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临海,景色宜人。 通讯员陈北跑 摄
 灯塔临海,景色宜人。 通讯员陈北跑 摄

  “北极”与“南极”
 
  地处中俄边境的黑龙江漠河村,近年加快旅游建设,并更名为“中国北极村”,一跃成为“中国最令人向往的金牌旅游胜地”。究其经验,贵在创意。“北极村”将“中国大陆最北端”的独特区位优势发挥到极致:举凡车站、宾馆、饭店、界河和边境线......都冠以“中国最北”为神圣命名。在“中国最北邮局”门前,每每涌现游客排长龙寄明信片的盛况。
 
  由此联想,我省湛江乃至广西北海一带,近年也竞相亮出“中国大陆最南端”的旅游名片,但因至今缺失明确“顶端点”的支撑,“最南端”的区位指向便失之于空泛了。这两年多,我执意查阅史地资料,或去粤西苦苦寻觅,以期找到那个令人心灵尖叫的“顶端点”。
 
  后来,在《徐闻:大陆之南》一书中,我惊喜地读到这段文字:“大陆最南端的极地在徐闻县角尾乡灯角楼。它与海南岛的天涯海角和台湾岛的鹅銮鼻并称为我国陆地的‘南三端’”。天涯海角和鹅銮鼻我都去过,那两处早已是闻名中外的旅游胜地。唯独徐闻角尾,至今待字深闺无人识!
 
  近日,我独自专程去角尾走访,惊叹地发现:湛江徐闻角尾乡就是天然现成的“中国大陆南极村”!
 
  真实与传奇
 
  角尾因地形酷似伸向大海的一支牛角而得名,位于徐闻县境西南部,距县城28公里,三面环海(东、南面临琼州海峡,西濒北部湾)。走访发现,角尾独特的区位优势、滨海景观、人文史迹和渔家风情等,构成了“中国大陆南极村”的绝对真实与传奇。
 
  独特的区位优势
 
  角尾的“顶端点”是灯楼角,地理坐标为东经109°55′,北纬20°13′,古有“极南”、“尽南”之称,可称得上是中国大陆最南端的极地。至此,角尾之名,凸现出更广更形象的含义:它是名副其实的大陆之“角”,神州之“尾”!
 
  壮美的滨海景观
 
  角尾海景,大美壮观,自然本真,多姿多彩。
 
  海是双海蓝湛湛的南海水与灰蓝蓝的北部湾,交汇相拥在角尾的“臂弯”,形成壮美多情的双海奇观。一地坐拥双海,这在中国海岸并不多见。角尾有此福分,真是得天独厚!
 
  浪是奇浪时见若隐若现的尖沙洲,那是南海与北部湾的分水线。分水线变幻莫测,潮汐风向都会令其变得形态迥异、逶迤多姿。尤其涨潮时分,双海涌起的潮水,从不同方向同时发力,相互激荡拍打,打出一条罕见的“十字浪”,令人叹为观止。
 
  礁是珊瑚礁角尾拥有中国大陆架唯一的成片面积最大、种类最密集的珊瑚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143.785平方公里,绵延37公里,礁区已查明的珊瑚物种多达3目19科82种,海底奇观堪与澳洲大堡礁媲美,享有“粤北丹霞山,粤西珊瑚礁”、“万岁娘”(珊瑚礁寿龄超过一万年)、“中国最美的海岸”等美誉。
 
  此外,角尾延绵的海岸,弧线柔美,沙滩沙嫩,坡斜徐缓。角尾属亚热带海洋气候,四季无冬,万物葱茏。常见的琼北原生态,这里原版纷呈。角尾还是著名的南方果蔬北运基地,每天都有冷冻车队开赴全国各地。
 
  密集的人文史迹
 
  角尾虽属偏安一隅的弹丸之地,但人文史迹却是悠久密集,几乎连贯古代、近代、现代史脉,包罗军事、经济、文化景物,且悲欢荣辱、泪水笑声都刻满岁月深痕。
 
  放坡村角尾灯楼角与海南澄迈县临高角隔海相望,对角距离只有12海里,因此,灯楼角历来是渡琼最近的启航点。北宋绍圣四年(公元1098年)农历四月,苏东坡流放海南,便是由惠州经雷州过徐闻,在角尾渔村稍作逗留后,由此乘船登岛的。为此,这个渔村被称为“放坡村”(意即流放海南时苏东坡住过此村)。千年至今,放坡村敬贤如师,厚德重教,诗书礼乐,古风犹存。尤见古朴坚固的民居宅院,以珊瑚石垒砌,外墙平整雅观,俨然对仗有致的律诗结构,而珊石缝中,常有微风过隙,音韵悄逸,故珊瑚屋被誉为“会吟诗的房子”。
 
  古灯塔遗址与法式凯旋门灯楼角因自古建有灯塔而得名。据《中国航标志》记载,作为海上丝路的重要助航设备与地理标志,清政府建在角尾的灯塔,命名为“关滘尾灯塔”。鸦片战争期间,外国侵略者窥觊这条黄金水道。1894年,法国人分别在灯楼角和临高角建造灯塔,并在两地各建面阔20米、进深7.4米的七开间洋房,作为管理和生活用房。1941年,日军侵占雷州半岛期间,灯塔被毁。洋房则拆于1984年。如今,尚存的连体青石七拱门(又称“法式凯旋门”)及遗留的断壁残垣默然而立,唯“徐徐可闻”的涛声诉说着海疆风云与历史沧桑。
 
