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如镀黄金,盐田似生白银。一工人手持盐捞在回收结晶了的盐粒。
蓝天如镀黄金,盐田似生白银。一工人手持盐捞在回收结晶了的盐粒。

  上空一有奇形怪状的云,又是色彩斑斓,不知多少人翘首。瞧!这云多美啊!
 
  云每天都会出现,不管什么天气。云的出现,对大地来说虽习以为常,但云的出现总会带着某些预兆,意味着大地将面临着不同的命运考验。
 
“菠萝的海”白云伴风车,上一点白,下一点绿。
“菠萝的海”白云伴风车,上一点白,下一点绿。
 
  徐闻的云,南端的云。小时候总听老人说“红风赤雨”,经他们解释才知道,当云是红色时,这几天准会有大风;若云是赤色,大雨将要来临。民间看天观云有谚语:“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天有城堡云,地上雷雨临”;“今晚花花云,明天晒死人”;“空中鱼鳞天,晒谷不用翻”……在那缺少先进气象预测设备的年代,农民总结出的察云测风雨的经验,对农、渔、盐业生产有着极大帮助作用。
 
落日离去,光芒不舍。云山水影,只应天上有。
落日离去,光芒不舍。云山水影,只应天上有。
 
  位于祖国大陆最南端的徐闻,风云变幻莫测,时风时雨,时晴时阴。云有时像人、像马;如狮,如蛇;有时像一座高耸的大山;有时像一头可爱笨拙的狗熊……
 
  站在“菠萝的海”这片红土地上,湛蓝色的头顶,总有一团棉花状的白云,从太阳升起的地方向月亮睡觉的地方游动,它们如一群赶赴宴会的仙云女神,身姿轻盈。
 
斑驳的红土地上空风吹云涌。这一刻,蓝天滚白云,大地埋桑梓!
斑驳的红土地上空风吹云涌。这一刻,蓝天滚白云,大地埋桑梓!

大汉三墩的一方,晚霞如画,归去的人们,踩着大石依依不舍地离开。
大汉三墩的一方,晚霞如画,归去的人们,踩着大石依依不舍地离开。
 
  站在“珊瑚的海”这片美丽的海岸,彩云片片,赤艳艳的天际,摇晃的海水,如飘动的帘幕。云色渐深,光照愈微,已分不清水天。嘿!这夜幕降临啦!
 
  童年的记忆里,总爱在放飞的风筝里许愿,总希望风筝能追上飘动的云彩。因为,云彩有自己童年的梦想。
 
银滩上,一位身穿白裙的女孩子朝着正刮着龙卷风的方向走去。
银滩上,一位身穿白裙的女孩子朝着正刮着龙卷风的方向走去。
 
  是的,风云总在变幻,但不管怎样,绚丽多姿的云彩总是给人无穷遐思。似在告诉人们,徐闻的天是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