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莆田“竹啸翁氏祖祠”,如同从远古走来。宗祠祠联铭刻:“六桂文章洪江翁方龚汪分异姓,百梅甲第厚恭易朴廉休乃同宗”。六兄弟分姓六氏,其子孙精诚相爱,追维祖泽,笃志孝友,就以六桂为堂号,以“六桂堂”联结兄弟亲情。
 
  如今,这个沿海美丽村落高楼林立,座座别墅高低错落有致,外观艳丽,富有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现代气息。千百年来,岁月更替,时光淘湹,竹庄始终以她淡定从容的步履,经受历史变迁洗礼,演绎着一座普通村庄的不普通的故事传奇。然而,从竹庄怀抱南迁的赤岭翁氏,在祖国大陆最南端——徐闻生息、生根、发展,子孙文韬武略之仕官登科盛名,古徐闻传有“赤岭翁、塘西何、那练骆、上坡梁”四大望族,赤岭翁成为徐邑四大望族之首。

 
  望族源远流长
 
  回首历史长河涛起涛落,仰望天域苍穹云卷云舒。翁氏家庭源于黄帝之后,是姬姓衍生出来的分支。周昭王的小儿子姬溢刚出生时双手握拳,别人都无法抢掰开。周昭公亲自去掰,见儿子左手掌纹像篆文“公”字,右手掌纹像“羽”字,于是就赐他“翁”姓。
 
 
  入莆始祖何公之后,传至39代暨五世祖翁乾度,官拜补阙(补阙,对皇帝进行规谏,并荐举人员)郎中(郎中,分管各司事务,为尚书、侍郎、丞以下的高级官员),生有六子。而翁乾度的堂叔翁承赞,名登唐昭宗乾宁三年进士,为闽国王审知首辅,为官清正廉明,还创建闽“四门学”,以教秀士,开福建文化之先声。福建闽国王朝,为王审知所创立,是五创建闽“四门学”,以教秀士,开福建文化之先声。福建闽国王朝,为王审知所创立,是五代十国之一,位传六主,历时38年。五代后晋太祖天福年间,闽国被南塘和吴越瓜分而亡。翁乾度为避国乱,携眷归隐竹啸庄。看看动乱世局。想想自家处境,翁乾度不能不为日后的安危与生存考虑,便选择良策,以应不测。于是让六个儿子分为洪、江、翁、方、龚、汪个姓氏,各奔西东,分别避居甘肃、山东、河南、湖北、江南等地,四处避难,隐居生活。
 
  公元960年,赵匡胤建立宋朝。翁乾度六个儿子于宋初三次科举中先后中进士。“燕山休说五桂芳,更有人为六桂堂”(宋·扬忆《贺诗一首》),“科名世所重,联榜世亦稀。华门有有六人,折桂亦同时”(明·郑钦若《读<谱>书怀》),“三科六进士”美名远扬,“六桂流芳”从此成为科甲佳话。翁乾度长子处原,分姓洪,宋太祖建隆元年(公元960年)进士,特授承议郎,兼殿中丞上柱国,赐绯鱼袋(绯鱼袋,朝官的服饰,五品以上佩鱼符袋);次子处恭,分姓江,宋太宗雍熙三年(公元985年)进士,官拜泉州法曹(古代司法机关或司法官员的称谓);三子处易,留本姓翁,建隆元年与长兄同榜进士,官至剑南少尉;四子处朴,分姓方,宋太祖开宝六年(公元937年)进士,官拜泉州法曹;五子处廉,分姓龚、开宝六年与四兄同榜进士,官至大理寺直,监察御史;六子处休,分姓江,雍熙二年与二兄同榜进士,官拜朝散郎、韶州通判。当朝六兄弟齐荣,显赫一时,被誉为“满朝翁六桂联芳”,故翁乾度有“福建六桂”开基始祖之称。翁乾度逝世后,宋朝皇帝下旨赐予风光大葬,墓前悬挂御书“六桂坊”匾额。又在墓前建一祠堂,也悬挂皇帝御书“六桂堂”匾额。
 