  渡琼作战指挥所1950年3月5日19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四军一一八师三五二团加强营799名勇士,在师参谋长苟在松和营长陈承康的率领下,分乘由林望炳等80名船工驾驶的13条木帆船,从灯楼角启航,飞渡琼州海峡,打响了解放海南第一枪。翌日下午二时,在海南岛儋县白沙井成功登陆。3月16日,2937名解放军官兵,分乘由徐闻船工驾驶的81条木帆船,亦从灯楼角启渡,在海南岛澄迈县玉苞港胜利登陆。为铭记徐闻人民为解放海南作出的巨大贡献,当年十五兵团司令部在赠送锦旗上敬书八个金字:“解放海南,功在徐闻”。
 
  如今,作为人民胜利的历史见证,作为祖国统一的战略伟筑,青石砌墙、三层楼高的渡琼作战指挥所,依然凭海临风,坚固如磐。在广东千里蔚蓝的海岸线上,它是一座高矗南天的红色丰碑!
 
  岬角盐场角尾自宋至今盛产海盐。灯角楼盐场现有面积536公顷,是我省重要的产盐基地。除了引水和收盐用现代机械,当地盐农至今沿袭千年不变的原始生产方式,完全靠日晒风干,硬是将碧波变成“白雪”。于是,在海尾岬角,游人不仅可饱览海水变盐——“国之大宝”的生产全过程,而且收盐时节,白茫茫盐田一望无际,那是令人惊艳的“南海雪原”!
 
  改革开放新灯塔无独有偶,灯楼角现有的两座灯塔,恰恰都是改革开放的产物:1979年建的灯塔,是在建国之初海军建的白铁架灯塔旧址上改建而成,塔高16米,塔身呈石砌圆柱形。1994年,时值灯楼角设塔百年之际,广东省海事局在保留1979年灯塔的同时,选择古灯塔原址西侧,建起一座多功能现代化新灯塔。36.6米的塔高和六角菱形的造型,寓意着“生生不息,六六大顺”的吉祥祝福。新灯塔配备国产化的高亮度智能灯具、全天候雷达应答器以及太阳能环保供电系统,亮堂堂彰显当今中国的综合国力。“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醒目大字,竖砌在灯塔面海的巨幅南墙上,成为大陆南极显赫的唯一标志。日如擎天巨柱,夜放文明之光,新灯塔宛如“高大上”的助航天使,热情守望着航道,迎来送往,不舍昼夜。因此,人们把新灯塔视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象征。
 
  这两年,新建景观有三处:风电群塔、珊瑚展馆及潜水基地。风电群塔的业主是国有“粤能”公司。27座巨型风力发电塔,一排过矗立在海岸线上,旋转的风叶一如巨人展臂似的搅动满天风云,极富现代气派,成为摄影者必选的“秒杀”佳景。珊瑚展馆由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投资管理,占地面积两百亩。去年建成的珊瑚标本展馆现已对外开放,第二期工程珊瑚活体展馆即将告竣;同时,与广东海洋大学合办的潜水培训基地亦已动工。角尾正在成为探海培训和科普教育的重要基地,也将拥有中国大陆最南端最野性兼最现代的“水族大观园”。
 
  奇特的渔家风情
 
  大海盛产生猛海鲜,热土奉献丰硕佳果,岁月繁衍传统习俗,潮流涌来西方文明……这一切,合奏成一首奇特美妙的角尾风情交响乐!
 
  长寿之村角尾的原生态,不特指陆海景观,也指阳光灿烂、空气透明和水质洁净,更包括民风的和善淳朴和百姓的身心康健。前不久,徐闻县评上“中国长寿之乡”,角尾则是徐闻闻名的“长寿之村”:长寿人口80-90岁的现有765人,90-100岁的80人,超过百岁的老寿星有4人。那天,在渔民家吃晚饭。进入小院,绿荫满庭,花香弥漫,挂果的菠萝蜜树干之间,悬着两张写意的吊床。主人的小汽车泊在红豆树下,车旁静卧着一对小花狗。我感激主人摆上满桌海味,她笑眯眯地招呼:“随意啊,家常菜,都是刚从海里‘跳’到锅里来的。”
 
  文化“雷区”或许是由于偏远,内陆文化鞭长莫及,反而倒逼着角尾的乡土文化强劲生长。但凡春节、元宵、清明、端阳、中秋等传统节日,舞龙舞狮、劲走“火山”、神游“串令”、巡行飘色……千年延续的百姓狂欢,成为壮美角尾的文化盛典。难得的是,几乎村村有戏台或对歌台,戏演雷剧,歌对雷歌。欢庆时节,鼓乐雷鸣,欢声雷动,雷州半岛上的这片热土,俨然是春雷滚滚的文化“雷区”。同时,小小角尾居然有一座基督教堂和六座妈祖庙。东西方文化在这里相安相生,交流融汇。
 
  赶海之乐在广东沿海,环境污染致传统的“赶海”场景越来越少。但在角尾,赶海依然是人们获取食材的生活方式,也是寻求野趣的闹海乐事。那天拂晓,我赶去赶海现场。在灯楼角附近数公里的海滩上,只见潮水退处,渔火点点,人影绰绰。人们俯身弓背,且巡且停,不时翻动小块礁石,敏捷地将潜伏的螺贝鱼虾尽收篓中。赶海赶上两三小时,即可满足自家食用,富余的则上岸就卖。于是,堤岸上热闹成“天光墟”。卖鱼论堆不论斤,只讲整价不零赎,这种市场规则古老而奇特。可以想像,若将“赶海”纳入旅游节目,必定大受欢迎。
 
  (作者为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

 
  
  本文发表于2015年7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