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这个地方,应该没有多少人能够马上反应过来,许多人的回应多是:在哪里?在与徐闻相遇前,我也是抱着这种态度,总以为这样的地方人生中不会再来第二次,但它似乎有一种魔力慢慢感化你的细胞,直到你离不开它。
 
火车跨海
火车跨海
 
  第一次到徐闻时,踏出火车站,感觉连河北的小城市还不如,门口除了可以看到几辆黑车外,再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以拉你去市区。不过,站前的一个小摊子还挺有意思,摆在两棵椰子树下,老板躺在吊床上吸着烟,气氛瞬时慢了好几拍。
 
渔船
渔船
 
  每次到徐闻,住宿的地方都不同,而每次的住宿都会让你发现这个地方的多样性。你可以住在与海口遥遥相望的海边,天气好时可以看到海口的天际线,看到海上的轮渡来来往往;你也可以住在森林般的生态保护区,晚上抬头看着满天星宿,听着蛙鸣蝉声入睡;如果住在市区,又是一番滋味,晚上夜店酒吧KTV可以呐喊到午夜之后;没什么?想想在徐闻这个几乎没有游客的地方,人们的生活却在20分钟的车程内有如此大的变化,徐闻的装扮让我无法只用一个词汇描述它。
 
珊瑚世界
珊瑚世界
 
  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这里有个非常特别的景观——火车过海。火车从海安港分拆,拉进轮渡里,到了海口再一辆辆地组装,而这项特殊景观也只有这里才能看得到。还记得今年的“海鸥”台风吗?徐闻人死守着自己的船不走:船就是我命,没有船就什么都没了。要知道,徐闻三面靠海,当地人的生活都与海息息相关。
 
珊瑚屋
珊瑚屋
 
  珊瑚屋是徐闻一种很有“格调”的建筑。冬暖夏凉的房屋构造,构成海岸边一道道独特的人文风景,几乎所有的村庄内都可以看到用珊瑚砌成的围墙与房屋,地上偶尔散落着珊瑚沙,日出与夕阳时,那一抹阳光照下,仿佛就是大自然给徐闻留下的宝藏。
 
菠萝的海
菠萝的海
 
  徐闻盛产农产品,最大宗就是菠萝。这里的菠萝田一望无际,到底有多大呢?就像一片海,因此它被冠上一个很有内涵的名字“菠萝的海”。
 
  清明前后是菠萝生长最黄金的季节,赶上这个季节的我又特地到了一次徐闻,在还没进入这一片海前,阵阵的菠萝味已经给你指引方向;这里提供了三分之一的菠萝给全国,忙碌的农夫把采摘的菠萝一篓一篓送上卡车,从日出到日落;挑着担的农家人不停歇地在田地里穿梭,这是一年里最值得骄傲的季节,也是我前所未见到的最朴实亲切的劳动美。
 
  走在徐闻的街道,年轻人比例其实不低,大家对自己的家乡总是怀着一份特殊的感情,离不开土地。几趟下来,返家开创意咖啡馆、西餐厅的年轻人不在少数,而他们不拘泥形式、不受生活约束的性格在他们的穿着上可以看出……
 
  (内文有删节)
 
  作者:吴玺名
 
  台湾宜兰人,在北京8年,《孤独星球LonelyPlanet旅行指南系列:广东》作者、《孤独星球》杂志作者、2014湛江旅游达人。最喜欢吃台湾的排骨饭、北京的卤煮火烧、深圳的生蚝、上海的排骨年糕、内蒙古的烤羊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