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时光的帘幕
斜阳下
飘来青石味道的乡愁
老街 青石板上的童年
被斑驳成一张张发黄的照片
 
 
照片里
 
 
 
老屋的心事
长成绿草
一春又一季
没有人会在意
只有盼燕子来啄破
 
 
阳光穿过深深的厅堂
留下的一寸光阴,一寸金
曾是儿时半掩着门的读书时光
 
 
 
黄昏下的老屋更静了
爷爷在门前打了一个盹
手中的烟火还来不及点燃
白日又要流走
 
 
老屋里的时光是静止的
老人一坐几十年
院子里
老榕树都长满胡子了 仿佛昨天才栽下
 
 
 
奶奶在堂前细数夕阳一寸寸地消尽
几十年的陪伴,突然间的落寞
故乡,其实有人在想你
 
 
五点半的老街上
谁家窗口飘出的香味
归家的孩子最熟悉
 
 
 
 
老屋老了
刹那间
只剩残垣断壁在叹息
 
 
也曾
牵着大人的手走在青石板的路上
手里揣着零食
 
 
 
 
阳光落在老墙上
落在邻家大爷的木瓜树上
落在贪吃的脸上
那是儿时质朴而又和煦的温暖
 
 
爷爷蹒跚的足音再次响起
老街
再一次陷入久远的忧伤
 
 
像多年前
老街的傍晚时分
晚饭后的人们搬出小板凳
聊着陈芝麻烂谷子
 
 
 
 
小巷已在童年的无数次奔跑
与转身中
苍老
 
 
 
门前朱颜改
桃树依旧
只是人面不知何处去
 
 
 
 
夕阳像一朵云挂在巷口
招唤归来
儿童却笑问客人从何来
 
 
 
 
小窗幽幽
往事本不想重提
关不住年轻时的欢声笑语
青苔又泄露了秘密
 
 
 
 
老街真的老了
沧桑剥落 旧事流离
很快,没有人会记得它的样子
连同它的名字与记忆
消失在尘埃里