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谓村市为墟,徐闻亦然。吴处《厚青箱杂记》说:“盖市之所在,有人即满,无人则墟,而岭南村市满时少虚时多,谓之为虚,不亦宜乎”。
 

  元代徐闻县城搬进宾朴时,城内就有后墟。明万历推官欧阳保《雷州府志》记,我县当时已有东关墟、戴黄墟、石桥墟、石牌墟(北五十里)迈稔墟(东三十里)(明永乐年间就有戴黄姓定居),龙摹墟(西北十里)东莞墟(西五十里)何家墟。到了清代,出现了迈陈墟、曲界墟、前山墟、旧廉墟、蛤母墟、麻寮墟。抗战结束后,又加了一个胜利墟。有的墟集得快,散得快,俗称“阴阳墟”,早上人客纷纷,午后空空荡荡。
 


 

  东关市即不同凡响,因为它在古县城东门外,以龙尾街为主,风塔中心,大街小巷,纵横交错,加上几个大户(曾宅、杨宅、刘宅等等)以及高凉会馆、广府会馆、海南会馆、潮州会馆,商号林立、行头齐全,店栈星罗棋布,把这个东关墟凑得热闹非凡。每逢墟日(逢三、六、九)邻近村场百姓赶来趁墟,有骑马的、骑牛的、坐骄的、挑担提筐、拖牛车的、推独轮车的,五花八门,熙熙攘攘,这情景也无异于清明上河图。


 

  过去做生意经营的品种门类,不知是约定俗成,还是官府钦定,你该买卖什么就去什么行头,断不会犁错田、表错情。那时有牛墟、羊行、鸡行、糖行、槟榔行、蕃莳坡、猪子行、米行、油行、屠行、鱼行、竹子行、打铁街、当铺街。徐闻人也怪,似乎有点异讳,把屠行说成化生行,鱼行说成“化龙行”,竹子行说成“顶天行”、菜市说成“化生行”。
 


 

  古城民居分布亦密,城内城外街坊颇多,有文教坊、应瑞坊、仁厚坊、文前坊、元桂坊、永福坊、纯嘏坊、文明坊、仁和坊、仁政坊、文后坊、元会坊、元亨坊、元富坊、文塔坊、龙德坊、登桂坊、文古坊、龙福坊、攀桂巷。 到了民国,东关墟兴建民主街,这条街比过去的龙尾街更加堂皇繁华,街边骑楼座座相连,从东门头一直到木棉树,骑楼可做人行道,又可摆摊经营,防雨防晒,县城商家贸客尽在这条新街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