 
  徐闻翁氏开山始祖出自福建莆田县竹啸庄东坎村,系三桂之后,宋代南迁广东恩平县同嘉里居住至明末。广东恩平人翁国圆及翁光亮父子武举出任电白营守备,遂居广东高州府电白县深沟子村。翁光亮行伍出身的军人,生三子:翁栋、翁贤、翁魁。时值海盗杨二卒众数千人纵火掠村,电白营守备翁光亮病逝,翁家三兄弟在家治父丧来不及安葬,急忙率家丁和群众推墙掩棺,三兄弟各持兵器械,与贼搏杀,杀出重围,贼退后,就地茔起葬父,随后,朝廷因大兄翁栋有军功升补徐闻海安营千总署府篆,三兄弟远迁到徐闻择地定居。到徐闻后,选中东南——依山傍水的红色山丘附近居住。起名赤岭村。
 
  三兄弟中的大兄弟翁栋,生于崇祯大明甲子,卒于清康熙十七年(1624—1678)字朝任,溢荘惠,翁栋在电白营以军功升补徐闻海安营千总署府篆,当时,来徐闻任职时正值徐闻海盗猖獗,连船数千艘,自海安博赊港至海口白沙门,南北可以走行。忠于职守的翁栋深得海安所人民的爱戴,并誓保沿海人民的生活安定,鉴于海盗的猖狂,并不时骚扰人民,翁栋怒火中烧,决定擒贼先擒王,剿灭横行南海的贼王杨二,为民除害的同时也为父报仇。翁栋一主一仆黑夜入海,凿破杨二贼船数艘,欲歼其巨魁,以报国恩,不料,遭贼杀伤其肢,仆从救他趁黑撤回海安所城,因伤势较重,伤及筋骨,壮志未酬的翁栋遂告病辞职。携带家眷及二弟返回赤岭定居,成为龙塘镇赤岭翁姓始祖。
 
 
  二兄翁贤,从赤岭村迁居前村,只生育一女,招附近螟蛉村(旧村名)调黎社迈梅村林义男为上门女婿,数代后,族人想更改翁归林,于是,出了一道联首寄予赤岭翁姓应对,若对得出,就仍保留翁姓。其上联是“两木成林旧寓公羽今欲脱”联中“羽”寓为翁字。赤岭翁家对出下联:“一王为主寻常女又莫能逃。”联中“女又”寓奴字,应对的下联也很得体,并说出理由,于是前村人再也不敢提改姓为林了。
 
  三弟翁魁,生于大明崇祯戊辰(1628)卒于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卒年69岁,翁魁字端清,谥荘严,诰授宣武大夫总戊将军郁林州守府。顺治十一年(1654)时年37岁的他,公署徐闻大厅,顺治十三年授徐闻千总守署守备事。族谱称赞他“翁性生教义,心存德仁,文武俱备,智勇双全,娴精韬略,巧胜匪军,酒量一斗,力拔千斤,闻声退敌,出众超群。”后来,杨二贼帮被剿灭,翁魁功劳显赫提升为郁林州守备。罢官后,选择现南山镇五里村定居,培造风水,挖下塘、东塘、建水月亭和公祠,慈义庙,教化子孙,顿成徐地之一大望族。
 
  清代乾嘉年间,翁后裔之一的翁勇率家眷一行人,从赤岭村择地迁居徐闻县青桥乡(今下桥镇)之石板岭山寮村。其子嗣之翁学海,考试进入进士科,清御史,江西提学使,道光帝亲赐牌篇,惊动三雷;山寮翁从龙,任朝仪大夫从四品文官,又成徐地一大望族。
 
  综观徐闻翁氏,皆是广东恩平人翁国圆和翁光亭后代。其中今龙塘赤岭翁氏、南山五里、仕尾、南山、二桥翁氏、下桥石板山寮翁氏为谪系后裔。龙塘前村翁氏为翁贤女婿林义男后裔,翁氏还分布在西连英邱等村庄,全县现有翁姓人口5000多人。
 
 
  在清代徐闻文职官165人中,翁姓10人,约占6%,名列全县第6位。该姓主要以教职为主,8人次分别任教渝和训导,亦属书香型姓氏。
 
  徐闻县志《清代翁氏先贤仕官载录》记载,清代这支竹啸三桂望族后代曾出将军、千总衔2人:翁魁——郁林州守府从四品宣武将军,翁栋——海安营千总;曾出武生,国朝50人:翁正传、翁之伟、翁昭庆、翁文端、翁冠纶、翁文龙、翁文元、翁文贵等,还有廩贡生、增生、岁贡、附贡等30余人。
 
  尤为值得一提的,徐闻翁氏与贵生书院有着不解之缘,清《五夫子宾兴》条例芳品碑文曰:“自明义仍先生来徐闻建书院,而徐益知向学,当时沐其教者,掇魏科登朊仕,后先辉映,文风称极”。为此,翁朝纲、翁周瓒等17人不惜重金捐资倡建“贵生书院”。
 
