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春鸿老人在回忆解放海南岛情景
邓春鸿老人在回忆解放海南岛情景

  距1950年解放海南岛,时间已经走过了64年。64年后的今天,笔者拜访了徐闻县85岁高龄的渡琼作战老战士、海南解放见证者邓春鸿老人。

  眼前已显沧桑的邓老,须发已经斑白,却仍是精神健旺、不失风采,眉宇间难掩当年杀敌卫国的英姿,且他那超强的记忆力和清晰的思路让我们感受到他的硬朗与和蔼。随着邓老的思绪,笔者仿佛走进了64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中国人民解放军乘木帆船从徐闻的灯楼角沿岸启航
中国人民解放军乘木帆船从徐闻的灯楼角沿岸启航

  “见证故事”

  重现10万大军强渡琼海作战


  回忆起当年解放海南岛的情景,邓春鸿老人记忆犹新。老人回忆说,1949年9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主力和第二野战军直驱湘南、桂、粤地区。国民党广东省政府残余武装节节败退,纷纷溃逃海南岛。

  当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乘胜前进,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关于争取在1950年春夏两季解决海南岛问题的指示,以第40军、43军以及炮兵、工兵一共10万余人组成渡海作战兵团,挥师雷州半岛,陈兵于徐闻沿海地区,担任渡海解放海南岛的光荣任务。
  此时,邓老抬头看着远方,言辞中几番激动,似乎战争还历历在目。他接着说,1950年3月5日19时,徐闻县支前司令部调派近100名船工、舵手,跟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军118师352团加强营799名勇士,分乘13艘木帆船从徐闻的灯楼角沿岸启航, 飞渡琼州海峡,打响了解放海南岛第一枪。3月16日夜,又有500左右名徐闻船工、舵手驾驶着81艘木帆船,分别乘载第40军118师352团2937名指战员,再次从灯楼角启渡,经过激烈战斗,翌日拂晓在海南岛澄迈县玉苞港强行登陆,第二次取得渡海成功。

强渡作战发起进攻
强渡作战发起进攻

  3月26日晚,是第三次强渡作战发起进攻。这一晚,海南澄迈沿海一带,敌人以猛烈的火力与我军渡海船只交战,炮声、枪声响成一片,我方伤亡很大。此时,刚刚进入大沥湾内的两艘帆船被敌炮击中沉没,船上大部分的船工和解放军战士为国捐躯。

  邓老说到最后,语调上扬,言语间满是自豪。他说,经过近一个月的海上激战,中国人民解放军终于在1950年4月16日下午7时30分,强渡琼州海峡,解放海南岛的总攻开始。我军靠着简陋的木帆船,与国民党精锐的海陆空立体防御体系作战,强渡琼州海峡,并于17日凌晨突破“伯陵防线”,胜利完成琼岛北部的敌前登陆,于5月1日彻底解放了海南岛。这是解放军海战史上最大规模的登陆作战。
  远隔时空,笔者虽是无法真切地体验到那战火纷飞的场面,可在邓春鸿老人为我们详细描述了当时强渡的战况中,光是聆听,已让我们十足地感受到了战场的硝烟、战争的惨烈情景。

解放军战士们为解放海南岛浴血奋战
解放军战士们为解放海南岛浴血奋战

  “可歌可泣”

  一家英勇故事在这场战役中上演


  谈起往昔战事,老人感慨万千。解放海南岛时,大军刚开进雷州半岛,邓老是四野第43军128师353团政治处担任政治工作队员,当时他才21岁。

  二十一二岁的光景,于我们还只是懵懂无知的青少年。而在那个年代,在血腥而又悲壮的解放战争时期,年少的邓春鸿这已经成为扛起大枪,保家卫国的战士。那个时候,他跟随部队参加了解放海南的战役,在渡海战斗中表现得非常出色。

当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司令部邓华将军办公地址
当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司令部邓华将军办公地址

  邓春鸿老人回想起自己在部队的情况时自豪地说,当时他精通国语、粤语、雷语和琼语等4种方言,战友们都称他是国内“百语通”。当部队进入雷州半岛后,因官兵们几乎是北方人,人生地不熟,且语言不通,于是邓春鸿按照团首长的委托,兼当临时翻译员,从此一直跟随在团首长身边。榆林、三亚解放后,邓春鸿受128师调派,担任海口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榆林分会军事代表,后调回383团任文化干事。

