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区内21万亩珊瑚开花了,几乎没出现白化 (死亡)现象,还多了几个新物种,真可谓‘一树红花照碧海’。”2013年12月25日,广东徐闻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廖宝林副主任兴奋地告诉记者。在全球珊瑚退化严重的形势下,这确实是一个喜讯。

  “这10年来,当地渔民保护珊瑚的功夫总算没白费!”保护区所在地徐闻县角尾乡的党委书记柯俊感慨地说。而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黄晖也认为,徐闻珊瑚这几年长势良好,与保护宣传到位、保护措施得力分不开。

珊瑚世界
 
  十年前

  渔民“不识宝”

  国内连片面积最大珊瑚礁很受伤


  广东徐闻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徐闻县西部的角尾乡和西连镇沿海,种类繁多、形态各异,包括鹿角状、牛角状、树枝状的枝状珊瑚,脑袋状、脑纹状、蜂巢状、盔甲状的球状、块状珊瑚。经科研调查,保护区的珊瑚品种经鉴定辨认的有3目19科82种,其中不乏珍稀种类,甚至有些是国内首次发现。它是我国目前连片面积最大、种类集中最多的珊瑚礁自然资源,也是全球最北缘的珊瑚礁带。

  然而,由于附近渔民“不识宝”,近10年前,这里的珊瑚曾经遭受严重破坏。这里的海岸线共23公里长,有50米宽的珊瑚带。在保护区未划出时,为追求经济利益,附近的渔民在珊瑚带上开辟珍珠养殖场。他们大面积养殖珍珠,在海里打桩、拉尼龙绳,毫不怜惜地在珊瑚上行走。被戏称“千年一开花,千年一结果”的珊瑚被踩断。若渔船遇上退潮而搁浅,渔民就下海推着小船前进。小船无情地将鹿角状、牛角状、树枝状的枝状珊瑚一一“撂倒”。

  此外,渔民发现珊瑚礁里躲着很多鱼虾,但无法用网捕捉。他们就采取土制鱼炮炸鱼,对珊瑚礁造成极大伤害。徐闻所处的纬度是珊瑚礁分布的边缘,生态系统十分脆弱。“以上种种人为因素导致了徐闻珊瑚礁生态系统处于极度不健康的状态。”黄晖说。

  那时的渔民从没想过,他们得到的只是小小鱼儿,却损失了需千百年才可成形的珊瑚礁。

徐闻珊瑚长势良好

  十年来

  被列为保护区

  发动群众保护大海“红花”


  目睹如此状况,不少有识之士很心痛,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黄晖是其中之一。她认为,与全球珊瑚礁受到气候变化威胁而大面积死亡的情况不同,徐闻珊瑚礁面临的危害主要是因人为活动造成。为了保护这一片大海的“红花”,黄晖力推建立保护区。2003年,徐闻珊瑚礁被列为省级自然保护区,划定核心区、缓冲区和实验区海域界线范围,提醒渔民遵守和规避;2007年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珍珠养殖场、网箱养殖场、捕鱼等海上作业逐步撤出保护区,徐闻珊瑚得到全面有效的保护。2013年11月23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第15届中国生物圈保护区网络大会上,徐闻珊瑚礁由于保护良好,被纳入中国生物圈保护区网络。

  记者了解到,广东徐闻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建有珊瑚展馆,共采集制作了90种共120块珊瑚礁标本,并免费向公众开放,还辅以图片、文字、影视等形式,宣传保护珊瑚的重要性。

  “角尾乡党委、政府发起全民参与保护珊瑚活动,深入宣传,通过专题讲座、村村张贴宣传资料、学校讲课等方式,让全乡老少都明白保护珊瑚就是保护渔业资源,就是保障他们的生活。”角尾乡党委书记柯俊说。为保护珊瑚礁渔民转产另谋出路

  在相关部门的大力宣传下,渔民逐渐明白珊瑚的重要与宝贵。采访中,该乡北插寮村老渔民李永运告诉记者,过去渔民不懂,每次赶海时都用铁钩将珊瑚礁掀翻捉螺,殊不知珊瑚礁一旦被翻倒珊瑚也就随之死亡,“现在我们都自觉了,每次出海归来抛锚停船,都要先看看周围有没有珊瑚;渔民在浅海里蹚水,也都小心翼翼避开珊瑚”。林真伟是放坡村渔民。他说,珊瑚区内生长着一种珍贵的红螺,过去渔民赶海捉螺,一次至少可挣400元。后来为保护珊瑚,渔民顶住诱惑,坚决不在珊瑚区赶海,宁愿多花一点油钱,也要驾船到远离保护区的地方作业。“现在看到珊瑚在海里开花,长得美,长得好,心里挺高兴的。”林真伟说。

  角尾乡放坡村世代靠在保护区一带海域捕鱼为生,保护区的建立的确影响了他们的生计。为此,该乡举办技能培训班。村里年轻人学到技术后,纷纷外出发展。放坡村现有2100人,外出打工的就有1000多人,年轻人每年寄回家的钱就达2000多万元,比捕鱼的收入多几倍。“渔民的成功转产,无形中保护了珊瑚。”柯俊说。

  放坡村支书叶玉庭对记者说,现在保护区内的老一辈渔民及其子孙后代对珊瑚都充满爱。他说:“今年徐闻珊瑚在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展现其美丽风采。在深圳打工的放坡村甚至徐闻县的年轻人都前往捧场,以珊瑚为傲,还特意打电话回来,叮嘱父老乡亲要好好保护珊瑚呢!”

珊瑚世界

  如今

  初见成效

  徐闻珊瑚生态系统恢复中

  留守家乡的渔民并没辜负他们的希望。从2003年到2013年这十年间,徐闻珊瑚恢复形势喜人。“我来此研究了3个多月,从目前珊瑚共附生物来看,这里的珊瑚系统生长状况良好。”上海交通大学专门研究珊瑚共附生物的博士生李金龙评价道,“保护区现在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逐步修复徐闻珊瑚礁生态环境。”

  广东徐闻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办副主任廖宝林毕业于广东海洋大学水产养殖专业,硕士生,研究方向是珊瑚与海洋生态环境。他说,由于受环境与气候的影响,全球珊瑚物种慢慢退化,珊瑚白化(死亡)成了世界性问题。但幸运的是,从2005年以来,保护区每年都对珊瑚进行调查,发现徐闻珊瑚虽遭受台风与陆地泥沙的侵袭,但其生态系统还是比较稳定。

  据他介绍,近几年,调查小组在角尾乡放坡村与灯楼角一带布下了10 条样带,珊瑚的覆盖存活率达到45%,如此数据在全球珊瑚界来说是了不起的。此外,经过初步统计,目前珊瑚白化(死亡)现象几乎没有,还出现了几个新物种。整个珊瑚生态系统稳定趋好。

  黄晖长期关注徐闻珊瑚的生长状况。她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全球气候变暖,珊瑚喜温怕冷,这有利处于全球最北缘的徐闻珊瑚的生长。如果继续加大保护力度,相信几年后,这里珊瑚的生态系统不但会完全恢复,长势还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