  近四百年来,翁氏家族见证了徐地近代的荣辱兴衰,并在明清徐闻历史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赤岭村作为徐闻翁氏人家的策源地功不可没。翁氏宗支至今还保持着莆田竹啸翁庄的品味和语音基调,而且每年9月16日(农历)均组队到“竹啸翁氏祖祠”祭祀先人,与台湾金门宗亲倾吐手足之谊,祈盼台湾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
 
 
  翁祠气势宏大
 
  自古以来,文化的积淀多以祠堂为中心,随着子孙的繁衍而向外扩散的,而这种文化积累也构成了千年的文明,翁氏祖祠作为徐闻翁氏人家的精神符号,承担着凝聚族人传统的使命,承托着恒久的历史记忆。
 
  徐闻五里翁氏祖祠“醇雅公祠”建于清朝顺治年间,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现已破残。这座清代建筑为砖石木结构,呈“工”字形状,存有正厅一座三开间,两阔14米,进深10米,前有卷相月,中有两支金柱,厅堂内尚存一石匾,长2.4米,宽55厘米,厚12厘米,匾上阴刻“醇雅公祠”四字,字30×30厘米见方。东西一座六开间,设有讲堂,教书育人,现已残败不堪。庭间有泉井一眼,亦已填塞,院前凤凰树数株,古朴苍劲,已有一百多年,仍生机勃勃,繁花似锦。读祠堂遗联:“本由六桂枝常茂;源自翁山流逾长。”
 
 
  “凤攀公祠”,其遗址在龙塘赤岭村东南面,始建于顺治年末康熙年初,是赤岭翁奉祀历代祖先祠堂,其寄寓丹凤(鸟)攀柱(枝)之意,是徐邑有名清代祠堂杰作,距今已是三百多岁的老人了。据翁氏长老介绍,当时“凤攀公祠”占地面积360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1300多平方米,是莆田“竹啸翁氏祖祠”的翻版。这座公祠二殿六房一庭院,白墙红瓦,线条分明,飞檐斗拱,古朴大方,气势宏大。宗祠内有顺治皇帝敕封浩懿,圣旨诏文:“世官公为九等,千户总一职为第五等(可由子孙承官袭三世),浩封三代:栋公——正初公——祥桂、祥梅、祥槐、祥楧公”。还有一幅幅光鲜彩画,不仅记载辉煌,而且成为团结族人、纪念先祖,学习翁氏优秀文化,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一好去处。
 
  与“凤攀公祠”相辉映的“翁氏大宗总祠堂”,座落在今赤岭新村土地公庙之东,关公庙之西,其前面有一口泉塘潺潺长流,故后人称泉塘为“大亲堀仔”,相传泉堀为赤岭村最灵动的地方,让身在异乡的翁氏宗亲记得住乡愁,是徐闻翁氏宗亲址不断的根。
 
 
  温张空前繁华
 
  清代乾隆年间,赤岭翁自发在福田洋出水口——旧温张村建了方圆1公里的温张墟集,形成了“东桥西坊”格局,显现出当时康乾盛世繁荣景象。
 
  东进温张,溪中石桥横跨,名为“温张桥”,是我县保存较为完整石板古桥。该桥为石板平桥,桥高3.1米,跨度约7米,宽4.6米,长37米,桥中石板车辙深度约16厘米。两桥拱孔呈“冂”型均称,两旁有宽15厘米高23厘米的石护栏。工匠用大头青石筑叠而起,石面苔藓密布,绿白斑点,至今二百八十余年,坚固如磐,古朴雅观。
 
  翁忠老人说,听前辈一代传一代讲,赤岭村翁氏家族组织翁氏经商之人和贤达捐款修建“温张桥”,历时二年建成,从此解决来往商人、当地老百姓(2000多人)来去集墟及从事农活道路不畅的老大难问题,流传着:“金鸡下洋,脚踏温张墟,嘴吃三口泉”的民谣。
 
 
  穿过温张桥,来到了温张旧墟遗址,可见集墟两旁有店铺残石,墟集仅中间有小街1条,宽约2米多,长达500米,以石板铺其路面。每逢农历二、五、八赶圩日,周边居民的生猪、“三鸟”、果菜等一般沿街两旁露天摆卖,布匹、生活用品等均集中在店铺内经营,旺墟赶集村民达200多人,闹市十分繁华。民国期间,由于山匪作乱,生灵涂炭,温张墟集也没有幸免于难,全部被毁。
 