  由于笔者想深入了解有关当年徐闻人民支前历史情况,便顺口询问了邓老那87岁的妻子莫桂荣大婶:“解放海南岛的战役打响时,你们妇女能为部队做些什么,会不会担心丈夫的安危?”莫大婶爽朗地笑起来:“当时老邓在前方打仗,我在后方参加支前,各人在各自的岗位上战斗,是生是死谁都不知道,这根本顾不上了。”说时,莫大婶仍是一脸坚毅。

  随后的话题就这样被打开,并引出了邓老夫妻的一道道感天动地的讲述,从而揭开了一段徐闻人民为支援解放海南岛,从财力、物力、人力、甚至付出了无数生命,以及邓春鸿一家人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而为解放海南岛浴血奋战,但又一直不为人知等等的历史真相。

渡琼作战老战士邓春鸿介绍他撰写的回忆录
渡琼作战老战士邓春鸿介绍他撰写的回忆录

  由此,笔者敬意之心更是油然而生。邓春鸿老人不仅有着光辉的革命历程,而且他的父亲邓长提、二哥邓月鸿和他的妻子莫桂荣当年也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加入了解放海南岛支前行列,协助战前筹备工作;尤其是大哥邓日鸿参加船工队当舵手,连续两次护送解放大军渡海作战,表现得非常英勇。他就是支援解放海南岛战斗中的1500多名船工的典范之一,立大功1次、小功1次,受到当时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渡海模范”。可见,邓家父子、儿媳两代人在海南解放战役中,起到了举足轻重和不可磨灭的功劳。

  听得两位老人对于往昔渡海作战的一番回忆,笔者在进一步认识解放海南历史之余,不禁对当年英勇奋战的解放大军和徐闻支前群众燃起由衷的敬佩之情。

  回想当年的战斗岁月,邓老说:“海南的解放功在徐闻,但也是无数烈士用鲜血换来的。今天的和平生活来之不易,要珍惜呀!”

邓春鸿老人与他妻子的近照
邓春鸿老人与他妻子的近照

  “三部战曲”

  记载着海南战役的真情实景


  64年过去,弹指-挥间,几经风雨,追昔抚今,虽然战争硝烟早己远去,但在邓春鸿老人心中,当年那场气势如虹解放海南岛战役中的惨烈情景还历历在目。就是这段历史的记忆,令邓老终生难忘,永远难以在脑海中抹去。

  在这清闲的时候,邓老还不时想起那流失的岁月曾经发生的刻骨铭心的事来,且一次又一次激起了他那一颗涌动的心……

  近年来,邓老以对党忠诚、对历史高度负责的精神,不顾年老体弱,勤奋笔耕多年,撰就了《渡海作战回忆录》、《解放海南岛五次渡海战斗》、《见证解放海南岛战役图片集》等3部尚未出版的战史回忆录草稿。可以说,这“三部战曲”包含了一个老战士的汗水和心血,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撰写《渡海作战回忆录》这部回忆录时,邓春鸿老人凭着记忆辑往钩沉,记录下大量鲜为人知的历史内幕,回顾了战斗中的真情实景,并生动地叙述了解放大军战士们为新中国的和平安宁,抛头颅、洒热血的红色精典故事,为解放海南岛留下了一份难得的文献资料。文稿中既具有史料的真实性,又渗透着邓老对这场战争的深层次思考;《解放海南岛五次渡海战斗》一稿,从10万大军以及1500名船工浴血奋战,到展开五次强渡琼州海峡细节,再深入直取海南岛解放战役胜利的内情,邓老都写得十分精彩。该作品参加2011年中共中央组织部老干部局、《秋光》杂志社联合举办的全国离退休干部“与党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征文活动中荣获三等奖;还有6本《见证解放海南岛战役图片集》,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邓老一直珍藏在身边的而记载着64年前人民解放军面对惊涛骇浪,在敌人海、空军的拦截和轰炸下,用双手摇着木船,劈波斩浪,飞渡琼洲海峡,登陆海南岛,打败拥有陆、海、空军立体防御的10万兵力的国民党军时所拍摄下来的瞬间场景,整个收藏集约有图片350张。

  笔一边聆听老人的讲述,一边仔细看着邓老收藏多半个世纪的一张张老照片和欣赏着他在战争年代获得的一枚枚奖章。这些老照片与奖章年代已相当久远,但它们见证了解放海南岛的历史,以及邓老一家光辉的峥嵘岁月。

  已过杖朝之年的邓春鸿老人坚持不辍地撰写回忆录,不仅为人们展现了战争年代的史实,而且展现了一位老战士对历史与未来深情关注的崇高情怀。

  如今,解放海南岛战火硝烟虽然远去,但他笔下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段“红色的记忆”,而更多的还是感动和敬意……

  本文发表于2014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