业生——陈兆颐,在抗日战争中置生死度外,英勇抗战,写下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可惜这位英雄由于一次意外溺水身亡,英年早逝,同时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他的事迹没有写进地方史,因而后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位被历史遗忘的抗日英雄。为填补这一空白,下面笔者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抗日英雄陈兆颐的生平事迹。

陈兆颐的黄埔军校同学录仍保存完好,由于误报阵亡,当时部队把其所有的物品都送回给他的家人
陈兆颐的黄埔军校同学录仍保存完好,由于误报阵亡,当时部队把其所有的物品都送回给他的家人

  陈兆颐于1906年4月出生于湛江徐闻县龙塘乡陈宅村一个商人家庭,1918年因徐闻匪乱为患,时年12岁的陈兆颐就在父亲的安排下离开了家乡,渡海负笈到海南琼山中学读书,1924年18岁的陈兆颐考入海口的省立第六师范,他当时的志向是当一名教师,立志要以教书育人为已业!

黄埔军校同学录上的陈兆颐英姿勃勃,他原本的志向是当一名教师
黄埔军校同学录上的陈兆颐英姿勃勃,他原本的志向是当一名教师

 
  由于民国时期国家时局纷乱,民不聊生!目睹这种局势,陈兆颐决定改变初衷,投笔从戎,从海口的省立六师考入广州黄埔军校校本部的第7期工科就读,军校毕业后分配到中央陆军八十七师,八十七师的师长是著名爱国将领张治中。1932年1月28日,日军制造了举世震惊的“一·二八”事变。当时,驻守上海的中国军队为蒋光鼐和蔡廷锴的第十九路军,1月28日入夜,日军以铁甲车为前导,兵分5路进攻闸北,十九路军奋勇抵抗,当即予以迎头痛击,日军凭借陆海空三军优势,气势嚣张,对我军阵地及民宅、商店狂轰滥炸,发动了四次总攻,却均遭败绩,四易主帅,死伤过万。中国军队在武器装备落后的情况下,以誓死牺牲的精神,组织敢死队与敌白刃肉搏数十次,冲锋陷阵,在闸北、江湾、吴淞、曹家桥、庙行、浏河、八字桥一带展开了多次战役,予敌以重创!大大地鼓舞了中国军人的士气,著名的淞沪抗战由此揭开战幕!与此同时,国军驻京(南京)沪、京(南京)杭两线上第八十七师也随之出兵前往上海参战,陈兆颐随部队在1932年2月16日上午9时从南京和平门登车出发,下午到达上海南翔车站。即奉蒋光鼐总指挥的命令,奉命随八十七师到闸北、吴淞、庙行线加入十九路军在上海并肩抗战,闸北与吴淞、庙行是敌寇攻击的重点,著名的庙行大战是2月20日下午4时开始,日军头目植田下令日军大炮向江弯庙行阵地,又出动数十架飞机配合重炮,进行轰炸达3个多小时,后采取装甲开路进入我军阵地,我军一部分兵力用炸药钢炮等武器打装甲展开了肉博战,使敌人飞机和火炮没了作用,当时陈兆颐也加入了敢死队的行列,肉搏巷战极为残酷,战场上枪林弹雨,炮火纷飞,又面临着双方的贴身白刃相持,陈兆颐在战斗中被炮弹的弹片击中头部和身体多处,当场倒地休克,不醒人事,当时已被误报阵亡,苏醒后、杀红了眼的陈兆颐起而再战,直至体力不支再次晕倒被战友和医护队抬下战场……!在我军官兵的英勇作战的抵御下,日军在阵地上留下堆积如山的尸骨而败下阵来,5月5日只得在上海休战协定上签字宣告失败!

当年张治中将军赠送给陈兆颐的画,陈家人至今仍如获至宝般挂在墙上
当年张治中将军赠送给陈兆颐的画,陈家人至今仍如获至宝般挂在墙上

 
  陈兆颐在受伤后被送到南京救治和养伤,并奉颁国民政府的“英勇”纪念章!伤愈后调至驻福建古田,他在离开首都南京时在灵谷寺留影照片一张,至今还保存着!面对国家危局,陈兆颐视死如归,在受伤前他寄回广东徐闻家乡一封信里说道:“祖母、母亲、叔父、婶母大人及诸位堂弟,作为军人,现在已面临我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日寇占我东三省,版图变色,国族危亡!最近日本浪人更在上海杀人放火,其卑劣凶暴之举动,无所而至炮舰纷来,意于1月28日夜间公然在上海闸北侵我军防线向我军挑衅,捍卫守土是乃军人天职,作为军人,我将以生命和鲜血来捍卫国土和尊严!就算战至最后的一卒一弹也绝不退缩!如兆颐遇不幸不能回家乡孝敬祖母和母亲,那就叩首以托叔父和堂弟代以照料……”(以上是他当时寄回书信里抄录下的)。

陈兆颐在徐闻县陈宅村的家宅,世代从商的陈氏家道殷实
陈兆颐在徐闻县陈宅村的家宅,世代从商的陈氏家道殷实

  陈兆颐于1935年以率部队在福建古田湾口一次游泳时意外溺水身亡,他当时的军衔为驻古田部队的上尉参谋,时年仅29岁! 

  本文发表于2008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