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抗美和她的三儿子
杨抗美和她的三儿子

 
  60年前,刚刚15岁的杨抗美怀着报效祖国的满腔热血渡涉琼州海峡,加入了护送大军解放海南岛的1500多名船工队伍,成为徐闻县当年唯一的一位“渡海小英雄”。 

  在渡海作战胜利和建国60周年的今天,记者怀着对革命前辈的无限缅怀之情,走访了今年已75岁高龄的杨抗美婆婆。如今,回想起这段往事,这位年逾古稀、双鬓飞雪的老人心久久难以平静。

  哭着鼻涕去支前

  杨抗美原名叫杨妹,生于徐闻县外罗渔港,家庭世代渔民。她从小跟随父亲和哥哥出海打渔,练就了一身水性和胆略。

  1949年10月22日,刚刚获得解放的15万徐闻人民在中共徐闻县委领导下,全力以赴投入支援解放海岛,全县1500多名船工报名护送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登陆作战。当时,县委、县政府从外罗港也挑选了一批强壮渔民和船只开往白沙湾,担负护送大军渡琼任务,杨妹的父亲杨进才、大哥杨吉昌、四哥杨仕来、五哥杨正祥等就被选其中。在外罗港出发之前,15岁的小姑娘杨妹听说了父亲和三位哥哥要开船送大军到海南岛去打战,就坚决要求父亲带上她去,但父亲说她是个小女孩,不同意她参加。挪不过父亲,她就缠住五哥不放。在出发之前,五哥无奈之下只好“包庇”她藏到了船仓内下。岂料,船队开往白沙湾的途中,父亲发现了她,把帆船靠近龙塘沿海一村庄,强行托给一位卖鱼商贩带她回家。此时,见躲不这一关的小杨妹便哭着鼻涕子向父亲求情,后在一位连长的同意下,她总算留了下来。

  在白沙湾待命期间,小杨妹帮助部队的官兵煮饭、烧水、喂马,样样的活儿都干。1950年4月的一天深夜里,部队进行了两次偷渡的途中,都遭遇到敌舰阻击。在船上,小杨妹表现得很勇敢,冒着生命危险帮着父亲摇舵。天亮前,船队靠了岸,解放大军直取海南盐灶城。在战斗中,我军出现了不少伤员,此时的小杨妹却穿梭在枪林弹雨之中,冒着敌人的炮火,帮着大人抬担架、给伤员包扎伤口。部队攻打下海南盐灶城后,小杨妹更是忙得不可开交,除了给伤员喂饭喂药外,帮着护士为伤员洗衣服。凱旋归来,部队为表扬小杨妹,给她奖赏了两只光银和一枚塑有毛主席像的“渡海功臣”纪念章。

  改了名字去援朝

  建国初期,潜伏下来的残留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分子和反动会道门头子,妄图进行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复辟反动统治。1951年2月,徐闻县发动党、政、军、民深入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当时已17岁的杨杨妹参加了外罗渔港开展的“清匪反霸,抓土匪捉特务”活动,样样工作都表现得很积极。

  当年4月,徐闻县城召开各界人民控诉美军侵朝罪行大会,各区乡也分别举行声讨美帝侵朝示威游行,全县革命青年纷纷报名参加志愿军,奔赴朝鲜前线。此时,杨妹积极加入了游行队伍的行列。当她看到外罗港铺上的许多青年都去报名参加志愿军,心里也痒痒的。回到家里,她躲开父母和哥哥,俏俏地动员妹妹和四嫂与她三人一同去报名参加志愿军,还请住在她们家里的工作组干部林胜为她们改好了名字,她叫抗美,妹妹叫援朝,四嫂叫保国。次日,姑嫂三人来到区里报名时,人家却说她们都是女的不同意接收,这下可把她气坏了,竟然两天两夜不肯进食。后来,在林胜的开导下,杨妹的气这才渐渐消了。就这样,她们姑嫂三人“抗美”、“援朝”、“保国”的名字一直延用到今天。

  鼓励儿子去当兵

  耄耋之年的杨抗美婆婆,在“渡海小英雄”的荣誉里整整沉默了60年。凭心而论,60年来人们不曾记得她向政府提出过任何要求和增添什么麻烦,仅知道她甘当了一生清贫渔民。不过,她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儿女们去参军,还自己当兵的一个不了情。

  杨抗美婚后育有三男四女。待儿女们渐渐懂事后,她便不止一次地豉励他们说:“你们少年时一定要好好读书,青年的时候我送你们去当兵。” 在父母亲的爱抚下,儿女们从小就懂得了“时光急流电”和“保家卫国”的道理。1987年,一年一度的秋季征兵来临了。报考时,杨抗美与丈夫符日庆一起,拉着二儿子符春方的手,来到镇征兵办公室郑重地对镇武装部长说:“过去我当志愿军没成,现在孩子长大啦,我就把他交给部队了!”接着,1990年三儿子符春永也到湖南长沙部队当兵去了。当两个儿子跨进部队兵营的门槛后,杨抗美更不时地托人代她写信到部队豉励他们好好锻炼,争取早日入党。她的孩子们很争气,不久兄弟俩人不但在部队里入了党,他们还多次受到部队表彰,授予优秀士兵称号。部队领导给杨抗美来信,情真意切地表扬了他的儿子们,说他们“不愧是当年渡海英雄的好后代”。杨抗美看了信后,心里感到莫大的欣慰。

  1993年8月,广东省妇联领导得知杨抗美的事迹后,前来看望和慰问她,问她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她却说:“目前我家的困难比不上渡海解放海南岛的那时艰难。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因为我的那两个儿子已当上了解放军,我的那份情也就了却了!”2003年,县召开的渡海功臣大会,杨抗美作为代表出席了会议,并在会上作了发言,见证了60年前徐闻人民的支前事实,道出了一个沿海渔妇“保家卫国”的心声。

    本文发表于2009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