  行至温张旧墟西端,有一座清代古建牌坊遗址。在大量的文献中证实牌坊为“烈女牌坊”,系赤岭翁正传公后裔伶女之坊,牌坊由四根柱子,三道横梁构成的青石质牌坊,东西长约4.8米,通高约4米,顶部匡内有“圣旨”两字,横梁悬于两大撑柱之间刻有乾隆皇帝题匾字迹:“毓秀流芳”(失存)。
 
  据民间流传,一日,伶女的祖父正传公(武生)受邀到何庄与何武生切磋武艺,看上了正在练武孙子何寅,并议定三年后准备完婚。然而,二年后,何寅代表何庄去遥远的福建沿海参加海战并为国捐躯。当年伶女刚好17岁,她得知何寅牺牲消息,悲痛万分,多次绝食寻死未遂……,翁何两家非常心疼伶女,经过合计,将伶女送归何氏为何武生的孙媳妇,并获得“何氏”称谓,寿年86岁,若节69年。从此,“烈女牌坊”为社会所颂扬,伶女成为人们遵奉的楷模,正与“三纲”中“夫为妻纲”相对应。
 
 
  建港通商旺埠
 
  清康乾年间,翁栋因病辞去了海安营千总一职,领族人扎根赤岭,屯田耕作,从外地引进粗、细粮和其他作物种子及先进生产技术,带动了当地农业技术的发展。同时造桥建墟,赤岭当时热闹气氛可想而知。
 
  到了翁栋公四世孙翁文焯三公,这位莆田商贾后裔不满足现状,筹集巨资,携带族人走出赤岭,沿着3公里长的青龙石壁,来到山高林密,水大如洪博声渔港。
 
  当时的博赊港景观独特,入海口呈三角洲形。这片海街鱼市、黄花鱼生长的天堂。这里的鲍鱼大如巴掌,足有半斤多重。在近海,鸡笼网一罩,捞起的金鼓、黄鳍、黑鳍、白鳍就有十余斤。这里的黄花鱼更是多得数不胜数,渔民逢春出海,捕捞的黄花鱼金灿灿、西刀鱼银花花,一堆堆的只见鱼不见网。这些,令翁文卓一行不禁由衷地慨叹,可谓天赐良机。
 
  翁文卓等人可称得上“商业合作群”,他们凭借着先祖翁栋在海安、龙塘一带的影响,与海南博潭村迁此定居的村民称兄道弟,真诚合作,填海造提,花了三年时间建成了博赊通商港口。从此,外来渔船,可在此避风,远地商船来这里营商,港叉可停泊百余艘船只。
 
 
  博赊开埠后,来徐地经商的外来人亦逐渐增多,他们运来了火水,布匹、缸瓦、肥料、啡、茶叶等。翁文卓便与外地商人合作,参与公行贸易,将本地的特产良姜、竹子、木炭、土塘在这里下船销往各地,共同分享在贸易合作中所获得的颇丰利润,后来形成商帮,在海口、西营等均有自己的商业经营网络,经营诚信至清末。
 
  妈祖是流传于沿海一带的民间信仰,是众多船工、商人和渔民共同信奉的神祗。于是,在博赊经商的翁氏族人根据海员对莆田妈祖庙的描述,设计建造了妈祖庙,并撰联“圣德高深广被慈云环海博,娘恩浩荡长流厚泽注洋赊。”将妈祖文化带到徐闻,散布根植在龙塘博赊港,为世代渔家子孙所敬颂。
 
 
  廿世纪五十年代初,博赊港曾设置航管站,供销社、水产站、国营农场驻点办事处等机构,当年的规模可见一斑!同时,作为解放海南岛的启渡点之一,成功进行第四次偷渡,奠定解决海南岛的基础,现“路志铭”石碑记载着在此渡海作战的英雄历史。
 
  是日,景致如画的博赊港后方陆域宽阔,水深条件和建港条件优良,交通便利。因此,广澳政府“牵手”将徐闻港与澳门自由港合作的平台建设于此,为这片红土地带来无穷的商机。
 
  追溯源流,赤岭翁无愧为古徐闻建港通商的名片,值得我们抚今思昔地走,近并回味。
 
  (作者系湛江市政协文史专员、岭南师范学院雷阳文化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