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要感受一座有城市魅力的地方,就要去当地最热门的市集走一趟。

  老了年纪新了面貌的“东方一路”就是久了历史的徐闻休闲消费中心。
 
  街道位于小城的中枢脉络间。屹立在交通要道的这条街,车水马龙,日新月异。
 
 
  走过中心广场,来到通往这座城各方向的十字路口,向西方向直走就是东方一路。
 
  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商贾见缝插针,有空间的地方就有生意。
 
 
  沿着街边走,两旁耸立的大树撑开绿色的屏障,足见街道的年岁。阳光透过叶片斑驳着街道的时光,小城的风情与市井,舒适和时尚,浸润在走走停停之间。
 
 
  走过流行品牌店,又拐入女人街,市井、时尚纵横交错着,古老碰撞前卫,市井邂逅时尚,古事今朝的街道变幻在此起起伏伏。
 
 
  商铺活动区域里,聚集人海,人与人在此交错、碰撞、停留、来去,交汇着世俗火花。街道以舞台的形式,每天上演小城市民生活的样貌。人生的百态,都浓缩在此。
 
 
  潮流店旁,小楼昨夜又旧颜换新装,往事知多少,曾让无数少男荷尔蒙激流喷涌的私密已被清风明月幻化成青春闲话。
 
 
  多年前的人民礼堂前,两边夹道竖立的都是香艳靡丽的电影广告画面。
 
  如今代替的是层出不穷的杂货小摊,在这里淘一个手机壳,便宜又实用,谁想过这里曾盛世一时,歌舞妖娆呢。
 
 
  后起之秀东方城,刷新着这条街的时尚风影,标新立异的广告豁然眼前,显然这里消费气息尤为火焰。
 
 
  而商贸城,当年流行前卫的聚集地。曾经的门庭若市如显赫贵人,如今落魄如书生。
 
  那些年我们牵手走过的逼仄楼层里,上演过的爱恨交织商战大片已嘎然哑声。
 
  优胜劣汰是发展的必然,或许有一天的改头换面,这里又会是另一个春天。
 
 
 
 
  逛累了,在拐弯小道里的小摊位上吃一碗腌粉,刷一碗烫菜,嚼一份酸瓜子,翘起二郎腿,是到这里的每一个吃客必体验的。
 
 
 
  修理钟表的老手艺仍是这条街上不老的传说,在看得见的角落里,老一辈的人在复杂的部件里寻找生活的慰籍。而对于这里的大多数人来说,喜新厌旧并不是时代的理念,坏了就修,循环使用仍是生活里朴素的坚持。
 
 
  卦一算,成了小城老人们的休闲方式。三俩一伙,彻彻私聊,都是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命运的谁主沉浮早已看透,不过是想趁光阴仍在,借此方式把一生的悲欢离合诉来。
 
 
  街角里偶尔飘过的老人与老式脚踏车,总是让人不禁怀念起旧时休闲的缓慢。
 
 
 
  街道再忙,慵懒的时光并不少见,在树下的摩托车尾上打一局王者荣耀,一定是少年长大后忘不了的街角时光。
 
 
  老羊粥店的存在,是小城转角又遇见的特色美食。从旧了的装修上看就知道是老时光,浓了味道。夜晚的这里又是活色生香的另一番景象,人头攒动里,一碗碗的粥香飘散在每个路人的舌尖上。
 
 
  街道的天空,有老房子的庄重,也有新广告的诙谐,但它们并没有不和谐。就像街头有年轻人在现代歌舞,街尾有老人在唱雷剧。
 
 
  即使众多新生元素突袭街道建设,但老巷子式的优闲在街道旁仍可见,老伯摇着蒲扇,坐在板凳上,正漫無边际又似若有所思地看着人来人往,一股怀旧的气息从发黄的旧墙曼延开。那光景多美好呀,安稳又温暖。
 
 
  这里是最富有书香气息的地方,文化的领域里没有隔阖,老幼几辈人闹街里,安于心,静守书香一隅,才是小城的精神力量,也是它最精彩的一面。
 
 
 
 
  有人说古建筑是一座城市存在的重要证据,历经四百年风雨的古塔位于这条街的尾端,是这座城历史的见证,是古今市民记忆的储藏所。
 
  淌过血泪史长河的古塔今天更像涅槃后的凤凰以神的形象屹立在每一个市民心中,
 
  多少个日夜,人们前去瞻仰,去感应它强大的精神磁场。
 
 
 
  这里已成城里老人寻找存在感的地方。
 
  与老友打打牌,听一曲亲切的雷歌,或坐在石阶上抽一支烟,
 
  都是平缓,淡定的暮年生活。
 
  很难想象吧,气质迥异的数种元素,新旧夹陈,人群杂沓,构筑出东方一路的独有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